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8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8

 

 

  我有一些想说与你听的话。

 

C8.第二战

 

  毘天小心地看着路,然而还是差点一脚踩进坑里;喋血之皇的剑随着走动时不时拖到地上,她好像没听见钝声;疾刃武者有一搭没一搭拍着莫比的头,已经被修好的小家伙还是垂头丧气的。彗星十字军越走越慢,驭风者发现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赛克,你还好吗?”

  彗星十字军还戴着圣衣的面甲,蓝色长发光泽却耷拉,手臂线条紧紧绷着。回应着驭风者这句问候,所有人都转头看他,彗星十字军面具下带笑的声音回道:“我没事,蕾娜大人。我在等圣衣修复我的发冠。”

  “啊……真作弊啊,这是一键换装功能吗?”幻化魔仙嘟嘴。

  不朽之王用扛在肩上的第二把剑柄敲敲肩颈,对惩戒魔君说道:“我们还有多久到那个什么……艾斯……帕……”

  “艾丽舍遗迹。”狱焰武者纠正他。

  惩戒魔君失了以往的活力,不安地一会儿摆弄外套翻领,一会儿摸摸身上挂饰。

 

  军团指挥官悄悄地慢到与彗星十字军齐平,问道:“哈梅尔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梅尔一切如初。”

  彗星十字军声音闷闷的,像戴着一副真的面具那样。

  “维持圣衣会消耗守护石力量。”

  彗星十字军别过头。“不要看我。”

  军团指挥官稍加思考,选择了这样的措辞:“我知道让父亲恢复的方法。”

  彗星十字军浑身更加紧绷了。

  “我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但是看来你们那个世界并没有得到那种知识嘛。”军团指挥官时刻盯着前方队伍,彗星十字军做了个捏住自己脖子的动作他没看到,只是当他用余光瞥见彗星十字军的时候,对方的呼吸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刻意压抑了。“你们那个世界知道让赫伯特恢复的方法吗?”

  彗星十字军摇头。

  军团指挥官笑了,勉强的,但是至少称得上开朗。“哈梅尔战争爆发的前一个晚上,有个戴斗篷的小孩找到丹卡大人,给了他一个红色花纹的盒子。”军团指挥官说,“里面装着四个碎片。我每带着碎片与父亲战斗一次,碎片就会因为吸收守护石的污浊而破碎一个,直到第四次战斗父亲就会醒来。”

  彗星十字军终于解除了圣衣的武装,露出下面一张惨白的脸色。擦伤,血痕,统统没有清理,在他脸上干涸结块。

  可他还是一句话不说,甚至听到这件事连疑问都缺于发出一个。军团指挥官皱皱鼻子,啧一声:“当我没说。”

  说完,他大步流星地回归了大部队。

  彗星十字军木然地看着军团指挥官情绪骤变,抬手擦掉下颌粘上的泥巴。他死水一样的目光在对方不耐烦地跺脚时重新流动,可惜军团指挥官已经走远,自然看不到。彗星十字军看看艾尔搜查队,又低头看看自己的鞋子,四处飘忽,找不到定点,呼吸的声音缓慢且重,像一个睡着的人。

  有人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是幻影终结者。

  “我和兰交手了。”幻影终结者说。

  彗星十字军缓慢点头,低下去就没有抬起来。说来奇怪,军团指挥官,幻影终结者,过来安慰他的人,一个看前方,一个向前眺望,都约定好般地不将视线投注到他身上。“我没有杀他。”幻影终结者说,“我们答应了艾拉要救兰。”

  “嗯。”彗星十字军回道,“我们会让兰恢复原样的。”

  幻影终结者在窸窸窣窣地摆弄着什么东西,彗星十字军抬头,一个白色的皇冠样装饰被递到他面前。

  “你的皇冠。”幻影终结者说。

  “是发冠。”彗星十字军哭笑不得。

 

  “不是每一个错误都要以死谢罪。”递出发冠后,幻影终结者说道。“有些也不是错误。”

  彗星十字军捏住发冠较薄的一侧,拇指细细摩擦光滑的守护石雕琢品。

  “我又搞砸了吗?”彗星十字军说,“也许这并不是你的真心话。你为什么不敢否定我呢,澄。”

