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6 主CCCET/HERI

用心谈恋爱用脚写剧情,不敢打正剧向标签了

请大力抓逻辑漏洞。


-------------------------------------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6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C6.英雄集结

 

  魔界的时间似乎与艾里奥斯有所差异,由于没有对比,帝国骑士说不出其中详细,只是当他照着生物钟早早地起床准备晨练时,发现惩戒魔君与深渊魔君已经带了大批的猎物回到营地开始了愉快的烧烤。露大声地朝他打招呼,并说着:“你们起的太晚啦!”,帝国骑士仿佛回到了踏上旅程时从大陆西端一路游历到东端的痛苦倒时差生活。艾丽西昂和艾丽阿诺德的时间观念很淡,他好久没体验到这种需要按时按点起床睡觉的感觉。

  除了露和希尔,还有一个人也坐在篝火边。寡言的神官已经从一开始与对方针锋相对到现在自然地接过对方递来的烤肉,然后递给艾索德。

  “早餐吃烤肉不太好吧?”帝国骑士说着咬了一口。

  “如果你想吃点清淡的,比如树叶?”深渊魔君抛着小刀,“这里可没有牛奶和面包,当然也没有盐。”帝国骑士很应景地因为吃到没有盐味的烤肉眉头拧在一起,“觉得实在难以下咽,这里有些没毒的果子,来。”深渊魔君抛给帝国骑士一个,就像他刚才抛小刀一样轻巧。

  帝国骑士的艾尔搜查小队陆续起床,纷纷顺着烟火味道聚集到这边来。

  想来虽然说是冒险,艾尔搜查队几乎是顺着大陆上的村庄挨个调查异变走过来,像这样需要自己在野外寻找食物的情况可谓少之又少。帝国骑士推给裁决者一些,好不容易在伙伴的怂恿下答应开始尝试人类食物的神官果然因为“烤魔物肉”这样听起来颇为黑暗的本质拒绝了帝国骑士的好意。

  “他们呢?”以太贤者问道。

  “我们先整理一下思路?”驭风者提议。

  “让赛克来吧。”始源女皇说。“你还需要向我们解释一下情况。”

  纳斯德说话冷冰冰的,换了别人还以为她在发难。但也许真的是,纳斯德的眼睛只是数据扫描器,她面上表现的是什么你就得相信什么。

  彗星十字军听到始源女皇将话题的舞台让给他,站到离篝火非常非常近,几乎要贴近围绕一圈的艾尔搜查队的中心点的位置,才鼓了鼓脸颊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我很抱歉,瞒着大家和另一个世界的艾尔搜查队制定了这次计划。”

  “在魔王面前说出的那番话,还有将大家置于危险境地,是我考虑得太仓促了,非常抱歉。”青年再次道歉,短暂的闭眼再睁开的动作中,歉意被蒙上晦涩的恳切。“我还隐瞒了一件事,请大家冷静听我说完。”

  “这次回哈梅尔我发现了守护石上被魔族污染的痕迹。爱莎大人,不用担心,它暂时是沉睡的。”彗星十字军安抚一笑,“因为不是很严重,本来不想让大家分心。但是昨天澄对我说大家都很担心我。”或许魔气污染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青年的精神状态,他伪装的并不那么天衣无缝。“隐瞒只会产生更大的隔阂,如果因为这个让大家感觉到了距离……非常,抱歉。请不要过于忧虑,我会调整好自己。”

  “……赛克,说什么呢。”

  温柔的精灵双手抱臂,露出长姐般鼓舞的笑容。“你想像艾索德一样非走到牺牲自己那一步不可吗?”

  帝国骑士不自然地动动眼角,把剑从腰间放下到地上。

  “如果是在艾里奥斯被污染的,施加法术的影夜法师肯定已经死了。一旦魔气完全吞噬你,你会直接疯掉。”惩戒魔君清甜的嗓音压到喑哑,牙根咬着愤怒。“你就不怕到魔界的第一个晚上就先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露,先冷静。”深渊魔君叹气。

  “……魔界很危险,是我没有考虑清楚而造成了很多隐患。光靠我自己能够抑制污染或者解决问题,很难做到。”

  “所以个人英雄主义最讨厌了,把想要帮忙的同伴排除在外真的很让人火大!”以太贤者叉腰怒嗔。

  “小女也这么认为……原谅小女说的太重了,请赛克大人适可而止,不要成为那种不识趣的人。”毘天难得地露出了苛责的神色。

  “真像你会做出来的事,赛克!”末日毁灭者眯起了眼睛,“意外的很对我口味,这次就原谅你了。”

  “……你可以多依赖我们。”疾刃武者说。

  “没有我们一起无法克服的难关。”帝国之剑伸出拳头,“下不为例,赛克。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永远记得有我们在你身后。不许再独自行动。”

