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7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7

 

 

  你能听见我吗。

 

C7.与自我的对话

 

  小队最后分成了三路。先遣队帝国骑士一行在惩戒魔君带领下前往号称“魔龙埋骨之地”的山崖窃取共鸣法阵,调查队以毁灭夜魔为首潜入索克莉姆领地寻找共鸣法阵的线索,以及军团指挥官、悖理轮回者等掌握有空间技术的成员与先遣队拉开距离,寻找方便观察的隐蔽处给予支援。

  距离正午已经过去很久,先遣队在警戒线半公里之外的一处高地上也已停留了很久。以太贤者聚精会神地在脑内构筑着巨大法阵的魔力原理,由于距离较远,魔力的反应被大大削弱,因此过了很长时间她仍然处于冥想状态。

  末日毁灭者开始烦躁地走来走去,纳斯德发电机搭载了始源女皇临时改造的纳斯德之眼,正在空中搜集守卫的巡逻路线,让末日毁灭者无法像往常一样摆弄发电机打发时间。

  “安静点,艾迪。”始源女皇坐在变形成座椅的拉比身上说。

  另一个可怜的小家伙莫比被始源女皇拆了两个图像扫描器——也就是两个眼睛,废铁似的被疾刃武者抱着。

  “这个地方好像有点眼熟啊。”驭风者捂着嘴打哈欠。

  “嗯,和贝斯马的地貌非常相似。”帝国之剑接话道。

  “嗯?居然真的有和艾里奥斯相似的地方。”帝国骑士说道,“那是不是魔龙也……”

  “嘘!”幻化魔仙狠狠戳了一下他腰窝:“不要说!不好的预感说出来就肯定会应验啦!”

  帝国骑士说了一半的话硬生生给戳了回去,他没好气道:“为什么你跟我们一起行动?”

  “什么你们我们,几小时前是谁说大家都是同伴的?”幻化魔仙抱臂。除了幻化魔仙,另一支队伍中擅长正面作战的也基本分配到了先遣队。幻化魔仙仰望魔族的天空,眼睛随着漂浮的纳斯德机器转动:“不过……好厉害啊,这个。在没有材料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改造出那种仪器。”

  “记录和扫描都是现成机器,只是稍加组装。”始源女皇平静地解释道。末日毁灭者就没那么宠辱不惊了,他笑了几声,说道:“咳咳咳,这就是纳斯德科技的力量。”

  疾刃武者望向远方地平线,忽然说道:“快到时间了。”

  话音落下,以太贤者睁开了眼睛。

  以太贤者长舒一口气,其他人比她更心急,纷纷围了上来。

  “爱莎,怎么样了?”

  “法阵的核心在最中心,供能点在边缘三处。”以太贤者表情凝重,“想要完全复制,必须到最中间去……”

  然而用来构建法阵的巨大空地,它方圆几百米之内是没有可隐蔽物的。彗星十字军在人群之外,安静地和幻影终结者坐在岩石上,听到这句话之后,彗星十字军站起来。“我们去破坏供能点吸引火力,爱莎大人们由几个人保护着去中心点,这样可以吗?”

  “可以尝试。”帝国之剑说,“露和希尔,蕾娜,雷文,梵皇还有不朽之王护送两位爱莎前往法阵核心。我们就在外围尽量拖住一些守卫。”

  “不朽之王不能去。”惩戒魔君思衬着,“法阵核心是个对各种影响都非常敏锐的地方。既然我们知道启动法阵的关键是艾索德,不能让他接近核心。”

  “我去吧。”

  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插了进来,众人纷纷被吸引着回头。幻影终结者的魔力子弹滑入幻影射手枪膛,发出脆响。“前哨战交给我,我会引开一些兵力。”

  “结果还是变成阵地战了呀。”不朽之王没个正形地吐槽道。

  “战斗开始之后,核心的守卫也一定会高度戒备,行动一定要迅速,局势不对马上离开,不要恋战!”帝国之剑指向法阵边缘一处形状看似蜥蜴人的石头,“等复制法阵的小队撤离到那个地方,马上发信号让后备组协助转移。”

  “这样就没问题了。”彗星十字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出发!”