  “这就是我的真心话。”幻影终结者说道。

  幻影终结者焦虑地插手挡住彗星十字军一直在看发冠的眼睛,使得彗星十字军终于面向了他。幻影终结者抿了抿嘴,停顿一会儿,说:“我从不对你说谎。”

  彗星十字军轻笑着叹气。“是吗。谢谢。”

  “就当做……”幻影终结者眼睛撇向别处,“一次散心。”

  “我知道,就像出发时说好的那样,不是吗?”彗星十字军给了担忧着的兄弟一个拥抱,用力地,抱住了寡言的弟弟。“我已经想开了,真的。每个人能做到的事情都不一样,我不至于这一点都想不明白。”

  感受到幻影终结者的下巴用力压在肩窝,是个点头的动作,彗星十字军长舒一口气,咳嗽两声。

  “咳咳。所以你们不要老是一副我随时会出事的样子好嘛。我只是有点累了,有一点点。”

  幻影终结者不再说话,他转头看向已经走得相当往前的艾尔搜查队,又转头看看彗星十字军。彗星十字军侧过头给他一个笑脸,两人一同快步追赶上了艾尔搜查队。

 

  “艾丽舍废墟发生过什么?”驭风者问。

  “艾丽舍是旧王国的首都,后来被反叛军毁了,建立了新城。”惩戒魔君解释道。“几百年前的事了吧。对了,黑暗艾尔也是那时候销声匿迹的。”

  最开始的都城在离黑暗艾尔最近的平原拔地而起,人们将其取名为艾丽舍,冥土中的乐园。在那之后更远的地方,其他城市也陆续被建立起来,魔族们为了争夺黑暗艾尔,爆发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战乱。

  “那最后胜出的就是现在的王城咯?”不朽之王说。

  “不是。那时候胜出的反叛军,当然没多久就被另一支反叛军给消灭了呀,呼呼。”惩戒魔君双手背到身后,“包括朕的索克莉姆,魔界其他城市其实历史都相当短暂,长久的只有这个互相掠夺的铁则罢了。”

  “小女忽然觉得……魔王其实也挺不容易呢。”毘天讪讪。

  “一旦察觉魔王没有能力统领魔界,各领地的大君主们就会发动反叛。”惩戒魔君张嘴,唇角拉开变为笑脸:“所以对你们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心里是不是有些底数了呢?”

  不朽之王大笑:“我们连魔神都打倒过,魔王又能怎样?”

  这时,趴在狱焰武者背上的帝国骑士动了动,悠悠转醒。

  “你醒的太晚啦,艾索德!”以太贤者含笑数落慢慢在地上站稳的帝国骑士,“休息够了吗?”

  “什么……?”帝国骑士还是懵的。“我记得……我……艾尔共鸣……”

  “呼呼,打断你真不好意思,打完这仗再解释吧。”惩戒魔君提醒道:“他们也来了。”

 

  远方高耸的巨型建筑残骸堆,正淹没在更为庞大的黑色旋涡当中。旧城上空乌云笼罩,灰色天空仿佛被挤压着,向旧城倾塌。数不清的魔族精兵迎面而来,汹涌的气势瞬间衬得艾尔搜查队势单力薄。

 

  跨越上百年的岁月,艾丽舍迎来了如同覆灭那时一样的千军万马。

 

-

 

  踏月者将手指竖在嘴唇中间,缓慢地把贴着窗户侧沿墙壁的艾兰迪尔立起,借着屋内青色的火光观察门外走廊情况。

  脚步声刚刚往搜查组来的反方向离开,他们就躲进了这间屋子。屋内的照明魔法还未关闭,羽毛笔插在墨水瓶里,凳子被拉开到刚好够一个人走过的距离。踏月者确认艾兰迪尔上的光影已经回归平静,对毁灭夜魔点头,毁灭夜魔做了个行动的手势所有人便鱼贯而出。 

  藏书室位于城堡西南角,露西艾拉·R·索克莉姆君主将整座塔楼建成了藏书塔,四楼以上全都是放置图书的地方。

  底楼通向藏书室的楼梯呈有规律的半封闭渐升圆环,在毁灭夜魔的带领下,搜查组绕过了几波巡查的守卫成功到达藏书室门口。毁灭夜魔指间贴在门锁上闪了闪,重铁大锁瞬间烧成灰烬。确认所有人都进入后,毁灭夜魔关上了大门。

  “希尔,你守在这里。”毁灭夜魔指指大门,杀戮夜魔顺从地贴住了开门一侧的墙壁。

  “就是这里……”

  混沌女王开启夜视扫描,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活的生物。她轻点空气,一根光针划破黑暗没进生物身后的书柜,“刷拉”掀起雪花一样飞舞的纸片碎屑。

  生物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自己人,自己人!别动手!”

