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3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搞得太日系了……缓缓先。

希尔持续掉线中。

-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3

 

  我知道你在那里。 

 

C3.再会

 

  房屋高低错落绵延至看不的城镇边线,街道宽敞,路边有小摊营业,也有乞丐吆喝,更多的是从容穿梭的有角或无角的魔族。房屋密集的群落中,偶尔立起一两根桅杆,它们被锈迹斑斑的金属线连成一片,搭起了这座城镇的空中通路,悬挂其上的领主旗帜炫耀着一方土地的繁荣。

  城镇较为中心的地方立着一块公告板,公告是新帖的,新鲜墨水画着几个人的头像,下面标注着长短不一的数字。正直下午忙碌时间,公告板前只有零星的几个魔族,忽然一阵狂风刮过,布告纸被一个高速移动的物体“唰”一下撕扯坏了好几张,还顺带撞倒了公告板。

  “怎么回事?!”

  附近的魔族慌忙过来扶公告板,而不明物体已经带着几张告示绕过复杂的弯路,将它们交到一个人手中。

  末日毁灭者拿过穿在发电机尖角上的布告纸,发出不屑的鼻音。

  “我们被通缉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纸上画的正是他们的头像。

  “现在怎么办?”以太贤者征询地看向帝国骑士。

  末日毁灭者一张张翻看布告纸,嘴角的弧度越扩越大。忽然,他癫狂地撕碎了所有通缉令,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放声大笑。

  “有意思,有意思……好久没过过这种生活了……咳,哈哈哈哈!!”他把碎屑向空中一撒,向视线集中过来的艾尔搜查队道:“这不正好省的我们去找他了吗?让他来找我们,有什么话当面对峙!”

  “让他来找我们?”帝国骑士摸摸剑柄,“艾迪的意思是,在这里大闹一场?”

  “艾迪。”始源女皇非常不赞同,“你知道君主会对入侵者做什么吗?”

  “会派军队来镇压,这我早知道了。”陈述完事实,末日毁灭者依旧摩拳擦掌,“那又怎么样?这场仗早晚要打。”

  “我们要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战争。”帝国之剑也反对。

  “……我赞同艾迪的想法。”彗星十字军说。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他身上,他解释道:“伊芙大人,合格的君主会抗击入侵者、保护百姓安全没错。但对魔族来说,敌人不只我们,赫尼尔也是敌人。打仗的是骑士,君主应该考虑更多对国家有利的选择,他们现在还没进攻艾里奥斯,说明魔王暂时还有顾虑,我们还有机会。”彗星十字军结束思考,抬头看着动摇的艾尔搜查队成员们,“这个机会不知道能持续多久。魔族崇尚力量,或许我们需要展现一下我们的实力,告诉他们,我们有对话的资本。”

  “呼呼,说的不错嘛小不点。”惩戒魔君赞赏地大笑,蓝色火焰从她纤细的右手燃烧变成狰狞魔爪。她挥了挥魔力手套,跃跃欲试的样子。“那就开始吧,朕也迫不及待想看看现在王位上的是个什么样的君主了!”

  彗星十字军松了口气,露出微笑:“谢谢你们能理解这个决定,我想再请求大家一件事……”

  “是什么事?”帝国骑士好奇道。

  虽然部分人对彗星十字军说的话并不完全赞同,此刻却都被转移了注意力。

  “我想由我去向魔王交涉。”彗星十字军说道。

  “可以吗?”驭风者讶异地挑挑眉,“赛克意外的很会讲演呢,明明感觉是个一根筋的少年啊。”

  “蕾娜大人就别挖苦我了。”彗星十字军不好意思地笑笑,“好歹我也是哈梅尔的贵族,社交用词还是学过不少的……”

  “那就交给你了。”帝国之剑走过来拍拍他的手臂,“能与魔族交涉到什么份上,就看你的努力了。需不需要我们先提前演练一下?”