  中间的火堆已经燃尽熄灭了,在彗星十字军应答之前,几只来自不同同伴的手已经握成拳头撞在一起,松散围绕火堆的艾尔搜查队聚集到了中间,肩膀贴着肩膀。幻影终结者虽然一句话不说,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兄长的一举一动,他也加入了碰拳的阵营,在彗星十字军正对面。彗星十字军吸了吸鼻子,走上前去,补上了圆的缺角。

  “守护石的污染不用担心,交给朕吧!”惩戒魔君摇晃尾巴。

  “在伊莲娜皇宫地下,我们就找到方法根除了艾因身上的赫尼尔气息。虽然魔气不一样,”深渊魔君解释道。娇小的君主灿烂地抢过话头:“但方法肯定存在没有错,你就跟紧我们!”

 

  正当彗星十字军打算说些什么,不远处突然插进来一个女声。脆甜的,却仿佛有声腔震动的磁性,带点恶魔低喃味道。“朕是不是做了打扰同伴相亲相爱的坏人?”

  搜查队往同一个方向看去,另一个世界的他们正跟在另一个世界的露后面走来。不朽之皇抬眼看到注视着他们的帝国之剑,接下来的两步迈得更大了,绕到喋血之皇身前。

  看来昨天对某些人来说确实是不怎么愉快的夜晚,彗星十字军想,但是没关系,只要自己的队伍团结依旧,就不用害怕节外生枝。

  他多看了几眼军团指挥官,对方今天状态良好。

  “要说同伴,我们现在也是。”帝国骑士说道。

  狱焰舞者离开自己的阵队,率先跨过那条无形的分界线,走向帝国骑士。“我们必须建立起足以并肩作战的信任,至少现在必须。”

  “虽然信念可能不同,但目的是相同的。”狱焰舞者说,“我们愿意加入你们的队伍。”

  “加、加入?”驭风者尴尬地赔笑,“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啦,不管谁是队长我们都能一起努力呀。”

  “不。”狱焰舞者稍微压低了眉头,“这不代表我们服从你们指挥。  只是希望我们能像一个整体,而不是现在这样单独的两部分。”

  “我明白了。”始源女皇说,“你的意思是考虑战略时将我们看做一个团队,而不是各自负责自己部分的两个团队。”

  “如何?”不朽之王说,“既然要一起战斗,那就不要说“合作”这种让人不爽的话,一起战斗的该称为同伴更好吧?如果还有别的顾虑,趁现在一口气解决。”

  帝国骑士思维跳了好几步才与不朽之王最后一句话合上拍,他在心里哭笑不得,又非常开心。还在苦思冥想怎么解决帝国之剑昨晚造成的误会之前就被反客为主地邀请成为伙伴,这完全刷新了帝国骑士对另一个世界的艾尔搜查队的认知。他相信着另一个世界的他们的善念,却没想到看似各自为战的他们居然也有不输自己团队的齐心,这让他有些为自己昨晚的决定脸红。明明自己和搜查队才是彗星十字军最亲,最值得信赖的朋友,却说出让别人去帮他这样的话,忘了自己更应该为他做到的事情。好在结果依旧让人欣慰,彗星十字军仍然愿意依靠他们。再有这样的情况,帝国骑士重新审视自己,说,下次一定会做出更加成熟的决定。

  “太棒了!”以太贤者高兴得声音都高了几度,“艾索德你说呢?果然还是这样更有干劲一点啊。”

  “当然,我们都是为了阻止赫尼尔而来到魔界的。”帝国骑士对不朽之王说:“欢迎你们加入。有什么话,就畅快地对我们说出来吧!”

  又说了一些话,重组的艾尔搜查队开始讨论下一步的行动。

  “我们是不是应该潜入城镇打探一下情报?”驭风者说,“现在完全没有头绪呢……”

  “赛克应该有些想法。”始源女皇说。

  “嗯。……啊?”

  冷不丁地被点到名字的彗星十字军呆愣地眨巴眼:“抱歉,请再说一遍。”

  “昨天啊,昨天在魔王面前说的那些话。”以太贤者说,“魔王还没找到黑暗艾尔是什么意思?”

  “好,我就擅自推测一下吧。”彗星十字军清清嗓子。“从魔王的反应来看,他感兴趣的应该是“艾尔的根源”。”

  “等一下!”幻化魔仙露出了相当夸张的表情,“开头是这个吗?”

  “解释起来有点长,先试着从结果推导吧。”彗星十字军笑容满面地否决了她的疑问。

  “哈哈……能不能顺利呢……”驭风者笑。

  “还有很在意的一点。各位,你们来到这里,有感受到黑暗艾尔的气息吗?”

