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他忽然停下了。
萨尔兰德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像是淌着一条河,暗色的金子藏在那河底,反光也似水流粼粼。克萨德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壁炉里跳动的火光,热烈的声与情悄悄被熄灭后留下的影子。他静到极点,像在做一场冬日壁炉前的家族谈话,氛围是暖的,男主人的气场却不温不热。克萨德抵着他额头思考这个问题,回答道:“我在意他,还有迷之大陆。所有东西我都放在心上。”
他广阔世界里的路曾全都是镜子和自画像铺成,他那么出挑,那么炽热,他就是那个世界里判夺生死的法锤,女神睁眼所愿看见的第一张面孔,行走的秩序与法规,其他事物皆为走马灯影。“但于这层意义,卢比纳特不是龙,迷之大陆只是迷之大陆,你只是你。”他接着说,他体会到某种改变,他以为是的那些都只是松散的泥土和风吹的沙。在那浩劫之后,如他们所愿,一切头衔,命运与叹息的节点,都不再有意义,它们是上一个世代中的汹涌巨浪,这个世代画框里凝固的油彩,只有人还确切是人,还在行走着。神宠之人从至高的舞台走向阿尔嘉。

梦见的场景。自家孩子。
大概是一切冒险落定之后吧
阿尔嘉是别的东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