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艾尔之光】《杀死我的英雄》10 主CCCET/HERI 略正剧向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10

  

  我将齿轮转动。

 

C10.潘多拉之盒

 

  “澄——”

  “百夫长——”

  “军团指挥官——”

  幻化魔仙瘪瘪嘴,把放在脸侧作喇叭状的手放下。

  “始源,导航仪还没修好吗?”

  “导航仪没有坏。”始源女皇说。

  “哈哈哈……那调整好在这种环境也能使用的模式了吗?”驭风者打圆场。

  “咳咳,还没有。”末日毁灭者切道。“喂,时空的。”末日毁灭者对悖理轮回者说,“有没有办法联系格雷夫?”

  悖理轮回者瞥他一眼,钻进时空裂缝。

  “喂!”

  “幸好这个艾迪相当话少不然真的要头痛炸裂了。”帝国之剑揉揉太阳穴。

  不朽之王与帝国骑士勾肩搭背:“有个严格的大姐也相当让人头痛。”

  “你恢复得很快嘛。”以太贤者对不朽之王说,“刚刚还扭了脚要狱焰背哦?”

 

  艾尔搜查队在传送中与澄走散了。字面上的意思,两个澄都是。他们降落到不认识的地方时队伍里已经凭空少了两人。帝国骑士看着这好似静画一样的场景——纸片做的山在远方层层叠叠,树木静止只有鸟儿还在枝头雀跃,跳的也是来回同样路线。四周是一种融合了魔界和艾里奥斯风格的建筑,它们大多低矮,而且没有房顶,像许多四四方方朝上的空碗。最高的建筑在背景里,一座尖顶的城堡,也是纸片做的。

  与静止的一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燃烧的太阳。火球不断吐出耀斑在头顶滚动,长久盯着会发现它在朝你滚来,一眨眼又逃得远远的。

  艾尔搜查队一边走着一边等待始源女皇和末日毁灭者修复导航仪。黑暗艾尔导航和守护石导航都在陷入赫尼尔之后失去了效果,能量指针乱转,扫描出的坐标点时而在东时而向西。走了一会儿,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条熟悉的裂缝,悖理轮回者和格雷夫一起从里面跳出来。

  “你们可真是做了一件大事啊,咳咳咳。”格雷夫一下来就发出了一句意义不明的感叹。

  “格雷夫,为什么导航在这里就失效了?”毘天急忙问道。

  “格雷夫。你知不知道澄他们被传送到了哪个时空?”帝国骑士担心伙伴情况。

  “格雷夫!魔界出现的黑洞怎么回事?”

  “咳咳咳,问题真多啊,那我一个个说明吧。”格雷夫抛着色子,“赫尼尔本来就是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混沌,导航当然没用。你们的同伴去哪了应该问那个家伙。”格雷夫托着浮起的色子,五指并拢朝向悖理轮回者,然后一把把色子进手心。“赫尼尔被不明因素扭曲了,现在魔界到处都是扭曲的赫尼尔产生的黑洞,咳咳咳。你们还真是……不,你还真是做了件有意思的事啊。”

  又来了,那种针刺一般的视线。

  裁决者眉头小幅度地皱了皱眉,眼神警告格雷夫不要故弄玄虚。格雷夫松开色子又开始多动症一样抛起来,附赠一连串怪笑。

  “除了这个之外,还得给你们介绍一个新朋友。”

  连台词都那么熟悉。

  艾尔搜查队看向格雷夫身后,然而这次并没有什么突然出现的时空裂缝里面蹦出几个人,倒是一个稚嫩而中气的声音,在背后大声打招呼。

  “你们好呀,艾尔搜查队。”小男孩披着火红的袍子,内衬遮遮掩掩印着一个纹章,在左边肩膀一些,不朽之王眼尖地看见了:“是火神罗索的纹样!”

  “哈哈,你们眼力还挺厉害的嘛。”小男孩取下披风帽子,半长的红发被掀得乱翘。他穿着红黑相间的合体衣物,肩膀上半透明的纹章随着他脸庞露出而消失了。“初次见面,赛格特。我是火之领导者罗索。”

  “你好……诶?”两个艾索德异口同声。

  “火、火之领导者,也是个小孩?”驭风者讶异地捂住嘴。

  “蕾娜。”疾刃武者说,“就算是小孩,也是至少五百岁的小孩了。”

  “哈哈哈,看来你们见过特里普之后锻炼出了适应性嘛。”罗索解开披风往空气中一洒,披风就不见了。“不过我不是小孩哦,只是长不高而已。”

  两个艾索德沉默了。说到长不高的问题,还真是他们目前面临的首要难题之一。

  “火之领导者大人,您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帝国之剑问道。

  “呀,那我就长话短说吧。艾丽阿诺德沦陷了。”

  “什么——!!”