  毁灭夜魔耳朵动了动,在生物刚好到达自己面前时轰地点燃魔爪的火焰,硬是把对方吓得又往后跳。

  “乌比利尔卿。”

  乌比利尔把手从长袍口袋里伸出,打了个响指。毁灭夜魔转身用燃烧的魔爪往飞来的东西上一扑,然而那个飞行物体早就料到似的打了个弯往上飞过,落在乌比利尔手里。乌比利尔把飞行物——一颗长着白色魔角的头安在脖子上,深蓝眼珠滴溜溜地转动。

  “你们终于来了。你们知道自己耽误了多少时间吗?从魔王宫殿到索克莉姆藏书室你们用了整整一天又八小时!”

  乌比利尔聒噪地发着牢骚,嘴却没有动过。他的嘴,煞白的上下嘴唇被深蓝色的光形成的线交叉缝住,笑肌随着语调起伏跟着起伏,如果不是他声音过于轻快,这幅场景可称作诡谲。

  “有什么话等会儿再问,我带你们去安全的地方。”乌比利尔说着又把手伸进口袋,迈着小步上了右手边的楼梯。“那边的先生也一起来吧。”他对杀戮夜魔说。杀戮夜魔不为所动,直到毁灭夜魔发声,“希尔,跟上来。”,他才随着众人一同上到二层。

  乌比利尔摸索到一处书架前,两三下把架子上的书全都拨到了地上,然后将手掌贴在架子后面露出砖墙。砖墙轰然响动,组成其的一块块方砖解体似的退向两边。“小心,里面有赫尼尔怪物。”乌比利尔小声提醒。

  调查组抽出武器,进入战斗准备状态。

 

  “这里就是我的秘密研究室。”乌比利尔微笑着介绍道。

  清除所有怪物之后,刚才挤满了赫尼尔怪物的房间,细看居然颇为宽广。铁块和水晶,以及一些不知名物质装在散落在地的玻璃罐里,很多都已经碎裂了,绕中心一圈的环形桌子上摆放着高低不齐的纸张堆,当然更多它们仍在地上,破烂仪器到处都是。书架贴着墙壁布局,进来的那面墙上则挂了一副手绘的炼金图纸。

  “朕是不是给你太多权力了?”毁灭夜魔捡起一颗珠子,“背叛朕的不会就是你吧?”

  “您就是因为太疏忽大意,才会被我钻了空子啊。”乌比利尔摇头晃脑地检查散落一地的垃圾,惋惜神色溢于言表:“我也太大意了,被这些东西钻了空子。多谢你们帮我清扫这里啦。几位是索克莉姆陛下的新仆人?”

  “旅行认识的朋友。”踏月者说。

  “哈哈哈,那可真是稀奇,陛下居然会有……”

  毁灭夜魔捏碎了手上的圆粒,它散成水汽蒸发了。“朕没兴趣等你废话。你在克罗伊身边都做了什么?”

  乌比利尔也不卖关子,爽快地回答道:“我给了克罗伊共鸣法阵。用艾尔根源力量……”

  “这个朕知道,下一个。”

  “不愧是陛下!那我做的其他事您想必也都知道……”

  毁灭夜魔嘴角勾了勾,乌比利尔闭嘴了。

  “您比之前改变很大,是我的错觉吗……?”乌比利尔换了个表情,“好吧,从头说起。您从魔界逃走后我就一直闭关在这个研究室里,先前我找到了一些资料……关于黑暗艾尔的,通过那个我研究出了扩大共鸣来确认黑暗艾尔的方法。您说这个方法不是前人就记载的吗?哈哈~可是将它完整还原出来的,只有我乌比利尔一个啊!”

