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短完】三个雷文的恋爱史(RFLK/BMCE/VCIS/炮灰若干

  在文中被点到名的CP还有格雷夫海伦 RSEM 蕾娜一家 ADD创造 不过都不重要都是炮灰_(:з」∠)_我只是提醒一下有洁癖的孩子。

  如此乡土风味的标题!!

  开头用的旧梗【对不起我实在太喜欢这个梗 后面是新梗 算是我能尽力的最大欢乐程度了_(:з」∠)_

  那么,食用愉快_(:з」∠)_



  高中最后一年,思想传统的末日的妈妈已经开始追问末日在大学中的异性交往情况了,这可谓是给了末日当头一棒。


  啊,我这几年混的还不错吧,有个开朗(天然黑)的女同学和我聊得不错(多半是我在被损),有个冷静(三无)的富家小姐时不时会询问我一些问题(脱离宇宙范围的问题),还有一个温柔(内心卧槽)的低年级学妹成天找理由往我宿舍跑(为了从我宿舍里搜刮出本的素材)。

  忽略掉括号里的东西,末日大学这几年真是过得风生水起人生赢家,可末日的老妈一阵见血:“有没有稳定的交往对象啊?”

  “呃……有、有的。”还真的有。

  “是个怎样的女孩?”

  “呃……诚实勇敢,有点孩子气,冷静而且很能干……”忽略掉老妈提问的某两个字眼,末日把交往对象的优点倒背如流的说给了母亲听。

  “那就好,”电话那头母亲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今天晚上让我和她通一通电话吧。”

  “……好。”

  综上所述,在被女同学纷纷以看热闹的心态拒绝了以后末日无奈找到了同宿舍的好友司令和狂锋,理由为“我还没有想到怎么和老妈交代领骑的事啊啊啊啊啊”向另外两人求助。

  夜黑,风高,杀人夜。

  灯光,小桌,斗地主。

  “所以,兄弟们快出点主意帮我度过这个难关。”末日放下一对9盖过司令的一对4,看了看面无波澜的绯焰再看了看手上剩牌最多的地主锋刃

  “和她说吧。”锋刃言简意赅,放下一对K。

  “逃不掉的。”轮到绯焰了,绯焰发表了意见后示意他不出。

  “靠!”末日盯着自己手上的最后一张牌仿佛要把它烧出一个窟窿,使劲摇头,“我认真的!老妈一定会超生气的!”

  “三带对,我赢了。”锋刃把手上的牌一口气扔下。在末日“今晚第十六次!不科学!锋刃你一定出老千了!”的哀嚎下,绯焰非常语重心长的开口:“你看这么瞒下去也不是办法,你要是决定和领骑在一起的话总有一天要让你妈知道的,如果你只是为了和领骑玩玩不想让她知道我劝你趁着这个机会和领骑分手吧趁着事情还没有往不可挽回的方向发展……”

  绯艳的长篇大论听得末日一愣一愣的,锋刃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坦白从严,抗拒枪毙。”

  “奏凯,人生赢家不要来拍我的肩膀好吗会传染病毒的。”

  末日所指的当然就是创造一事。名震E高中的学生会长,天生丽质,雍容华贵,气质凛然,家世显赫,德智体美兼优,集呆萌和腹黑于一身,素手一挥天下太平,所到之处皆为王土,除了平原一般的身材让人叹息之外,是E高当之无愧的女王大人。

  然而这个犹如小LULI笔下走出的玛丽苏一般的女子,竟然公然追求锋刃两个月之久,在E高曾掀起了一股赌注潮流。是平民少年禁不住攻势而沦陷?还是贵族小姐苦求无果最终放弃?两人的感情到底是为何而生?其中流言四起连霸校刊头版,力压校长格雷夫与小卖部老板海伦的绯闻和IP是男人的爆炸消息成为E高当之无愧的年终大事件TOP1。

  当后知后觉的末日从绯焰口中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这又是哪部动画的梗?”


  “屁,老子早就戒了。”

  那时锋刃和创造已经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说在一起……其实也不对,只是创造那边发生了点事情我要帮帮她而已。”当事人之一锋刃如是说。

  “……”当事人之一创造沉默的别过头,垂下眼帘的微笑怎么看都有几分害羞的味道。

  “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就算符文和元素姐姐旧情复燃我也不会再相信了!!”当事人……见证人之一次元抱头痛哭,“明明元素姐姐告诉我锋刃和末日才是一对的!怎么可能!?”

  虽然有人议论锋刃是被创造包养的,不过在锋刃打跑了从国外留学回来骚扰创造的ADD之后就再没人敢说这事。

  回忆到这里,末日再次头疼起来。

  “该怎么和老妈说……”

  这时绯焰的电话响了。

  “喂喂喂?绯焰吗?”那边传来风行的声音,“你们那里……貌似有少年在为恋爱而烦恼哦?”

  被这句话猛的刺激到的绯焰跨步走向床边向对面的女生宿舍楼望去——暂且不提这充满了教导主任班德斯个人爱好的宿舍布局,绯焰看见风行正拿着望远镜往这边张望,看见绯焰还挥了挥手。

  “末日怎……守护你太重了啦!夜巡!你在我衣柜前做什么!”

  一阵嘈杂之后电话被挂断了。绯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回头对依旧搞不清楚状况的末日说:“舍管来了,快收拾好!”

  三人立刻手忙脚乱的把扑克牌往抽屉里一扫,关好灯飞快的爬上了自己的床。

  有规律的脚步声从宿舍门口经过之后,末日小声的抗议:“把希望寄托于你们的我真是个傻子。”

  回答他的只有锋刃规律的呼吸声和绯焰的手机震动。绯焰解锁屏幕,跳出来的是无尽每天晚上都会发来的晚安短信。

  无尽起初对这件事相当抗拒,但是被绯焰说你不发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睡觉啊,要是我睡着了没人陪你岂不是很寂寞。

  “我根本不在学校住好吗?!谁管你啊!”

  结果还是会乖乖的每天发来。

  【今天作业很多,现在说晚安已经有点晚了吧,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要是吵醒你的话还真是

  太棒了。】

  多大仇。绯焰默默腹诽继续往下看。

  【我是无所谓做不做作业啦,不过要是再欠作业那个凶巴巴的老师就要打电话告家长了,为了保住我的PSP还是得写。】

  【你今天下午怎么跑那么快,我到你教室找你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

  【作为惩罚明天的作业就全部交给你了。】

  【不接受反对意见。】

  【那么,晚安。】

  这小鬼今天怎么这么温柔,一定是写作业真的太累了吧。绯焰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回给他坏脾气的恋人:【严格点好,省得你到外面瞎捣乱。虽然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不过等PSP被缴的时候记得要在我怀里哭哟。】

  【晚安。】

  道过晚安后绯焰安心的翻了个身准备睡觉。

  过了许久,在绯焰快要沉入梦境的时候,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无尽言简意赅的表达了他对绯焰的看法。

  【混蛋。】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