  “那、那艾尔之女和其他领导者——”

  “哎呀,我好像说得太严重了,重新来重新来。”火之领导者笑着,“你们离开艾丽阿诺德之后,赫尼尔教团趁机潜入了通路被清除的德布利安研究所,重新打开了赫尼尔的核心通道——用密米尔之戒。”

  “密米尔之戒居然还有这种功能……不对,罗索大人,请不要开艾丽阿诺德毁灭这种玩笑!”以太贤者忍不住指责道。

  “密米尔之戒可是七塔最高顾问兰德尔家族的造物,不如说正是为了封印核心通道才造出的密米尔之戒吧。密米尔之戒是钥匙哦。”

  “可是,核心通道不是那时候才……我们进入德布利安研究所的时候才关闭的吗?”帝国之剑露出头痛的表情,“我们赶到的时候赫尼尔教徒正在利用它抽取赫尼尔能量。”

  “唔,你们在说什么呢?想想啊,如果核心通道那个时候才关闭的话,艾丽阿诺德早就被赫尼尔吞噬了不是吗?”罗索摇头晃脑,“总之现在领导者们正在努力抑制核心通道逃逸的力量,巨大艾尔和太初艾尔都在我们手上,倒不是很怕赫尼尔教团。”

  罗索停止了说话,眼睛扫过艾尔搜查队每一个人。“你们本来人就这么多吗?”

  “我们在第一次传送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帝国骑士叹气,“另一个时空的我们也到这个世界来了。”

  罗索听完,露出思索的神色。

  “这可不太正常啊,两个不相关的时空怎么会产生交错?不对不对,一定哪里弄错了……”

  疾刃武者看罗索念念叨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里,叹了口气打断他。“罗索大人,你有什么对策吗?”

  “哎呀,是啊。因为你们的情况实在太让人惊讶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查阅一下资料才行。”罗索爽朗笑道,“那么说回核心通道吧。七塔已经覆灭的现在,再用老方法封印核心通道不太可能了,所以领导者们希望你们回溯到过去的某个节点,从德布利安的研究所里找到关闭核心通道的方法。因为你们看,这个通道也是德布利安搞出来的嘛。”

  “你带来的消息也挺让人惊讶的,咳咳咳。”格雷夫玩味地对某个方向说道,“那个地方某些人应该熟悉。”

  “不对,不对!”末日毁灭者气愤地砸了一下嘴,“那个地方的书籍我都看过了,所有的信息在艾丽阿诺德时已经全部……!”

  “喔,居然真的有去过德布利安图书馆的人?”罗索惊讶地张开嘴,“说不定那个地方也有密道呢,德布利安的研究所就有。”

  “那我们应该先找黑暗艾尔还是先去图书馆?”不朽之王也头疼了。“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这次也要兵分两路吗?”

  “黑暗艾尔?啊,你们还不知道吗?”罗索笑眯眯道,“你们现在就正在黑暗艾尔的“梦境”之中哦。”

  这回艾尔搜查队是真的被吓住了,一个个瞪圆了眼睛看着语出惊人的火之领导者。格雷夫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背着手,说道:“你这么快就揭晓答案了,我还想看看他们有没有人能猜出来……咳咳。”

  “你是这样喜欢吊人胃口的家伙吗?”罗索笑容里多了几分轻蔑,“那我可最讨厌你这种人了。”

  “被火之领导者喜欢,咳咳,这可担待不起。”

  “等会儿,格雷夫,黑暗艾尔到底怎么回事?”帝国之剑已经对打断这种无意义的吵嘴经验十足。

  “咳咳,让那个喜欢直来直往的人说吧,我今天已经说的够多了。我可不是你们的导游,咳咳。”

  众人又将求助的视线转向罗索。

  “这我不太清楚,但现在黑暗艾尔不在魔界……应该是从扭曲的赫尼尔黑洞里掉下去了。哎呀哎呀,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嘛,魔族小姑娘。”罗索看艾尔搜查队神情沮丧,不禁露出兴味盎然的表情,“魔界没了黑暗艾尔也许会崩溃,但现在……与其说是运气好,不如说是它在召唤你们。”

  “黑暗艾尔……呃,希望我们怎么做?”不朽之王措辞卡壳了一下。

  罗索摇头。“我不知道,这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索。……啊,我差不多该回去了,能说的话我都已经告诉你们了。”

  “等一下,罗索大人!”毘天突然挽留道。

  “怎么了?”

  “请问……”毘天低头绞着飘带。艾尔搜查队互相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我们的同伴……艾尔之力,如果受到了黑暗艾尔的污染,有没有办法让它们复原?”