  “不必要的信息太多。”混沌女王冷冰冰回道。

  “是这样吗~?那你们注意从里面提取有用信息咯?”乌比利尔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先代的君主很多不相信黑暗艾尔的传说,所以我一直押着资料等待一个相信它的君主上位,就是克罗伊。”

  “至于我为什么背叛克罗伊……就跟我来这里找你们的目的一样了。”乌比利尔说,“克罗伊要借助赫尼尔的力量侵略艾里奥斯,所以我逃了出来。不过嘛,没有逃多远,躲在王城里。”他狡黠地笑了,“幸好你们闹出的动静够大,不然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们。”

  “确认魔法阵信息真实。乌比利尔拿着关于黑暗艾尔的资料。分析完毕。”混沌女王说。

  “这位小姐!请好好听我说话!”

  “能详细说明一下法阵的启动方法吗?”踏月者问。

  “这个很简单,只要在法阵唤醒状态下,让拥有艾尔根源力量的人站在法阵核心里就行了。”乌比利尔捡起一个本子,摇了摇头,扔回地上。“法阵启动需要巨大能量,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法解决。但是克罗伊用赫尼尔那帮人带来的技术,在埋骨之地设立了三个能量提取装置,以魔龙的力量来供给法阵。如果你们要启动法阵,那么埋骨之地的魔龙就会苏醒。那玩意儿只有克罗伊有办法对付。”

  “哈……这个不是问题。”毁灭夜魔偏着头,一副听到了笑话的样子,却没对乌比利尔的话做太多评价。“黑暗艾尔的资料呢?”

  乌比利尔招招手示意众人跟上,走到一排书架前,连续点了六本书,就跟他在外面把书胡乱扔下去的气势一样。“这些……等等,这个是?!”

  乌比利尔狂喜地拿起横放在六本书上,用银夹子夹住的一叠纸张,厚厚一沓差点从他颤抖的手里滑掉。“居然还在!还没被拿走!”-

  “这是什么?”踏月者用下巴指指乌比利尔两眼放光翻看着的资料。

  “是赫尼尔制作机械装置的资料,我离开皇宫的时候偷出来的!居然没被那些怪物拿走,”乌比利尔找到至宝一样用力把文件夹抱在怀中,“魔神啊,我真是太幸运了!”

  “居然这么干脆就说出来了……哼哼,乌比利尔,这就是朕信任你的原因啊。”毁灭夜魔狞笑着,身上疤痕一样的暗色皮肤充盈的魔力之光几乎要溢出来。乌比利尔视死如归地抱住文件夹转身逃向环形桌子中央,按下了藏在桌边的按钮。

  狙击枪巨响,魔力子弹穿透乌比利尔一瞬间变透明的身体飞嵌进地板。

  “你们最好快点离开,这地方有赫尼尔的裂缝,那些怪物马上又会来了!”

  乌比利尔自身体变成半透明后消失的速度就慢下来,他看着露,收了所有皮肉不动的假笑和浮夸的声调:“一定要阻止克罗伊,索克莉姆陛下。”

  “……朕会的,乌比利尔。”

  乌比利尔手放于心上,弯腰对毁灭夜魔鞠躬,这才最终隐掉了身影。

  “实验室的赫尼尔怪物,蕴含赫尼尔之力是艾丽阿诺德遇见过的四倍以上;智能只有艾丽阿诺德的二分之一上下。”混沌女王敲打着数码投影的键盘,数字飞快地从她眼睛里飞过,“判断没有战斗价值,建议撤退。”

  “有时间再到这里来吧。”踏月者望了望一地的手稿试管,不难想象它们被用来做着多么精密的实验,“肯定还有有用的东西。不过现在确认艾索德他们的状况最重要。”

 

-

 

  “我说——”幻化魔仙冲忙着逃命的一行人——她自己也参与其中——大喊:“我们不是来抢黑暗艾尔的吗——在哪啊——”

   “还以为会在很显眼的地方!”以太贤者坐在法杖上,不停地左右倾斜避开瞄准落下的攻城炮弹,“毕竟!共鸣的时候光柱明明很大的不是吗!”

