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1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第一世界线:KE帝国骑士、AS以太贤者、AN驭风者、FB疾刃武者、CE始源女皇、CC彗星十字军(赛克)、FP幻影终结者(澄)、VI毘天、ES帝国之剑、DB末日毁灭者、CT灾厄魔君、RI裁决者

  第二世界线:IM不朽之王、MM幻化魔仙、TW踏月者、NI狱焰舞者、CS混沌女王、CET军团指挥官、BR梵皇、BQ喋血之皇、MP悖理轮回者、DA双星邪魔、HE摄政王

 

  主CP是CCCET和HERI,还有FBCE、NIIM略有提及,以及很多很多自由心证的互动,除了提到的cp其他都不会过多涉及感情线。红毛姐弟、艾因和澄家戏份较多,其他厨可以不用守着自家孩子登场了……

   别看这种标题,是happy end。过程无虐(不会写虐……

--------------------------------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来见我,因为我是如此渴望与你相遇。

 

 

C1.赫尼尔的来访者

 

  艾丽阿诺德,水龙圣域。

 

  艾丽阿诺德的守护者,为供奉水龙们和领导者们而修建的祭坛,尖角状的祭台装饰模仿水龙皮肤而雕着层层细密的鳞片,四层巨型施法台交错凿出凹槽,流下十几条细小层叠的瀑布。在祭台上面,站着水龙以及艾尔搜查队一行人。

  “准备好了吗,艾索德?不会紧张吧~”

  “当然不会紧张。爱莎,蕾娜姐,还有伊芙,如果害怕可以离我近一些。”

  以太贤者无趣地咂咂嘴,这个艾索德,成为帝国骑士之后逗弄起来一点都没意思了。发声的御风者做出小女生的样子单边眨眨眼,爽朗地笑出来。“那你可要把腰杆挺直了,艾索德,伊芙可是很重的哦。”

  始源女皇面无表情地由着他们开玩笑,视线与艾索德投来的目光交错,扬起一个表示心情还不错的弧度。弄清了赫尼尔教团的目的之后,艾尔搜查队在格雷夫的帮助下也要动身前往魔界了,这种情况下还能轻松地说话的机会恐怕没有多少了。彗星十字军与幻影终结者一前一后地走向艾尔搜查队的方向,他们刚从哈梅尔赶过来,在艾丽阿诺德的冒险他们没有参与其中,彗星十字军对此感到十分愧疚,听闻他们要前往魔族便风尘仆仆地赶了过来。

  自艾尔复原之后暂时各自忙碌的艾尔搜查队终于再次齐聚,彗星十字军认真地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每一个人,都没有露出半点犹豫。毘天恭敬地在彗星十字军面前行了个礼,问候道:“澄大人,哈梅尔还安好吗?”

  “哈梅尔现在很好。”彗星十字军笑着,“为了防止悲剧重演,我们这次前往魔界必须加倍小心。艾拉,准备好迎接你的哥哥了吗?”

  毘天眼中露出光芒:“当然,小女相信赫伯特大人也一定在等您。比起这个,您不好奇在艾丽阿诺德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在路上的时候,让大家一起跟我讲讲吧。”

 

  红发的姐弟虽然表情平淡,但看得出他们与爱莎蕾娜和露一行交谈得很愉快。伊芙安静地站在他们中间,眼神却看着外围,似乎在研究这个祭台以及魔法阵的构成原理,而雷文就静默不动地站在他旁边。剩下的人,艾拉、艾迪、艾因,分别站在离讨论圈不远的地方。

  去准备东西的水之领导者特里普很快就回来了,他再次叮嘱艾尔搜查队的人行事小心,便发动魔法阵,连通了格雷夫一早准备好的空间跳跃中转。圣域中潺潺的水声被轰鸣掩盖,接着场景越来越模糊,一睁眼,一行人已经到了另一个空间。

  但是不是魔界。众人站稳后,看到的是一片漆黑的背景和漂浮在空中无数蓝紫色的方块。这里是赫尼尔的地界。

  “格雷夫!”末日毁灭者最先反应过来,愤怒地叫着时空管理者的名字。

  格雷夫抛着骰子,慢悠悠地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帝国之剑道,“我们的目的地是魔界。”

  “别着急,别着急。”格雷夫的语气很是悠闲,“是我低估了传送你们需要的能量,”他看了眼裁决者,“但是从这里到魔界只需要再跨越一次空间,特里普已经在想办法,这不是什么难题……咳咳。马上就能解决,咳咳。”

  “好啦,那我们就放心交给特里普大人吧。”彗星十字军圆场道。

  “不过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咳咳。”格雷夫面具下的眼睛露出促狭的笑意,“介绍一些新“同伴”给你们认识一下。可以出来了。”

  格雷夫话音刚落,他身后的空气就肉眼可见地裂开了一道缝隙,从里面探出个人头。探出头的人在艾尔搜查队身上看了一圈,目光定格在末日毁灭者身上,接着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艾尔搜查队目瞪口呆地看着跟着一连串走出来的人——红发的剑士姐弟、紫色的魔法师、黄发的精灵、带着纳斯德和一只手是纳斯德手臂的男人……这不就是艾尔搜查队吗?

  “咳咳,介绍一下,这是另一个世界的“艾尔搜查队”。”格雷夫抛了几下骰子,“他们也要去魔界,或许你们可以合作……咳咳,我去看看特里普准备得怎么样了。”

  格雷夫走得比脚底抹了油还快,留下两队人尴尬地对视。一个红发染了几缕黑色的少年率先打起了招呼:“哈啰,“艾尔搜查队”们?”他对帝国骑士道:“我叫艾索德……既然这样,你也叫艾索德吧?”