  “……呀,你们总能提出一些让人惊讶的问题呢。”

  罗索咧着嘴角,笑了,对毘天说道,“艾尔和黑暗艾尔既然为共生,不存在污染与否的问题。只是看你从两种力量中选择使用哪一种,更适应哪一种而已。我们接受着艾里奥斯的艾尔之力长大,对黑暗艾尔的力量当然会产生排斥。如果实在觉得痛苦的话……”罗索变戏法似的,拳头握住再张开,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小盒子。“这里面存放着四个能吸收黑暗艾尔之力的碎片,引诱对方使用艾尔之力,它就会吸收这股力量。至于使用几次能让污染完全消失,这就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了。”

  毘天接过盒子,紧紧地握住了它,对罗索弯下腰。“谢谢您,火之领导者。”

 

  “火之领导者,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道别之前,惩戒魔君悄悄跟上罗索。“黑暗艾尔,以及赫尼尔的知识在艾里奥斯是被封锁的。你为什么会了解这么多?”

  “哈哈,觉得可疑吗?”罗素说道。

  “咦……!不是,朕只是有点好奇。”惩戒魔君尴尬地解释道。

  “这个样子的,本图斯不是提前苏醒跟踪了赫尼尔教团很久吗?”罗索说,“你就当我也是这样吧。我得回去了。”

  “那……再见了,火之领导者。”惩戒魔君说道。

 

  “又一个说悄悄话的家伙回来了,咳咳。”末日毁灭者调侃。

  罗索与格雷夫一同钻进时空裂缝离开了,现在只剩下艾尔搜查队还留在这个空间里。

  帝国骑士仰头望向天空燃烧的太阳。虽然在燃烧,但就如同纸上画的太阳再逼真也还原不了其发出的强光一样,太阳并没有起到它照耀万物的职责,场景中的颜色像一开始就被设定好的那样。

  “总之先探索一下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帝国骑士给伙伴们打气道:“在找黑暗艾尔方面,现在是我们领先。”

  “好——!黑暗艾尔,到底梦到了些什么呢,”不朽之王跃跃欲试,“让我们来看看吧!”


TBC



《杀死我的英雄/kill my hero》 11

 

 

  我看见一切源始与终末。

 

C11.巨大与渺小的梦

 

  艾尔搜查队选定了远处最高的建筑作为目标走着,在前方遇见了一个人。

  说是人或许不太合适,那是一个由白色的光组成的人形。人形四肢修长,长而卷的头发垫在身下,下巴尖削,脸的轮廓则陷在鬓发弧度中,与其连成一体。她穿着下摆撒开的鱼尾连衣裙,肩上披着披风,躺在地上,似乎在沉睡。

  “那个东西看起来好像艾尔的意志啊。”以太贤者一只脚往后支撑,好让上身能探出去一些,怯怯地打量着。

  “你们在说什么?”帝国骑士一头雾水。

  “艾索德被困巨大艾尔的时候,我们曾与艾尔意志战斗过。”疾刃武者双手抱臂,眼神飘忽了一会儿,“与我们内心投影出的艾尔之力战斗更恰当。”

  “哦……”不朽之王似懂非懂,“也就是说我们也需要与她战斗。”

  “她也是艾尔之力。但与我们遇到的艾尔意志,性质不同。”混沌女王道。

 

  说话间,人形侧面可见的长睫毛往额头方向移动了一小点,接着她坐了起来——她的一半坐了起来。

  “咿——!”幻化魔仙和以太贤者光速躲进帝国骑士背后。

  人形悠悠舒展腰身,曲线姣好的腰身从侧面看赏心悦目,然而当她转过脸面对艾尔搜查队,从身体中间竖向切割的半身将一切变得诡谲起来。帝国骑士有些瑟缩,不禁庆幸这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一半人形发现了艾尔搜查队,并向他们走过来,而余留在地上的半身突然抽搐了几下,变成一只四条腿的巨型怪物,扑向人形。

  搜查队纷纷拿住武器准备阻止怪物,然而巨兽体型过于庞大,只一个飞扑就扑到了人形上空。人形依旧慢悠悠地走着,一边走一边把手放在心脏上,脸孔始终朝向艾尔搜查队,好似对一切危机都没有感知。不朽之王着急地喊她躲开,最后巨兽还是压向了她的头顶。

  碰到半边人形的一刻,巨兽却忽然消失了,所有向它攻击的魔法都扑了空。人形终于走到艾尔搜查队——走到帝国骑士面前,把放置于心口的手在他面前展开。

  柔荑托捧的,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半边人形做出这个动作之后便瘫软地往地上跪倒,此时巨兽再次出现,它从艾尔搜查队身后越过他们,与半边人形融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形。