  “已经!没有!用了!”驭风者蓄满了力气在战场上一跳一跳,沾地的时间很短马上又起跳,为了不让敌人观察她的逃跑路线。

  末日毁灭者踩着发电机一路滑行,也不得不像以太贤者那样不停变换方向以免被魔龙无差别的龙息扫到。“啧——!爱莎!复制的共鸣法阵能传输给我吗?”

  “你说传输……”弓箭擦破她的披风,以太贤者惊叫了一声,慌乱地回应末日毁灭者:“怎么可能传输!这是魔法又不是纳斯德——快停下!”

  以太贤者喊到破音,艾尔搜查队们非常默契地停了一瞬。

  魔王克罗伊空翻而至,落地前魔剑一划,剑气似的一弧冲击波从空中甩向地面,如鞭子打在泥地上将大地破开一条凹陷的裂痕,反向气流将冲在最前面的不朽之王和裁决者掀飞出去。克罗伊单膝跪地稳住重心,他的身体如同流淌着岩浆的火山大地,遍布的赫尼尔痕迹里清晰可见蓝色火焰闪烁,所有刺眼的魔力光芒都内敛,收束,克制地在他体内生息循环。克罗伊怒目而视,浅到几乎透明的巩膜血丝暴起:“黑暗艾尔在哪?”

  “什……”

  “呼呼……哈哈哈哈!克罗伊,被欺骗的滋味怎么样?”

  毁灭夜魔没品的尖笑声伴着深渊闪光往克罗伊身后袭击,克罗伊抬剑一指,剑尖毫不费力地破开了深渊闪光。

  “你就这么相信乌比利尔,他可曾经是朕的封臣!”毁灭夜魔见一击不成,连忙后退,蓄势已久的混沌女王和踏月者分别从左右冲出向克罗伊发起进攻。

  艾尔搜查队收到了无形的信号,迅速调整阵型一起攻向克罗伊。

  魔龙咆哮,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狂乱,它在克罗伊上空盘旋,翅膀风声与粗重的吐息好似雷鸣,深灰鳞片与天空融为一体。在艾尔搜查队与克罗伊缠斗的同时,魔龙不停地从空中俯冲打断他们的进攻。克罗伊动作不快,但是挥出的剑气范围极大,一把细剑像是法杖一样既能在剑尖架起护盾又能吸收艾尔搜查队射出的魔法回击。又一片炮弹轰炸,在克罗伊头顶却自动分散不受控制地打偏,他紧逼着毁灭夜魔,将协同作战的艾尔搜查队逼至废墟宫殿的脚下。“你以为靠乌比利尔的一家之言,我就会花这么多时间去构筑法阵?所以你才会愚蠢到被自己的手下锁在祭坛上!”克罗伊手腕一抖,脚下骤然发力便瞬移到了毁灭夜魔面前,手上的假动作此时精准地命中了毁灭夜魔的右腕。千钧一发之际杀戮夜魔解除了融合,狙击枪杆拦在克罗伊的剑下,代替毁灭夜魔的手臂断成两截。

  这时变故再次发生了。盘旋的魔龙一口龙息喷吐在众人身后的城堡废墟,石头建筑瞬间发生了诡异的爆炸。它先是向外炸开,然而爆炸的碎屑却像被禁锢在了一个透明球体内,到达边界时爆炸体开始急速收缩向内炸裂,发出刺眼强光。艾尔搜查队堪堪睁开眼睛时,方才建筑物矗立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不规则的蓝黑色黑洞,正不断地向外扩张。

  克罗伊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瞳孔骤缩,向不远处重新聚集起的气旋望了一眼,再也没看艾尔搜查队,直奔着那个方向两三跳就没了影子。

  “还没结束,大家趴下!”彗星十字军吼道。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退到了战线边缘,随着魔龙再次失控从低空掠过,它连续吐出青色火焰,已经没有魔族士兵或赫尼尔信徒再敢靠近这边。彗星十字军展开铁壁时动作已经迟缓,所有艾尔搜查队成员也是一样。他眼睛紧跟着魔龙,连黑洞已经扩散到脚底都没有发现,离得最近的军团指挥官拉了他一把他才回过神。

  “我知道了!百夫长,请帮忙在尖顶上有鸟和月亮的城堡顶部展开炮击传送门!”

  “好……!”