  彗星十字军的视线转向另一个世界的艾尔搜查队。在对方相互询问的时候,毁灭夜魔兴致盎然地接话道:“没有。”

  “彗星十字军和幻影终结者没有跟我们一起去艾丽阿诺德。”帝国之剑说,“那我来解释一下吧。赛克,”女骑士转向他,“在艾丽阿诺德,我们遇到过完全抹消艾尔力量的强力封印,你想说现在的黑暗艾尔也是这种状态吗?”

  “……这样。不管魔王有没有找到黑暗艾尔,黑暗艾尔很可能尚未觉醒。”彗星十字军道,“让它觉醒的关键就是“艾尔的根源”。”

  “虽然封印会抑制艾尔力量,咳咳。”末日毁灭者说,“我们见过赫尼尔信徒通过融合黑暗艾尔碎片和太初艾尔碎片变成怪物。如果黑暗艾尔被封印着,那碎片从哪来,你能解释吗?”

  彗星十字军眼眸闪了闪,出神地看着远方,答非所问道:“如果魔王需要艾尔的根源,为什么要下令杀死我们只活捉露大人?露大人,关于艾尔根源与黑暗艾尔,你知道些什么吗?”

  “呼呼呼,想的不错,澄。”惩戒魔君看了好一会儿戏,终于说道:“朕在魔界这么久从没见过黑暗艾尔,应该是被人藏起来来了。至于封印假说,朕也听一个人说过,那个人是研究艾里奥斯的魔族学者,他应该知道一些关于艾尔和黑暗艾尔的线索。”

  “你是说乌比利尔吗?”毁灭夜魔扬扬下巴,“我们已经潜入皇城调查过了。朕离开魔界之后,乌比利尔被召进皇宫为先代魔王服务,并在克罗伊当政时销声匿迹,很早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什么?”惩戒魔君龇牙咧嘴,“线索就这么断了?”

  彗星十字军沉思道:“还是需要去城镇了解一下魔王最近的行动。”

  “我们可以去城镇。”踏月者忽然说。

  “怎么了?”帝国骑士看过去,“城镇现在在通缉我们……啊!”

  混沌女王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脖子,用混杂刺耳电磁噪音的男声说:“长相,并不相同。可以伪装。”

  “我们队伍里有不少擅长隐蔽行动的高手。”不朽之王嘿嘿一笑,“打探情报就交给我们好了。”

  这时,裁决者忽然打断了他们。“你们世界的艾因在哪?”

  不朽之王做了个慢镜头似的眨眼动作。好一会儿才有人陆续反应这番话的意思。狱焰武者握了握刀柄,细微的机械转轴碰响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们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叫作艾因。”

  裁决者好像早已知晓答案,表情平静得像戴了面具。帝国之剑好奇地问道:“怎么了,艾因?”

  裁决者摇头,直接起了另一个话题。“在魔王宫殿战斗的时候我误入了一个密室。里面有魔王构筑法阵的信息。在某处山地上,构筑了一个需要艾尔根源启动的法阵。”

  “啊,这么说的话确实……”惩戒魔君趴在深渊魔君肩膀上,尾巴缓慢摇晃着,“乌比利尔提过使用某种魔法增幅共鸣的手段。通过增幅后,即使是相隔很远的两个艾尔力量也能相互影响。”

  “是露说的那种法阵吗,艾因?”驭风者问。

  裁决者眼睛微睁,瞳孔瞬间放大,又立马缩小。

  “我不确定。”

  “真是稀奇呢,艾因大人居然会用不确定的口吻。”毘天小声插话。

  “法阵在哪,艾因?”惩戒魔君问道。

  裁决者点头,详细回忆了在密室里看到的情景。惩戒魔君听完后陷入了沉思,半晌,她有些不情愿道:“难怪克罗伊会选在那里……虽然目标很明显,但那个悬崖曾经是魔龙的埋骨之地。我们贸然进军,很可能会唤醒沉睡的魔龙。”

  “我知道了。我们去法阵所在的地方启动它。”不朽之王把扛着的剑插到地上,活动了一下右边手腕,“然后在魔王之前找到黑暗艾尔。如果惊醒了魔龙,我们就把它杀死。如果黑暗艾尔落到魔王手上,我们就去抢过来。”

  “哈哈哈哈,这才对嘛。”毁灭夜魔高声尖笑,嘴角微张成嘲讽的弧度,眼眶睁得浑圆。“扫清碍事者,不管是克罗伊还是赫尼尔。这样事情不是很简单吗?”

