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2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本章疯狂吹RI,我永远爱他!

-----------------------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2

 

  我是我给你的赠礼。

 

 

C2.意外之喜

 

  第二次空间跳跃十分顺利,按照原定计划,降落的地点为魔气浓度最低的一片森林。森林中遮挡物较多,距离露记忆中的魔族都城相对偏远,有充足的时间让艾尔搜查队适应魔界的空气,以及在天黑之前商量好下一步计划。

  不过,因为在赫尼尔中转站耽搁的时间,降落到原定的森林时四周已经完全黑下来。

  魔界今晚的天空繁星遍天,泥土湿软度正好,照明火把稳定地撑起一片小天地。唯一不满的就是硬质的草叶不时蹭到皮肤,像刀片一样,刚走了没多长路以太贤者柔软的法袍就被开了好几个口子。

  “讨厌的叶片。”以太贤者捏紧法杖,“真想一把火全部烧掉啊~”

  “个子这么小也会被刮到?”末日毁灭者随口搭腔。

  “艾迪!”

 

  裁决者习惯走在队伍最前面,他不常说话,走路没声音,像个幽灵一样,导致经常会有走神的同伴撞在突然停下的他后背的情况发生。以前最常干这事的是艾索德,撞得多了,加之年龄的增长,帝国骑士慢慢的对洞悉裁决者的动向变得熟悉起来。

  艾因走得很快,不时停下来等艾尔搜查队的其他人。急促的脚步暴露了他内心的焦虑。帝国骑士快步与他并肩,眼睛看着面前的道路,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小声地问裁决者:“怎么了,艾因?”

  裁决者脚步慢了一拍,答道:“没事。”

  “魔气让你觉得不舒服吗?”帝国骑士不放心,多问了一句。裁决者看看他,又看看快要被他们甩下的同伴,脚步慢慢恢复正常速度。

  “这个时空发生了错乱。”裁决者组织着语言,“我不确定。这不是我们原定的路线。”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帝国骑士道,“在赫尼尔的中转站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太对劲。如果连你也这样觉得,那么肯定有问题。”

  裁决者还记得格雷夫阐述空间跳跃出现的问题时看他的那一眼,露骨而玩味。格雷夫一向如此,却让裁决者无法释怀。裁决者回忆了在赫尼尔中转站发生的前因后果,没有找出疑点,怪异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魔界的夜色似乎比艾里奥斯的更加粘稠,黑色森林吞噬着火把的光晕,吞噬着艾尔搜查队为驱散恐惧的小声交谈。

  裁决者恍惚间回头,身后只剩下一片漆黑。

  “艾索德。”他皱眉,呼唤艾索德的名字。交错丛生的杂草后面,已经失去了艾尔搜查队举着的三四点火把的亮光。空气开始变得湿润,薄雾笼罩裁决者所站的一小块空地上,黑木插入云霄遮天蔽日,枝干随着微小的脚步声轻轻颤动。穿林风绕过曲折缝隙,呼地一下,如洪水般冲起一地落叶和裁决者的衣摆发出巨响。裁决者松开手,缠绕着手臂的灵摆砸在地上。他轻轻开口,声如雷鸣。

  “光之伊利亚,审判之时已至!”

  灵摆破碎扭曲空间掀起狂风涡流,乱石落叶被气浪排开旋转着化成碎片。光从灵摆中迸出又在一瞬间全部收束于裁决者体内,随后再次炸开,攀附着裁决者由内到外变得半透明,真实的躯体变成通透圣光。蓝色天界文字破碎成投影长剑,织成他虚化的衣摆,拆分出无数细丝凝结成他身后巨大的纹章和翅膀。一时间整个空间亮如白昼,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全部暴露出来。这是战斗的第一声哨令,数十个蓝黑色巩膜长着长角的魔族冲出黑暗掩护,将武器对准裁决者。

  裁决者紧绷的下肢骤然发力冲进魔族包围圈,长剑短刀细矛轮番在手中闪现,身姿敏捷地在敌阵穿梭,枪刺突进穿透魔族的胸口,拔出来时已经变成短刀,回身斩击,迅猛干脆,黑血喷洒在裁决者身上的瞬间就被蒸干。