  “要是我说错了什么话,请大家替我圆场。”

  惩戒魔君的小拳头抵住澄的胸口:“说什么呢,你以为朕打算让你一个人去应付魔王吗!虽然离开魔界太久了,但朕会尽力尽到地主之谊的。”

 

  始源女皇安静地听着,面无表情地,思绪飘到了别处。。

  如果刚才做出这番发言的是疾刃武者,她并不会感到多少意外。这就是雷文会有的思考方式,从对方的弱点、痛处下手,揣摩着,周旋着,斩下致命的一刀。

  始源女皇盯着被同伴夸赞而露出爽朗表情的彗星十字军,金色长发,已经成熟的五官和无意流露的稚嫩,白铠甲包裹着直挺腰背和宽阔的臂膀。彗星十字军向这边无意一撇,骄傲的——始源女皇为她想到的这个词不安,彗星十字军对她安抚地微笑,短短一秒不到就转回了头。

  仿佛已然凯旋,胜券在握,战意骄傲被粉饰在温柔的笑脸下。他们在做的不是保护自己的同伴和家园,而是挑衅,冒着让艾里奥斯与魔族彻底决裂的危险而挑衅寻求和解,这太不像彗星十字军了。哈梅尔的白狼,即便是敏锐缄默的幻影终结者,也没有如此激进的时刻。

  始源女皇愿意相信这是少年血性,但她心中,仍然觉得彗星十字军身上发生了一些一直被忽视的,并且向着不太好的方向的转变。

  “相信他们吧。”沉默在一旁的疾刃武者低声道。

  “……嗯。”

 

-

 

  我们做了正确的决断吗?

  我,是否做了正确的决断。

  是的。毫无疑问。

 

  一行人被带到大殿之后,守卫的魔族士兵木偶一样都退回到了自己的看守岗位,在殿前分成两列排开直到王座的阶梯之前,十足隆重的接见排场。大殿尽头,是一座用火焰和黑色金属雕琢成的王座,魔王就坐在那里,等待艾尔搜查队。

  “真够难看,露西艾拉。这个样子居然就敢回来了。”

  魔王从座位上站起来。他没有魔角也没有尾巴,长着普通人类的脸和死灰色的皮肤,数条血管似的暗蓝色光带在他脸上以及暴露出来的手臂上若隐若现。听见男人问候,惩戒魔君笑道:“好久不见克罗伊。原来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在统治魔界啊。”

  “我以为你们是来谈判的。”

  惩戒魔君活动着手腕,被灾厄魔君在身后悄悄拉住。彗星十字军也拉住想要上前的帝国骑士的手腕,绕过他,与魔君对视。

  “我们代表艾里奥斯大陆来请求与魔界合作,抗击赫尼尔。”彗星十字军用十分洪亮并且郑重的声音道,“赫尼尔教团已经掌握了太初艾尔的讯息并企图夺取它,虽然他们的目的还不明确,但太初艾尔以及它的影子蕴含的能量非常巨大,决不能被人利用。希望魔界可以与我们一起阻止赫尼尔。”

  这与想象中的说辞有点偏差,帝国骑士想。以艾尔搜查队现在掌握的魔界与赫尼尔合作的消息,以及赫尼尔狂信者在艾里奥斯所做的一切,谈判词不应该是“目的不明”和“被人利用”,赫尼尔的破坏野心应该更明确的被指出更有说服力。果然,魔王听了彗星十字军的说辞兴趣缺缺,压迫性的目光笼罩着艾尔搜查队,等待他接下来的言论。彗星十字军也不气馁,继续道:“赫尼尔的狂信徒已经在艾里奥斯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艾里奥斯与魔界互为影子,赫尼尔迟早也会对魔界下手。”他往前走了几步,无惧地迎上魔王的目光:“我们有七位艾尔领导者,伊利亚的眷属,以及——艾尔的根源,力量绝不会比他们弱。”

 

  帝国之剑背过身隔绝魔王的视线,用询问眼神看了看惩戒魔君。

 

  展开有些偏离原定轨道。

  彗星十字军的说辞——无异于将艾里奥斯的全部底牌公之于众,而关于魔族的讯息他们能得到的少之又少。

  帝国之剑想提醒他。但是,最后选择相信他。

  万一这是故作坦诚而为了引起魔王的不信任呢?她的举动会暴露真相。

  幻影终结者接收到多方暗示眼神,却只是看着哥哥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动摇。

 

  魔王听到这里,脸上表情可堪疯狂,他转过身狂妄地低笑起来。

  “真有勇气,赛纳斯的守护者!”