 

  魔界大气中笼罩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它使得无论从什么地方望过去,太阳的光线始终都像隔着一层纱,温度炽热,却照不出轮廓分明的影子,而夜晚则分外浓黑如墨。此时太阳边缘已经触碰到了地平线,再晚一些就要到魔界生物最活跃的时间段。

  按照纳斯德之眼观察到的阵地情况,整个巨型法阵设置在山谷山腰突出的一大块山脊上,核心部分被清理出一片圆形空地,有近百个魔族士兵和十七个赫尼尔狂信徒把守。法阵其余的百分之六十部分,则以其为圆心画在覆盖着葱郁植被的山体上。

  作战开始时,首先从法阵外侧爆发出一阵慌乱的叫喊,紧接着第二处,第三处也接连亮起了火光。外部守卫几秒之内全部进入警戒态势,却只有几个守卫离开了自己的位置前往骚乱发生的地方。随着供能点战斗声势愈发浩大,更多的守卫不得不离开原地前去支援,核心小组看准这个时机,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剩余的守卫,向核心进发。

  中部守卫相对稀疏,没有发生长时间的正面冲突。核心小组一路避开中部巡逻的守卫到达空地边缘,悄然停下脚步,在密林里观察着核心情况。宽阔的空地上只有走来走去的魔族士兵和赫尼尔信徒,看不到任何“法阵”的迹象。

  “希尔,单独行动可以吧?”惩戒魔君小声道,“你比朕适合狭窄地的作战,等会儿你和澄引开一些人,我们就趁机突袭。”

  “没问题。”深渊魔君收到命令,脱离了小队,往对面方向绕去。

  幻影终结者已经在接近中心部的路上就脱离队伍独自找到了一处适合狙击的地方,他以圣衣全副武装,面具收敛了一切声息响动,聚精会神地观察着魔族士兵阵营的破绽。

  他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赫伯特和兰。

  幻影终结者一个分神间,阵地那头就传出了哨兵拉响警报的声音,幻影终结者来不及多加思考,只能按着预期的想法消失在密林之间。

  第一枪,第二枪,幻影射手和银色射手的子弹精准地贯穿了阵营最外侧两名魔族士兵的两眼之间,在士兵们还来不及确认敌人方向时,第三颗子弹已经越过最外层守卫,贴着他们的鼻尖、发梢、耳廓,击穿了准备拉响警报的魔族的头颅。幻影终结者连换好几个位置,敌人射出的子弹和炮火统统落在他后脚跟,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士兵倒下。

  闪电般迅猛的袭击作战吸引了银色长发将领的注意力,他示意士兵们退下,拔出细剑。

  幻影终结者停止了射击,紧贴住一棵粗壮的树后。

  伯爵兰彻底暴露在幻影终结者的视野之中时,那张熟悉的脸——幻影终结者永远不会忘记那张脸,那张脸给哈梅尔带来的灾祸。他心跳快得要震破胸膛,用尽全身力气才抑制住不要大口呼气,双目一眨不眨地,像要把兰烧尽一样看着紫色铠甲的魔族,甚至于重见赫伯特的喜悦都被这一股嗜血的冲动稀释。他不敢贸然开枪,要是守护石强化的子弹落入兰的手里,阵营另一边的赫伯特肯定也会闻声赶来。

  幻影终结者用力踢开一颗石头,隐匿往密林深处。阵营中的兰若有所悟地笑了笑,顺着对方离开的方向追击而去。

  从惩戒魔君的方向,可以完全看到比一般士兵整整高出一倍的曾经的白色巨神。

  “是赫伯特……!”惩戒魔君咬牙切齿,“他怎么会在这里,白天明明没有看见的!”

  “是从森林里的帐篷出来的,我们还是太大意了。”疾刃武者顿了顿,锋刃出鞘一小截,“距离作战开始已经过去十七分钟,露,魔王的援军最快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不够十分钟。”惩戒魔君拉下帽檐,“现在怎么办,撤退吗?”

  “不。”梵皇猫下腰,眯着她狼一样锐利的眼睛。“我看见哥哥了。他追着幻影终结者进了密林。”

  惩戒魔君和驭风者面面相觑。

  “我拖住赫伯特,你们保护两位爱莎。”说完不等其他人回应,惩戒魔君“艾拉!”的惊呼还没脱口,少女已经如狡黠的银狐般冲出了地形掩护,直向着阵型侧翼的赫伯特。

  “没办法了,虽然我是来帮复制法阵的,但看现在的情况,我必须得战斗才行了吧?”幻化魔仙转动魔杖,猛地一握,震落下一地光屑,而她已经完全变了样。“能复制一点算一点,剩下的肯定能靠露的知识补足的!”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拜托大家掩护我了!”以太贤者骑上法杖,口中念起了焦土的起手咒语。随着同伴整齐划一地展开突袭,法杖带着以太贤者飞进了地方阵营当中,光点从她脚尖掉落在地上燃起熊熊大火,为她开辟通道。

  “糟糕了,那里是——!”