  纯净的光芒照耀下,无声屠杀正在进行。惨叫声停止时,裁决者一身白色干净,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裁决者走近距离最近的尸体想查看一些线索,死去的魔族从表皮开始分解成微小的粒子,眨眼间就消失在空气中。

  裁决者终于皱眉。不同于魔族带来的压迫感,当他伸出手时,一股怪异的感觉缠绕上了他的手指。

  “……”

  他解除降神,朝虚空中伸手。这次,他的手指像是碰到了看不见的平静的水面,无形浪涌震颤空气,空间发生了细小的扭曲。“水面”之下,浮上来一个人形。

 

  深绿色的,空洞的眼睛,灰色的长发。人形微微漂浮着,说是衣服却又不太像的条带状赫尼尔覆满人形的身体,本该露出躯干的空隙空无一物。“他”胸口有一个杏仁状的空洞,核状的光团悬浮在里面,幽幽地溢出深绿色的光。

  “你刚才摸的是我的敏感带。”人形缓慢道。

  他的语调死气沉沉,没有声调也没有情绪,硬是听得裁决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裁决者一下愣了,花了好几秒把简单的单词组成完整句子。裁决者抬头看人形的眼睛,对方眼神放空,让人不好猜测他陈述事实的语调里有没有藏着什么不清不楚的东西。他又似聚精会神,也不知是否知道自己说了多么引人遐想的语句。人形握住裁决者的手,裁决者一下子清醒了,一股混沌而温柔的包容感沿着肉身的皮下血管流进裁决者心里,倦怠安逸如同身在母胎之中——这个想法让裁决者恶心,驱赶秽物一样打开了人形的手。

  “不喜欢这种感觉?”人形落到地上,与裁决者视线持平,“这是万物的始源。”

  “……艾因?”裁决者道。

  “摄政王。”人形回答道。

  裁决者连个鼻音都懒得附和,面对眼前人的气场丝毫不为所动。这股吞噬意志的力量,何等熟悉,就跟裁决者在伊莲娜皇宫废墟体验到的一样。极具侵略性的赫尼尔气息,用母爱一样温和的引导包容迷途者,一旦在温柔乡沉睡便再也不可能醒来。

  为什么总是光明被染指?裁决者想他身为光球时被种下赫尼尔的种子,重获人身后又被赫尼尔的伤痕所困扰,到最后彻底堕落成为游荡的赫尼尔碎片。

  ……看到人形的第一眼,他就在想这些。

  只需要一眼裁决者就明白了眼前的状况,人形就是他,无论是另一个世界的他还是他不知何时遗落的碎片或者分身,这就是他。

  “赫尼尔。”

  “……嗯。”摄政王回答。

  “你站在我这边吗?”裁决者两步上前攒住了人形伸出来的手,指间用力,勾住缠在摄政王手指上的赫尼尔条带,触摸到了他条带下的肉身,柔软温暖,并无二致,与自己。他知道赫尼尔是始源,艾里奥斯的影子是魔界,伊利亚的敌人理应是魔族而不是赫尼尔。

  但看到这个样子的自己的刹那,失望和愤怒还是席卷了他所有的理智。

  毫无道理的,情绪失控。

  裁决者抓住摄政王的手用力到发白,他不知道摄政王是否感觉到疼痛,他内心的一小块痛到像是撕裂开。裁决者轻声,低沉,压抑着不让自己怒吼,缓慢道:“你站在我这边吗?”

  再一次的询问,试探着自己到底能堕落到何种程度。

  裁决者闭上眼深呼吸,用力一扯,条带状赫尼尔全数崩断,惨白的灼痕啃咬着条带断口,一直割裂到摄政王手掌上皮开肉绽。

  “……”

  至始至终,摄政王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他只是道:“……裁决者。”

 

  “艾因!!!”

  “艾因!!”

  “艾因!听到了请回应我们!”

  此起彼伏的男声和女声,焦急,紧凑,交织在一起。他的同伴在呼喊他。裁决者平复了情绪,回应道。“我听见了——”

可是,呼唤他的声音还在继续。裁决者马上明白了,回过头看向摄政王。

  “我要离开这里。”裁决者道。

  “我有,赫尼尔的消息告诉你们。”

  裁决者顿住,过了会儿,才冷冷道:“你站在我这边吗?”