  最后的场景是,恢复完整的女人站在苍白的烈日下,所有人眼前一黑。


-----------------------------------------


  没了,第十一章没时间写了。以下是我对于艾尔剧情发展的一点猜想,不知道等我回来的时候KOG是不是已经更新了99+的主线,所以就不卖关子了,直接把我所有的伏笔都放上来,坐等KOG打脸。如果考研回来还继续写这篇文,我就把我剧透自己的这段给删掉kira

  黑暗艾尔这个梦境完整暗示了伊利亚和赫尼尔的关系以及这个世界运行的根源机制,赫尼尔和伊利亚为一个神的两面,并且不会同时苏醒,伊利亚苏醒时赫尼尔沉睡,赫尼尔时空由一只巨兽维持,这只巨兽的职能是吞噬时空扭曲维持赫尼尔,但是巨兽本身并没有足够的心智,赫尼尔便又选了人作为管理者,在赫尼尔和物质界之间把关。

  伊利亚创造出物质界之后,物质界尚没有生灵,伊利亚的侍女以实玛丽非常珍视这个世界,于是降下艾尔水晶给艾里奥斯带去了生命。这个艾尔水晶,是伊利亚的心脏,伊利亚让以实玛丽取走她的心脏给予自己创造的物质界福祉。

  赫尼尔教团曾是七塔的一员,那个时候还不叫赫尼尔教团,叫什么暂时不管我没想好(。他们肩负着守护太初艾尔的使命。

  七塔内部一直有分以侍奉艾尔为使命一派和以人的力量超越艾尔一派,并且侍奉艾尔派一直是绝对优势的多数派。德布利安加入之后,人定胜天派终于有了与侍奉艾尔派抗衡的能力,启动了谋划已久的关于艾尔和赫尼尔的研究,由前赫尼尔教团和德布利安两方共同主持。前教团利用太初艾尔的力量进行研究,终于在某一次实验中意外打开了赫尼尔时空的中心通道,这个时候德布利安才知道自己被忽悠了。德布利安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优于艾尔的人的智慧的结晶,就是纳斯德,而前教团的目的同样是人定胜天,他们企图集齐黑暗艾尔和艾尔水晶,利用核心通道涌出的赫尼尔力量创世——获得等同于造物主伊利亚的权能。

  德布利安认为这样的举动太危险了,事实上确实是,人类尚达不到神那样的约束力(玄学意味),从核心通道涌出的赫尼尔力量对艾里奥斯来说是毁灭性的。核心通道的开启彻底惊动了七塔,在德布利安退出合作之后,七塔马上回收了前教团世代守护的太初艾尔移交给水龙守护,封锁知识并将前教团放逐。七塔杜撰出了“赫尼尔教团”这个名词,赋予它各种罪行和恶名,说他们“企图破坏艾尔水晶”“给世界带来灾难”(实际上这部分不算杜撰),以确保赫尼尔的真相被永远埋藏。

  被放逐的“赫尼尔教团”,一部分不甘自己的梦想被否定,还在寻找机会回到艾里奥斯继续研究;另一部分被长久的流亡生活折磨得痛苦不堪,偶然遇见了赫尼尔扭曲吞噬物质的景象(等等,由于他们之前做的是赫尼尔的研究,对于赫尼尔的东西总怀有那么些模糊的感情),视为神迹,开始信奉暗之赫尼尔为自己的神。赫农是哪一派,反正他已经死了我也不想纠结了(。

  和平一直维持到艾尔水晶爆炸。因为艾尔水晶的爆炸,光之伊利亚沉睡了,以实玛丽代替她维持了艾里奥斯的艾尔(其实就是用自己的心脏去替伊利亚),所以艾尔爆炸之后艾因听不见以实玛丽的声音,那个时候以实玛丽已经失去了主人格为维持艾里奥斯而存在。同时外部世界,也就是里层根源世界进入暗之赫尼尔统治时期,这也是为什么这段时间内赫尼尔力量都较为稳定的原因。巨大艾尔复原之后赫尼尔时空力量变得暴躁,一方面是因为赫尼尔教团那边的手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随着艾尔复原光之伊利亚苏醒,赫尼尔时空再次变为赫尼尔巨兽管理。

伊利亚虽然苏醒,但是艾尔水晶的核心依旧由以实玛丽的心脏来维持,所以艾因的所属权转移到光之伊利亚手下。


世界观补完就这么多。

两队人的相遇对赫尼尔时空是真实有影响的,它是一个人为的对赫尼尔的扭曲,会招来以扭曲为食的赫尼尔巨兽。并且这个影响会成为后期走向的一个小要素kira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