  魔手拧断了高声惊呼的赫尼尔信徒的脖子。

  “呼呼呼,你们的君主在这,看哪里呢?”惩戒魔君露出狰狞的笑容。疾刃武者,驭风者与幻化魔仙分散在周围,以圆圈态势将以太贤者护在中间。

  以太贤者拍拍脸颊,双手稳稳握住法杖将其立在身前,四周无数紫色光点由透明变得耀眼降落至地面,如同雨露滋润大地,铺满砂石的地面以以太贤者为核心渐渐浮现出了同样颜色的纹路。光似乎有了生命,它们在地面上游走,拖出的尾巴勾画出难以想象的精妙复杂的图案,几秒之内,法阵被以太贤者的魔力唤醒,撕裂大地之光暴起直冲云霄。以太贤者面前出现了一张泛黄的古卷,它悬空在魔法师面前不断地显现出文字,一支无形的笔正在飞速写着难懂的笔画,前一秒写下的东西马上又飞快地消失,接着记录下更多内容。

  梵皇看了看脚下亮起的光,又看着浑身漆黑的赫伯特。巨人已经迅速地认定了她是敌人,挥舞着火神炮进攻。梵皇将气凝聚在一柄长枪之内,霎时间一切重量都遁入她掌控之中,她向前滑行,枪尖连刺出残影,一击不成后腰腿用力空翻至赫伯特头顶,枪别至身后手掌虚空一推,竟将赫伯特震退几步。

  落地后梵皇又被脚下的光吸引了注意力。她躲开赫伯特进攻,将实体的气弹凝聚在手上将其引爆。

  “这让我想起了故乡的灯会。人们在河面上放下河灯,整条河就像现在这样,在脚下亮闪闪的。”梵皇腰后折到极致,毁灭者从她头上扫过。“河水带着那些灯流出城镇,掉下瀑布之后全都熄灭了。”枪杆一撑,梵皇扭身回避的时候将气与刃一同扫出,“你每年总会在灯会结束后带我去瀑布下看。”她虚空一握,仿佛收缩空间,气从四面八方向赫伯特挤压,“为什么要看那些呢。为什么要看它们残破的样子,让我永远认为它们是美丽的不好吗?”

  赫伯特动作停滞,她也停了。

  “美丽的东西……那么脆弱,就像曾经的我一样。阿炼哥哥呀,我现在变得这么强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呢?”

  赫伯特猛地咆哮起来,震碎了一圈枪的牢笼。黑色巨人不知疲倦地挥舞火神炮,将炮口对准梵皇。

  “是呀,我为什么说这些?”梵皇双手抱拳,作了个承让的礼,“你又听不见。”

 

  树林里安静极了,除了伯爵兰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幻影终结者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他的心跳太明显了,只是因为有圣衣的掩护,才不至于被兰听了去。要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暗杀者,这颗聒噪的心脏早已成为他人的口中食粮。他将动作放到最慢,小心地装填着追踪子弹,然后慢慢地,瞄准了兰的后脑。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毘天的恳求。

  哥哥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

  我一定会让他变回从前的样子……

  我一定会打败他,彻底地打败。

  让他为犯下的错误赎罪,为自己的所为忏悔。

  毘天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吗?

  那个天真到傻气,却坚定热血审视着自身正义的女孩,会说出赎罪和忏悔这样的话吗?这个声音是属于谁的?

  又一次分神间隙,枪口瞄准的人已经不见了。幻影终结者条件反射地就地一滚,兰劈开了头顶的树杈从天而降,魔气从上方把幻影终结者刚才站的地方破开一大豁口。

  “赫伯特的儿子啊,果然追到这里来了。”兰甩了甩剑上沾到的泥土,说道,“这么说艾拉也在?她是跟着你们行动,还是负责破坏供能装置?”

  幻影终结者早就重新隐匿起来,兰讥讽地哼了哼,收剑入鞘。

  “你们的作战很成功,可惜夺取法阵暂时没有用处。不,如果是你们的话,说不定……!”

  大地突然震颤,伯爵兰踉跄撞到树上。远处的天空——另一处,西南方向的供能点有一束强光破开大气中的魔气,似一根从天空降下的光矛钉入大地。兰脸色霎时间变得极差,匆忙地向发光的供能点赶去。

 

  “艾索德!艾索德!”

  倒尖塔状的供能装置旁,帝国骑士半跪在地上,天空射下的光的通路将他完全笼罩在光圈里,光壁不停闪烁像动物的呼吸一样时强时弱。几乎同时另一柱光从远处升起,光柱更粗,也更为涣散,呈现出黑紫色。

  光柱像玻璃罩一样罩住艾索德,彗星十字军什么都不顾了,用最大力气砸向光柱。艾尔之力凝结的屏障被打碎,共鸣也停止,彗星十字军将帝国骑士拉出来,两道光束同时消失。

  “那道光是黑暗艾尔?”匆忙赶来支援的不朽之王和狱焰武者看到帝国骑士的情况同时愣住。帝国骑士双目紧闭,呼吸绵长,然而却怎么都叫不醒。就像艾尔搜查队在巨大艾尔中第一次找到他那样。