  “各位,一会儿百夫长限制住魔龙行动的时候,”彗星十字军说,“有什么能精准攻击魔龙翅膀的方法吗? ”

  “混沌女王,你的激光能做到吗?”始源女皇问。混沌女王收回锁定魔龙的视线,摇头:“能量足够,但没有合适的编码……”

  “咳咳咳,没有合适的编码?”末日毁灭者咧开牙齿,“看来我们还互相了解得不够充分啊,另一个伊芙。”

  “开放权限,我来帮你调整。”两个纳斯德核心分别待命为始源女皇投影出数据屏幕和键盘。“艾迪,能量增幅方式交给你……别想趁机窃取核心。”

  “咳咳咳,”末日毁灭者被呛了一下。

  “魔龙下来之后,我会试着拆掉它的鳞片——到时候后续的攻击就拜托大家了!”

  众人应答,始源女皇和末日毁灭者开始操作投影屏。

  混沌女王的核心亮起,眼中映出比往常启动较深色一些的数字序列。

  权限——开放。

  接入创造代码。

  更改编码——心灵重炮。

  更改编码——核心爆发。

  更改能量输出方式。

  混沌女王双手伸直在胸前,十指相扣,双掌微微打开,伸直拇指和食指成一个交错的枪形手势。一个小小的光点在她食指之间凝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明亮。

  魔龙浑然不知地面的情况,它盘旋着正打算再一次俯冲,用利爪撕裂猎物。当它借着重力和翅膀的推力飞速下降到一个高度时,在它面前两侧的建筑物旁忽然亮起了大量传送门,各类炮弹雨点般对它发动了地毯式轰炸。虽然炮弹在魔龙身上炸开没有导致任何损伤,但却成功拖延了它一瞬间的行动,就在这个瞬间,凝聚在混沌女王指间的光点已经一闪即逝,命中了魔龙的翅骨。

  翅膀受了伤的魔龙尖啸着,努力维持空中滑翔的状态,然而它的高度已经开始极速下降,优势被打破,各类远程魔法一窝蜂地攻击魔龙。魔龙落地,大地震颤,它往前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在黑洞不远处生生刹住。而黑洞像是感知到了它的到来,停止了扩张。

  毁灭夜魔和惩戒魔君的魔爪一人一边,从地下将魔龙的两边翅膀牢牢锁住。彗星十字军一马当先地跳到龙脊上,火神炮对准魔龙呼吸间鳞片舒张的间隙破坏。素有“大地毁灭者”蛮力的彗星十字军硬生生将龙鳞撬开,露出下面坚硬的皮肉。

  帝国骑士高举武器,巨剑向空中漂浮,被光芒吞噬。魔龙被撬断的鳞片上方突然出现了水波状的光点,一柄建筑物大小的剑破开水面,从龙鳞无法保护的地方直刺斩断了魔龙的脊柱。

  魔龙痛苦地哀鸣,一双眼睛血丝遍布,黑血好似要从中喷张。它张开嘴,青色火焰再次在它喉咙中积蓄,向最后眼前的敌人——军团指挥官,咆哮着压去。

  军团指挥官作出展开护盾的前摇,而有一个人比他更快,彗星十字军第一时间扑过来将军团指挥官护在了自己身下。

  龙息吹拂过的地面留下灼焦的沟壑。军团指挥官脑子断线了几秒,惊跳起来翻过彗星十字军的身体。

  “赛克!”军团指挥官攥住他肩膀,焦急地呼喊他。彗星十字军眼皮颤了颤,睁开了眼。

  “……哈,我们成功了。”

  彗星十字军开口第一句。

  “成功,成功了!”军团指挥官兴奋地抱住他,就差激动地摇晃对方了。彗星十字军如释重负地大笑起来,回抱住军团指挥官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我们赢了!”

  “做得很好,赛克。”

  “太棒了!赛克!”

  艾尔搜查队一窝蜂地围上来,像围观珍奇动物一样一个个与彗星十字军拥抱过。

  “先把导航仪做好再进行下一步吧?”帝国之剑提议道,她环顾伤痕累累的伙伴们,“至少需要休息一会儿……这样子再遭遇魔王我们没有胜算。”

  “无头苍蝇一样也不是我的风格,咳咳咳。”末日毁灭者说,“伊芙,继续工作吧?”

