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四月征文】Answer(意义不明·完结)

★本文BMCE【真·冷cp
★想表达的东西很多但是都没有表达出来
★……没了


 Answer。
  给我的回答。

  ——足以媲美的人。 






  暗无天日的纳斯德核心研究室,机械运转的嗡嗡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冷色的灯光照得培养罐中透明的液体泛着冷冷的蓝色。

  创造漠然的站在一旁,看着粗糙的机器人扯着各种各样的管子四处劳作。这里是她一手建设起来的地方,也是她共存的庆典日时苏醒的地方,然而她此时却对这里的一切感到陌生。

  记忆是一片空白。

  数据丢失了。

  一双大手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睛,常年握刀使得手上布满了老茧,粗糙却因为饱经沧桑而显得温暖。

  “找不到了?”

  成熟磁性的男声自后上方传来,创造闭上了眼睛靠在来者胸膛:“这里我还记得的。”

  是啊,你曾经无数次和我说起过这个地方。 

-- 

  共存的庆典日,我收到这股能量而苏醒,并将能量注入到核心内企图复苏其他同类,或者创造出新的纳斯德。

  这段记忆明明没过多久,在脑海里却变得模糊不清了。

  后来为什么没能成功呢?

  啊,对了,我辛苦建设起来的这一切,都被那个只会打架的红头发野蛮人给毁掉了。

  之后的数据便都是些模模糊糊的片段。比如红头发的野蛮人说要做朋友的事,比如紫头发的小矮子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说的事,比如绿头发的精灵女人恶趣味的事,比如黄头发的小男孩说伊芙大人绝对可以做到的,比如黑发长枪的小鬼说让我成为你们的伙伴的事。

  现在的大家早已不是那时候的样子了。野蛮人成为了可靠的骑士,小矮子获得了黑暗的力量,精灵女人担任了王国的守护者,长枪小鬼继承了家中的武学奥义。

  于是便连最后的记忆也开始陌生了。

  那么,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离开呢?

  兴许是还留恋着什么吧。

  数据丢失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连思考的能力也一并失去了一样对身边的人恶语相向。唯一一个——没错,当时真的好想杀了他,那个黑色短发皮肤很黑,脸上还有一道刀疤的男人居然打了她一巴掌。

  “不过是受到我族眷顾的残缺品,竟敢如此冒犯女王……!”


  其他人都吓呆了在一旁不知所措。这个男人……是叫狂锋吧,真是放肆,明明身体大部分被改造成了纳斯德,还真下的去手。被打的左脸火辣辣的疼,但是心里却比这疼一万倍,本应只属于人类的感情把思维空间都填满了。

  失去了记忆的话,复兴纳斯德种族的任务怎么办?我该……从头开始吗?

  狂锋看见创造站在那里进入了神游状态,不禁握紧了拳头。第一次遇见伊芙的时候,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就被说了一句“残次品”,如今这副模样,当真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醒了?”一句话把创造拉回了现实。创造低头不说话。

  狂锋无奈地叹了口气:“去找找吧。” 

  “……”

  “虽然找不到也没关系就是了。”

  “你……!”

  “哈哈。”

  狂锋笑起来很温柔,下眼脸微微上弯,连带刀削般的五官也一起柔和起来。创造一瞬间觉得,这个人好像不只是“曾经的同伴”这么简单。

  “嗯……找找看吧。”


  只有他可以做的事,只有他可以说出的话,只有他不会把我当做“普通人”。只是这一点,于我而言就是特别的。

  创造在实验中不小心弄坏的器皿,狂锋可以无奈地抱怨却麻利的帮她收拾。创造系统的定期维护,狂锋可以守在她身边。属于纳斯德的复仇之心,也只有狂锋可以在不赞同的情况下全盘接受。狂锋伸出的手托起创造的手半带自嘲的说女王陛下,创造冷哼一身却漾起微笑。

  艾索德说你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爱莎说你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蕾娜说伊芙酱不要老是板着脸嘛笑一个。澄说伊芙大人这么厉害可不要让纳斯德欺负人类啊。艾拉眨着眼睛戳她的脸说伊芙一定要坚持下去。

  平凡的过着幸福的生活,那样的事情我做不到。狂锋轻轻拍了拍创造的背,把她再次脱离现实的意识拉了回来。

  “记得……就好。”

  “好吗?”

  “……”这回轮到狂锋不说话了。

  “虽然很难受,不过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吧。”创造仰头看着巨大的玻璃培养皿,曾经被关在那里的人此时握着她的手,将研究室内属于机械的冰冷温度驱散。

  这个属于我们的重生之地,怀着不同的理想,却能以如此亲密的姿态站在一起,互相扶持。

  这种事情还真是奇怪呢。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