  “大家都在的时候你可以叫我帝国骑士,”帝国骑士点头,“这是我被拜德人民赐予的称呼。”

  “他们称呼我为不朽之王。”艾索德张狂地笑了,“至于其他人,嗯,以后有机会再慢慢介绍吧。我先问一句,你们打算跟我们一起旅行吗?”

  帝国骑士看了看身后的同伴们,环顾一周,看到最后的时候,帝国之剑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又抬抬下巴示意帝国骑士看对面。不朽之王双手叉腰,敛了表情道:“虽然我们都被称为艾尔搜查队,说到底还是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事。我想你们也没办法完全就把我们当成自己人吧?我的同伴们比较特殊,你们应该很难适应他们的节奏。”

  帝国骑士点头认同了他的说法,他能感觉到不朽之王身后的人们,虽然有着与一路走来的伙伴相似的外貌,但无论气质还是看人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他实在没办法在仅仅通过格雷夫认识的前提下,在魔界这么危险的旅途中把他们带在身边。

  “那,就到打招呼为止了?”不朽之王征求帝国骑士的意见,帝国骑士应了声,不朽之王便率先走过刚才开启的裂缝离开了,紧接着他带来的“艾尔搜查队”也鱼贯而入,最后走的是刚才探出头的人,巩膜被染成黑色,留着长发的艾迪看着末日毁灭者,露出了诡谲的笑容,也走进了时空裂缝。

  “他们会和我们去到同一个魔界吗?”爱莎忍不住发问,“那他们那个世界的魔界怎么办?”

  艾丽希斯想起另一个“艾丽希斯”颓丧的眼神,不舒服地摇摇头。“还是等格雷夫过来解释吧。”艾丽希斯道。

  彗星十字军拍拍幻影终结者的手,沉默的青年这才松开刚才开始一直在暗处紧握的手枪。身处黑暗的人,对未知动静的警惕往往更具攻击性,彗星十字军安抚地把幻影射手扶正回它的枪袋里,幻影终结者扫了一眼时空裂缝,提醒他:“哥。”

  彗星十字军回头看去,还有一个人没有走进时空裂缝。是个与他们兄弟有着一样脸庞和身形的青年,看他的装扮,连持有的守护石都是一样。

  想必那就是另一个时空的他们了,彗星十字军想。是“赛克”还是“澄”呢,他是不是也该有一个兄弟?那个青年观望了一会儿,在艾索德他们都没注意到时走近了彗星十字军和幻影终结者。

  “我的名字,是澄。”军团指挥官礼貌地微笑着,“我看了一会儿,有点冒昧,你们应该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吧?因为我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不太确定。”

  “赛克,还有我的弟弟澄。”彗星十字军道,“你的同伴们都走了哦。”

  “我一会儿就跟上,他们应该不介意等我几分钟。”

  确定了对方身份后军团指挥官的态度就自然多了,他难掩眼中探究的神色,单纯的求知眼神亮晶晶的,他展示出了自己的守护石。“我在哈梅尔用守护石强化了火炮的力量,还进行了传送门的组装。来这里之前,我一直在尝试守护石其他的可能性,但时间太紧迫了……这很唐突,但是,能不能给一些你们的守护石的碎片给我研究?我也可以给你们我的。”

  彗星十字军听到一半忍俊不禁,连幻影终结者都露出了相当无语的眼神。

  “哥,他比较像你。”幻影终结者当面拆彗星十字军的台。

  “不好吗?我很喜欢。”彗星十字军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军团指挥官,哈梅尔炮兵团的百夫长。”说到这个称号,“澄”的表情流露出自豪,又控制在一个很好的程度内。彗星十字军紧盯着军团指挥官的眼睛,用商量的语调说:“守护石对我们家族来说是生命,也是秘密,虽然你开出了对等的条件,但如果我们并不想要你的守护石呢?”

  “你们可以用一切想要的交换。”军团指挥官露出一个笑脸,“我以赛克家族的名义发誓,绝对不会将守护石的秘密泄露出去,也绝不会用我研究出的资料来对付你们。”

  他自信的表情神采奕奕,不张扬也不狂妄,礼貌成熟得恰到好处,但是幻影终结者脑子里却只有一个词:幼稚。

  幻影终结者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军团指挥官,他似乎并不明白他说出了怎样天真的发言,在战争年代,谁会将相当于自己弱点的东西交给一个陌生人?

  然而却彗星十字军沉默地思考着,做出了出乎意料的决定:“好,我答应和你交换,但是澄——我弟弟的不行。”

  幻影终结者不解地皱眉,拉住彗星十字军的手臂。

  “毕竟是赛克家族的人,我相信他。”彗星十字军也笑了,温和,有几分跳脱的活泼的笑,守护石在他胸口泛起浅蓝色的光,虽然是冷光,却不显得冰冷,彗星十字军在上面点了点,一块小小的碎片便附着在了他的手指上。

  军团指挥官接过守护石碎片,以同样的动作取下自己守护石的碎片递给彗星十字军。“虽然很遗憾,但是已经足够了……!”军团指挥官道,“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希望我们能在魔界再见,到时候还能和你分享一下研究成果……”

  “澄!还有多久?”裂缝那边传来“艾索德”的声音,军团指挥官再次道谢 ,也离开了。

 

  “……”

  “别这样看着我,澄。我们应该试着更多的相信别人,从现在开始,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个好的时间。”彗星十字军说,“没关系,如果他真的利用了我,还有你在,不是吗?”

TBC

 

 

评论(1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