  前一秒还杀红了眼的魔族士兵此时全都安静了,他们从松散集中到一处,恐惧地对着天空举起武器。清醒的三人往后一看,连绵的山脉随着刚才大地摇晃出现了巨大断崖,飓风般的气流正从底部向上吹拂,一根骸骨探上地面,一连串接至整副骸骨都暴露在众人面前。实体化魔气填充进骸骨空洞的心肺和骨头连接缝隙,它百人高的头颅昂扬,吐出青色火焰。

  彗星十字军把怀里的帝国骑士往地上一扔,转身展开迷茫铁壁。龙息碾压过他们所在的这片土地,只听见魔族士兵混在被热浪扭曲的空气中的哀嚎,彗星十字军将火神炮挡在身前向前倾斜稳住步伐,气浪压得他双脚陷进地面,然而他依旧巍然不动。龙息消散,铁壁应声破碎。

  不朽之王伸手去扶眼看就要往地上跪的彗星十字军,伸到一半彗星十字军自己站稳了。

  “你们,咳,没事吧?”彗星十字军赶忙查看三人情况。

  “我们没事。赶快去找爱莎他们。”狱焰武者背起昏迷的帝国骑士,四人往法阵核心的方向聚集。

 

  “贤者,还没好吗!”幻化魔仙一法杖敲碎赫尼尔信徒的面具。

  “还差得远呢!再坚持到魔王来为止吧——呀啊!”

  大地一阵晃动,以太贤者惊慌地抱头,复制魔法被迫中断了。她睁开眼睛,所有人都呆愣愣地望着同一个方向。

  “那是……”

  “法阵启动了!怎么会这样?”以太贤者惊讶到破音,“不是只有艾索德才能启动吗?”

  “这不重要了,你们快看。是龙……龙真的醒了!”

  “那边是艾索德的方向!我们赶快去支援他们!”

  话音刚落,空中的巨龙一口龙息喷向了帝国骑士所在的方向。以太贤者定在原地,恐惧到无以复加。不只是她,所有目睹这一幕的艾尔搜查队都被吓住了。

  疾刃武者拉住发呆的以太贤者:“相信艾索德他们,他们说不定正在往这边赶。继续复制法阵,我们在这守着你。”他对幻化魔仙说:“麻烦你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他们一定会没事的!”幻化魔仙边对以太贤者大喊道,边向事发地点跑去。她这一声成功吸引了赫伯特的注意力,黑色巨人刚准备冲她去,被梵皇横枪拦下:“赫伯特大人,请您在这等着澄回来吧。”

  听到这个名字,赫伯特缓缓收了武器。

  “是吗……普林斯和澄啊。”

  “……!”

  赫伯特……居然能发出这样清醒的声音。 

 

  “爱莎大人!”

 

  彗星十字军一路大跑过来,发冠不知被哪根树枝刮了去,一头长发完全披散着,凌乱枯槁沾满尘埃。他脸侧还沾了一条非常显眼的干涸血痕,在眼角侧边一点,划过脸颊垂到嘴角,像一条夸张的泪痕。“爱莎大人!赶快先离……开……”

  刚才的一步被分解为现在的两步,再分解成四步,最后停下。

  四周吵闹如同退潮,在彗星十字军耳朵里一阵轰鸣之后再无声息。魔龙的嚎叫,仿佛成了撕裂天幕的暴雨声,恍惚间带着冰凉的触感。彗星十字军呆呆地望着伫立在此处的赫伯特,覆着圣衣的手指一根根收紧,握住逐渐凝聚成型的毁灭者。

  距离最近的驭风者只来得及拉住彗星十字军披风一角,却是赫伯特先动的手。赫伯特几步冲到彗星十字军面前,黑色火神炮在距离彗星十字军两身位不到的位置与白色毁灭者相撞,彗星十字军借着碰撞倾斜的角度,将装填弹药蓄势待发的一侧对准了赫伯特的脸。

  然而此时大地却再度发出哀鸣,彗星十字军脚下不稳,被赫伯特横扫出去,弹药命中赫伯特身后的山体,炸出一大块塌陷。

  彗星十字军目眦欲裂,牙关紧咬着,面目狰狞,他戴上面具,持毁灭者的手掌松了又握,最终还是没有发起进攻。赫伯特走过来,就像彗星十字军刚才见到他时的动作倒放,四步合并成一步,双手摆到最大,红色的守护石纹章在他心口亮起。彗星十字军脊背一僵,迅速填充火神炮同时引爆无限混乱,在赫伯特稍微停息的几毫秒内炮弹便再次瞄准他的头射出。赫伯特动作比刚才慢了些许,眼看就要被击中,弹药却被侧方来的狙击在半空引爆。

  “赛克!”

  传送门魔法在后方准备就绪,所有的伙伴都已经齐聚准备撤离。幻影终结者从方才的狙击点撤离,不由分说地扯起彗星十字军手臂拖进了传送门中。

 

TBC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