  我为什么相信你?摄政王抚摸上裁决者的脸颊,浅蓝色的人动也不动,目光已经没了最开始的愤怒,却还是死死地锁住他的双眼。摄政王无惧他的目光,或者说根本不在乎裁决者作何反应,他道:“赫尼尔教团已经与魔界的君王联手。他们,知道,你们在这,越早移动……越安全。”

  裁决者绵长的呼吸声,轻柔地打在摄政王耳畔。说完这句话,两人身边灌注的无形墙壁轰然倒塌,艾尔搜查队的声音变得真实起来,才打破了这仿若时间静止一样的暧昧空间。摄政王目送裁决者离开,裁决者最后侧过头给了他一个不带情绪的打量,消失在魔域深紫色的迷雾中。

  摄政王凝视自己被灼伤的皮肤,拳头握紧,松开,试图修复赫尼尔,然而却徒劳无功。

  “疼吗?”

  摄政王问自己。明亮的裂口鼓动出阵阵热流,焦臭逼人,久久不能散去,摄政王却温柔地,虔诚地亲吻了裁决者留下的伤口。

 

-----

 

  “艾因!”

  “你还好吗?”

  艾尔搜查队围上归来的裁决者,帝国骑士简要的解释了一下情况。刚才裁决者忽然与大部队走散,紧接着帝国骑士他们就遇到了魔族。环境的掩护让他们这一仗打的很辛苦,但是总算有惊无险地解决了,然后便是所有人一起寻找艾因。裁决者向同伴们道了歉,说起关于赫尼尔的消息。

  “你从哪里知道的?”帝国之剑疑惑道。

  “刚才我也遇到了魔族,”裁决者隐瞒了遇见摄政王的事,“从它们口中知道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赫尼尔还没进攻艾里奥斯?”惩戒魔君忽然道。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了下文。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爽,但是,”惩戒魔君扶了扶帽檐,扬起一个带虎牙的笑脸,“我们现在不能相信魔族说的话,至少不能只听他们的话做决定。当然,呼呼,朕是例外。”

  “露说得对,我们先按照原计划去请见魔王,确实消息再做决定。”御风者最先放松下来,伸个懒腰道,“如果他们确实联手对付我们——这场仗反正早晚要打。现在先休息吧~”

  帝国骑士撑着剑思考了一会儿,同意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吧,我负责警戒。既然赫尼尔教团已经发现了我们,必须马上恢复体力前往下一个地方。”

  指挥官的休息命令一下达,女孩儿们立马小声欢呼起来。爱莎蕾娜艾拉和露几个结着伴找地方靠着休息,一直坐在一旁的彗星十字军拿起火神炮,走到帝国骑士身边。

  “你也去休息吧,艾索德。警戒任务交给我。”彗星十字军说道。

  帝国骑士皱眉。

  “赶路的时候如果遇到敌人,就让澄来保护我,这样可以吗?”彗星十字军半恳求地妥协道。帝国骑士不情不愿地撇撇嘴,对峙好几秒,态度才松动下来。

  “如果累了就叫醒我。”帝国骑士叮嘱,他认真地看着彗星十字军,逼着彗星十字军点头后,他才抱着剑到一旁躺下。

  彗星十字军松了口气,确认同伴们都躺的躺坐的坐后,绕过了几棵树,把火神炮放在地上。

  “你都听见了?”彗星十字军正了正自己的发冠。

  黑暗中的草堆动了动,走出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精灵。斗篷下垂着一条长长的麻花辫,和一把缠绕着风与月光的短剑。

  “从赫尼尔那里。”另一个世界的蕾娜如实道。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蕾娜眉头紧锁,对彗星十字军这句话很是意外。

  “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了,但看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彗星十字军认真地发出邀请,“我猜你们的目的和我们是一样的,为什么不试着合作看看呢?”

  青年的气场感觉更为成熟,眼角却圆圆的,让他依旧有一股未脱的稚气,衬得真诚的样子让人动容。面上小心翼翼,实则胸有成竹。蕾娜心里默默地这样定义了彗星十字军,艾兰迪尔在手上挽了个花,道:“我只是前锋。”

  “那麻烦你向不朽之王传达我们的请求了。”

  蕾娜将短剑藏入斗篷,点头示意,空翻踩上高处的树枝,快速离开了。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