  魔王坐回王座,右手一抬,静止的魔族整齐划一地抬起长枪砸向地面,轰鸣震颤大殿,伴着魔王刺耳的,带笑的呼令。

  “围住他们。”

  艾尔搜查队纷纷拿出武器,排列成两行的魔族士兵在几秒内就围成了一个水泄不通的圈阵将他们困在里面。

  “赫尼尔的目标是太初艾尔,魔族的目标是巨大艾尔,我们没什么好谈判的。”魔王眼睛瞪得浑圆,扭曲的笑意填满了整张脸,“我们会联合夺取艾里奥斯,你们就在这里全部消失吧。”

  “你们真的与赫尼尔教团合作了。”

  “更早,我们一直是同盟。”魔王打了个响指,包围圈的魔族士兵统统架起了盾,“现在知道你们来这里有多愚蠢了吗?”

  “就算您不愿意合作,只要封印黑暗艾尔,艾里奥斯就有百分百把握抗击赫尼尔教团,不会损伤魔界的一兵一卒。”

  “能拿下艾里奥斯,这点牺牲不足挂齿。”

  彗星十字军暗暗捏紧了拳头。“魔界无法独善其身,这点您清楚吧。”

  “为什么不?”魔王不耐烦地站起来,走下大殿。“我以为你们会带来什么有用的情报,结果只是陈词滥调。”

  “为什么不动手——您还没找到黑暗艾尔吧?”

  “赛克!”以太贤者惊呼。

  魔王停住了。

  “杀了他们。至于露——”魔王点点露的方向,“抓住她,之后再审。”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惩戒魔君大笑着,恐惧深渊的魔气从惩戒魔君周身爆发,她踏着深色的光屑,一步步威严震慑,走向王座上的魔王。“幸好朕回来了,否则你会毁了魔界。”她昂首,瞳孔缩成针尖大小,脸上在笑,声音却冷到极点。

  睥睨,暴戾,宛如君王。“朕会集结军队夺取王位,你就在赫尼尔的混沌中做着你的统治梦吧——克罗伊!”

  魔王消散成了一团火焰。包围圈的士兵同时横下长矛,矛尖指向艾尔搜查队,硬生生将想要追击魔王的惩戒魔君逼退。

  “失败了呢,好像不太意外……哈。”末日毁灭者点亮纳斯德装甲,“你这家伙怎么回事?之前商量好的不是这样吧?”

  彗星十字军大喝一声,守护石光亮覆盖上他的全身,一头金色长发融进圣衣变成了蓝色,面甲遮挡住了整张脸。“抱歉了各位,这次是我自作主张。等出去了,我再向你们详细解释!”

  “出去你可要向朕好好解释那套不成器的说辞是怎么回事!”

  来自艾里奥斯的魔力在魔王的大殿里流淌起来,空荡的前厅变成混乱的战场。大殿之外待命多时的魔族士兵和少量赫尼尔信徒一窝蜂涌进来,不要命地填补着阵型的空缺。彗星十字军开路,帝国骑士与帝国之剑作为前锋主攻,其他人负责外围支援以及断后保护阵营中心指挥纳斯德的始源女皇和提供魔法支援的以太贤者。

  这套作战阵型自从彗星十字军和幻影终结者离队之后已经很久没使用过,但此刻艾尔搜查队却默契地立刻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精锐士兵填补的速度逐渐慢下来,艾尔搜查队逐渐甩开他们一段距离,退到了一扇大门前。

  “各位,到哨塔上去!”彗星十字军大喝,砸开了最后一扇门。

  说是哨塔,其实是建在王宫外壁的瞭望台,底下便是护城河。彗星十字军一马当先地冲出大门,仰望一眼异样阴沉的天空,回头对伙伴们一笑:“大家,站稳了!”他大呼:“轮到你了——百夫长!”

 

  脚下响起细碎的脆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地面像被挤压出裂纹的玻璃一样慢慢爬满了裂缝,但裂缝又不完全附着在地上,它们悬空,向地面之外悬空生长,溢出紫色的微光。忽然之间,“地面“”坍塌了,粗糙石砖仿佛被撕开的纸片,底下连通着一大片粉紫色的深渊,艾尔搜查队还来不及惊呼就掉了下去。地面瞬间复原。

  军团指挥官站在一处视野开阔的山腰,看见城堡瞭望台上紫色的光芒消失,他轻轻一笑,点燃了信号弹。

  迎接晚来一步魔族精兵的只有天空数不清的炮弹。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