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oppelganger-理想世界(全架空 内部消化 无第三分支【一】

  自攻自受,无第三分支。由于剧情为重,有些CP的感情线会有点模糊不清,加上是清水我就不打攻受了。

  但是请允许我喊一句LPMM万岁【你


-


C0-序

  从浑浑噩噩的状态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那个人”在一起。

  和自己相同的长相,装扮却天差地别;有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特长,却羡慕着自己所有的东西;明明拥抱起来那样的真实,旁人却——看不到ta的存在。


C1-群像0

  在那之前是漫长的战/争。

  从战/争中幸存的人们,建立起了名为“结晶”的系统。为了使人们不再因为社会问题引发动乱,稳定社会秩序,将16岁之后的孩子进行“能力评定”,分为F~SS级。根据他们不同的评级决定他们未来的走向

  无能者服从有能者,便是这个社会的秩序。依靠这样高度完善的体/制,人类短短二十年便修复了战/争带来的创伤。同时,体/制的弊端也逐渐显露出来……



  RS又梦见以前的事了。警/察突入红灯区的那晚,刚下过雨,难得的空气清新。带队的BM指挥着各个“酒吧”的人员疏散。“酒吧”的老板叫骂不止,被卖到“酒吧”的少年少女们则欢呼雀跃。RS一边为自己终于恢复自由之身感到高兴,一边寻找着那个扎着马尾的红发少女

  梦境在对上BM眼神的刹那,被LK手机来电提示打破了。正想着LK怎么不带手机出门的RS在接起电话的瞬间清醒过来。

  “LK吗,到GA家来一趟——她死了。”



  “什么啊,明明是个E级而已,居然会得到比赛优胜?”
  “哈哈,怎么可能!”
  “喂,你是盗/窃了别人的作品吧?”
  “真是恶心呢,为了证明自己居然去偷别人的东西。”

  VP抱着奖杯沉默不语。

  已经习惯了吧,无论怎么努力都会被轻视的生活。

  “她还死不承认呢!”
  “滚出我们班!你这个小偷!”

  就算是靠自己实力赢得的比赛,到头来都会被怀疑是盗/窃。

  辩解也是毫无用处的显得自己心虚而已。

  “VP啊,我知道你被评为E级很不甘心,但你不能……”
  “这样你又能得到什么!”

  连父母都这样说,只因为我是“E”级。

  “说完了么?”VP许久之后终于开口问道。一边在滔滔不绝希望女儿“改邪归正”的父母面面相觑没了下文。VP也不等他们回应,径直走向自己房间。

  锁上房门的下一秒,VP的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掉落,靠着门滑座在地上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E级的我……也不是什么都做不到啊……”
  “不就是个……等级评定……算什么东西……

  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中,有一个声音插进来:“VP……

  VP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抬起头,看见的是两股辫子搭在胸前,温柔笑着向自己走来的,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

  “VP酱绝对没有盗/窃呢,VP酱做的很好。这个奖杯,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不是吗?”

  “EM……”

  “不要哭了,VP酱。笑着面对困难的才是VP酱啊。”EM蹲下来与VP平视。

  VP终于忍不住扑到EM怀里大哭起来。



  “行啊。”男人揪起BH的衣服,斜视她身后怯怯生生的女孩,“让她钻过我们哥们的裤/裆,保护费就一笔勾销。”

  他说:“反正强者保护弱者,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要弱者足够服从——”

  GM站在男子背后一段距离,与BH对视,那眼神中所表达的BH看得一清二楚。BH冷哼一声,一把推开刚才还盛气凌人揪着她衣领质问的人,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一拳打掉了他的牙齿。

  男人捂着脸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的退开几步,随即反应过来,又换上了正经的嘴脸嘲讽道:“只要弱者足够服从,我们就能保护你们不受伤害。”

  他缺掉的门牙和血流不止的鼻子让他这幅样子显得十分可笑。

  “什么狗/屁保护弱者,你们根本是强/盗!”BH愤愤的挥了挥拳头以示威胁,身后扯着她衣服的小女孩也猛地点头。

  “那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是最懂这里的规矩的吗?”

  男人说:“你这个E级。”

  BH瞳孔猛地放大,怒火一下就烧尽了理智。

  身后传来女孩惊恐的惨叫。



  DC合上资料,故作轻松的笑道:“疾病开始蔓延了。



  LK赶到时现场已经封锁完毕。他出示了警/员证后告诉RS在封锁线外等候,自己走进了GA家中。

  GA原来和BMLK是一个警/队的,也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及腰的青柠色长发,成熟温柔的笑容,知性腹黑的性格,虽然长得十分美丽,一眼看过去却是身材比容貌更抢眼的女子,能力评级还是极高的“S”。GA无论在警/局内还是警/局外都受欢迎到了成立粉丝俱乐部的程度。

  但是自从某次追/捕案件大获成功后,GA精神恍惚的次数开始增多,且越来越严重,经常要人用力摇晃才能恢复神智。警/队的人都很担心她的状况,GA也不推辞,请了年假在家休养。

  刚开始,GA和BMLK还常有来往。随着BMLK变得忙碌,GA基本上已经和外界断绝了联系。

  再见面时,面对的居然是女子已无生气的面容。


  “已经检查过了。”BM把记录递给LK看,“家里没有入/侵痕迹,唯一有过打斗迹象的地方和死者身上都没有他人的指纹。”

  LK抿嘴:“GA的邻居怎么说?”

  BM顿了顿,接道:“这个星期都没有出门。”

  “……”LK不说话了,安心看已有的调查结果。

  RF走过来对BM说:“枕头上的湿痕和血迹、GA身上的血迹、打泼在地上的水和杯子已经送回警局,暂时疑点就这么多。”

  BM点点头:“你先跟他们回去吧,别耽误了。”

  RF答应下来:“有什么新发现及时回报。”

  “好。”BM答道,“注意休息,你昨天给第三队写了一晚上的鉴定报告了。”

  RF耸耸肩:“为了报答他们上次帮了你,我也不想欠他们人情。”特别是LP那个欠揍的小子。

  暂定了接下来的行程后,RF准备跟着运送证/物的车回警/局了。临走时隐约听到BM疑惑地说:“真是少见的症状。”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