  始源女皇点头。

  艾尔搜查队退到了相对隐蔽的建筑物内休息。彗星十字军和幻影终结者坐在一块儿,他一会儿伸腿一会儿伸懒腰,屁股下像有根刺。

  “百夫长告诉我怎么让父亲复原了。”彗星十字军情绪高涨,仿佛还没从刚才的战斗中缓过劲儿。“我得去确认一些事。”说罢,他自顾自地走了。

  幻影终结者给手枪装弹。

 

  军团指挥官在检查传送门情况,冷不丁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肩膀。彗星十字军看他连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心虚地收回手:“百夫长。”

  军团指挥官转头看见是他,非常豪爽地回拍了他的肩膀,用力地。“想说谢谢我吗?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可以坐这吗?”

  军团指挥官摆弄着手上的炼金瓶,随口说着:“坐吧。”

  彗星十字军坐在他旁边高出的石块,身上又开始不舒服。他歪过头,偷看军团指挥官做着自己看不懂的,好像是补给弹药一类的工作,忽然说道:“你刚才为什么叫我赛克?”

  “啊。”军团指挥官没看他,仍旧是很随意地说:“我不太喜欢叫太长的名字,太生分了……正好我们的名字不像其他人一样会弄混。”他结束了一小节检查,被突然走到正面来的彗星十字军吓一跳。“以后也这样叫好了,”军团指挥官讪讪道,“——我的本名,其实叫做普林斯。只是伙伴们已经习惯了叫我澄。”

  普林斯……

  “赛克,你怎么了?”

  彗星十字军头脑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眼前事物全都带上了重影。有东西从他心口钻出来,张开血盆大口,鲜血淋漓的獠牙将他撕碎。

  “赛克!”

  彗星十字军蓦地推开军团指挥官,他站不稳跪在地上,头脑炸开一样难受,更难受的是心口守护石存在的地方正在熊熊燃烧,仿佛要将灵魂烧成灰烬。

  “大事不妙啊。”惩戒魔君推开围着的艾尔搜查队,连她,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捂着嘴巴。“伤口被龙血污染了……赛克!快说话!快跟我们说话!”

  “露……”

  彗星十字军艰难地开口道。

  “希尔……爱莎……艾拉……艾索德……艾因……”

  彗星十字军大腿侧边的铠甲缺了一小块,正好被垂下来的飘带遮挡。他的腿被划开了一条细长的伤口,正在不断往外渗出黑色的血——龙的血液。伤口旁的铠甲开始变黑,与此同时彗星十字军的心口也开始闪烁紫色的守护石轮廓。

  彗星十字军缓慢地呼吸着,瞳孔逐渐涣散,口中念着伙伴们的名字。

  “蕾娜……雷文……伊芙……”

  混沌之潮淹没了他的口鼻,彗星十字军声音变得越来越沙哑,声带每震动一次,他都要用力吐息来使声音推出。

  黑洞悄无声地地吞没了墙角的碎石,以太贤者感受到异常的波动回头,惊叫道:“先离开这里!黑洞又扩散了!”

 

  彗星十字军恍惚地被外界推动,四肢脱力地被架着行走。喧嚣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像将要坏掉的机械一样杂音刺耳。他感到自己时而在下坠,时而又被捶打,呼吸困难伴随着的是意识的剥离。彗星十字军看到世界开始变成碎片剥落,露出的背景是搅成一锅的颜料,时而绚烂时而发灰,在那之后是同伴们担忧的脸,也被颜料涂满——幻影终结者和军团指挥官的脸。

  “澄……普林斯。”

  彗星十字军暴起蛮力,将扶住他的两个人推翻过去。他脚下虚浮地往后踩,众人还来不及反映,彗星十字军一脚踏空掉进了黑洞。

 

  最后时刻彗星十字军唤醒了守护石的面具,唯一纯白的铠甲在他将其召唤出后也迅速被黑色吞没。他陷进黑色的沼泽,全身没入,就这样在黑洞中消失了。

TBC

没有高能没有高能没有高能,很重要说三遍,CC下章就回归。

我就是喜欢龙血污染十字军,是个十字我都要玩这种梗。龙之谷来一次艾尔也来啊!!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