  说话的是毁灭夜魔,然而几道视线却刷刷地射向了长着相似脸孔的惩戒魔君。

  “你们为什么这么看朕?朕说要夺取王位只是气话啦,气话。”惩戒魔君嘴角抽了抽,“魔族最崇尚力量,克罗伊能坐上魔王的位置,我们未必有胜算。”

  “那是你身为魔君力量太弱,小不点。”毁灭夜魔用她特殊的,沙哑又脆甜的声音说道:“解放黑暗艾尔,我会比克罗伊强大得多。”

  “呼呼,被小看了呢,希尔。”惩戒魔君不甘示弱地回道,“看来你欠缺一点判别情势的能力,无妨,愿意的话就先去开路吧。”

  “我在想。”彗星十字军忽然道。“你们已经见过黑暗艾尔碎片,有没有可能……是魔王将它藏了起来,引诱我们去强化黑暗艾尔的力量?就像巨大艾尔吞噬艾索德一样。”

  “啊,这个倒是不用太担心……”惩戒魔君说,“如果是朕读到的那种,魔法阵只是起到桥梁作用。克罗伊要是拿到了黑暗艾尔,呼呼,完全不用那么费力,直接抓住艾索德就行了。”

  帝国骑士差点咬到舌头。

  “不管怎么说,我们需要先确定法阵的真正用途。”彗星十字军摇头,“我在想,爱莎大人,你……们有办法解析法阵构成吗?”

  “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以太贤者看向对方的幻化魔仙,显然两人想到了一起:“我们可以偷偷把法阵复制回来研究,或是避开魔王视线启动。”

  “真的可以?”驭风者喜出望外,“那么关于法阵,露的领地中有相关的资料吗?”

  “虽然朕的领地被新的孩子占据了,但是潜入还是有把握的。不过。”惩戒魔君撇了撇嘴,“那种法阵不管在哪启动,效果都会波及整个魔界。想要避开克罗伊耳目不可能。”

  “咳咳咳,这个我们倒是可以解决。”末日毁灭者发出笑声,“将法阵及艾尔力量作用在纳斯德机械核心,改造成功率较小的导航型。咳咳,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哈,真是乐观啊。”毁灭夜魔说,“朕倒是觉得,潜入最后会变成阵地战哦。”

  “迫不得已要战斗的话,我们也不会退缩的。”帝国之剑下了最后定锤,“那么,哪边负责复制法阵,哪边负责收集资料,决定好了吗?”

  “朕去领地。”毁灭夜魔兴致昂扬。

  两边艾尔搜查队初步达成了共识,往不同的方向出发了。

  “别从潜入变成攻城战了,……你这疯子。”

  没想到惩戒魔君真的将这个称呼说出,深渊魔君霎时眉头拧紧:“别太过分了,露。”

  惩戒魔君高傲地昂起头,俯视明明与她一样高的毁灭夜魔。毁灭夜魔缓慢扬起一个蓄着杀意的微笑:“朕无需辩解。”她转身跟上已经因她上一句话达成协议的自己同伴,站在身边的杀戮夜魔一声不吭,只紧跟他的女王,扩了色的虹膜至始至终都看不出他眼神投向何处。

  “希尔,我们走吧。”惩戒魔君对深渊魔君说道。

  “……走吧,露。”

 

  众人按照计划前往各自的目标,没有注意到裁决者悄悄掉了队。等帝国骑士一行稍微走远了些,裁决者捏碎灵摆,变成他真正的样貌。

  第一步做的不错,艾因。他对自己说。

  接着,他对另一个人说:“出来。”

  隐匿身形的摄政王出现在他面前。

  “不愿意将我给的情报告诉他们吗?”摄政王说,“可惜,他们还是推导出了结论。”

  “回答我的问题。”裁决者道,“你是否站在我们这边。”

  “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有那么重要吗。”摄政王垂着的眼角让这句话颇有那么点委屈的味道,“不愿,接受我的帮助?”

  “你为什么要帮助我。”裁决者闭眼,“你是赫尼尔。”

  他没有再说赫尼尔是敌人,也没有提及对对方样貌的感想。裁决者睁开眼时,摄政王维持了好久的放空一动不动。又是那副像在看他却没在看他的样子,就如同他若即若离的立场。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但我,绝对不会和你一样。”

  摄政王的脸孔果然有一瞬间露出了表情。

  裁决者缓慢地,字字干脆,不带一点拖延的气音。“做好你该做的事。如果你是敌人。”他说,“不要再在艾尔搜查队身边出现。”

  “艾尔搜查队身边?”摄政王说,“……你是否觉得我这样做是在赎我背叛以实玛丽的罪?”

  摄政王将裁决者钢铁一样冷硬的目光当做了默认。他轻轻呼气,拂起一丝裁决者细软如棉花的发尾。

  “我早已不在意光之伊利亚如何,以实玛丽如何。我不站在任何人一边。”

  裁决者压下眉头,后退几步,转身离开了。

  悬浮在摄政王心口的核心光芒变得暗淡,相反他眼瞳中头一次变得明亮。

 

  “世界终将回归混沌……到那时候,我来接你。”


TBC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