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oppelganger-理想世界(全架空 内部消化 无第三分支【二】

C2-艾索德01

  高耸入云,世界中心。 从宫殿般宽阔的一层接待大厅到九十九层单间瞭望台,高强度的新型材料覆盖了整个塔身。 “结晶巨塔”作为整个城市的标志,也是“结晶”系统的核心,矗立在这座城市最繁忙的地方。

  “你知道‘二重身’吗?”MM问在柜台敲击键盘的少女。

  “挺冷门的。”白发少女回答。

  MM笑笑不再接话。



  DC从书店出来天已经黑得差不多。暗暗咋舌巨大藏书室的暗无天日昼夜不分,DC小跑着向警/局前进。

  临时出入证让DC不是很费力就进了警/局。国家级心理研究者的身份在某些时候出乎意料的好用,DC不禁赞赏起自己出来之前申请了通行证的先见之明。

  DC此行的目的,是结晶本市第一刑/警/队刚接手的案子。

  但是DC得意了一会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无奈之下决定找正迎面走来的人问路。

  不过,已有人抢先一步。

  “打扰一下,这位警/察小哥,”一个人拦住了那个路过的警/察问道,“请问一队的办公室在哪里?”

  那人所展现的是心理学理论上最能让人放松戒心的微笑,最无懈可击的社交辞令。 DC在远处看着,不禁皱了皱眉。

  问话的青年白色微卷长发扎成马尾,穿着黑色的正装,外面却套了一件科研工作者一样的白色长外套。而那边被拦下的白发青年有着凌乱的短发,穿着警/服,三白眼中毫不掩饰的不耐烦让他看起来不像是这里工作的清洁工门卫警/察任何一人,倒像是街头闹事被抓来受训的。警/察瞥了青年一眼,答道:“303,现在下班了。”

  听到“下班了”这三个字,DC直奔三楼。


  得到了答案的MM并不着急上楼,而是继续笑着打量LP。

  就在LP快要失去耐心时,MM道了声“谢谢”便走上楼去。LP目送他消失在楼梯拐角,良久,才转过身自言自语道:“笑得真恶心。”



xxxx年x月x日 晴

  如果这是一场梦该多好。
  最后的亲人……居然因为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而死。
  会温柔呼唤我名字的那个声音已经不在了。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因为“结晶”许诺给我们的,是一个绝对平等的世界。

  也有想过失去了亲人的我以后该怎么办,幸好有她陪着我。

  不知道她是怎么来的,不过有着那样温暖微笑的她,一定不是什么坏人。

  虽然这么说有些难为情。

  好像只要两人在一起,就能这样到永远。

  有她一个人陪伴我就足够。



  RS被LK拉来找工作时又开始走神,想到之前还在“酒吧”的那段日子。

  夜幕降临,“酒吧”的夜晚特别服务也开始营业。RS听到楼下老板叫自己下楼接客的声音,胡乱抹了把脸就从二楼房间窗户直接跳了下去,从后门掩人耳目地走进酒吧,张望着寻找那一抹身影。

  “ELS,这边!”

  听到特殊的称呼,RS马上向声音的来源跑去。

  呼唤RS的是一个少女。少女红色的长发用发绳整齐地束起一个马尾,穿着中性的服装,声音有些不自然的低沉,面瘫着一张脸。她有着与RS相似的五官和同样的红色眼睛,年龄也与RS相仿,乍一看和RS就像同一个人。

  “爱丽,今天也是这么准时啊。”RS坐在少女对面笑道。

  少女是从两个月前开始每晚定时来这里的。“酒吧”的商品不限男女,顾客自然也各色都有。“但是像她这么不解风情的顾客我还是第一次见”老板这样总结道,钱还是一样的收,每次看见少女来都热情的招呼巴不得少女多点几个。

  奈何面瘫的人总是多痴情,少女连续两个月和上了闹钟似的定点光临总是只点RS一个,老板也毫无办法。

  当然她的目的,也绝不只是为了消遣。

  “情报收集完成,人员也部署好了。”爱丽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直入正题,“半小时后,抓/捕行动就开始。”

  “这么快?”RS打趣道,“我还以为我们还能这样下去一段时间呢。”

  “你……”爱丽看着他,欲言又止,“不想离开这里吗?”

  “怎么可能。”RS垂下眼帘回答得很干脆。“不然我怎么会一直提供这里的情报给你呢。我啊,从被卖到这里来的一开始,就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这里。”

  爱丽长舒一口气,说道:“放心吧,今天晚上一切就结束了。”

  听到爱丽肯定的回答,RS在放心的同时又开始了别的担心:“……你在哪个警/队?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少女给了他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我们会再见的。”

  RS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半个小时一到,随着外围客人吵吵嚷嚷的脏话,骚乱开始了。爱丽站起来打开通讯器,小声地报告自己所在的地点,转头对RS道:“等会警/方的人进来,你跟着那个脸上有伤疤的黑头发男人走,不用管我。”说完便从后门跑了出去。

  RS想去追她,却被大门的骚动转移了注意力。

  一大队警/察强行破门而入。“酒吧”老板骂骂咧咧,顾客四处逃窜,被卖到这里的少年少女们不知所措,场面一片混乱。

  被流动的人群撞到RS才猛然醒悟过来。再追出去的时候,已经连爱丽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RS心中有些失落。


  总算是平息了骚动,警/察开始清点人数。“商品”中有一些年龄比较小的因为成长环境不正常,没有进行等级鉴定,需要警/方组织好进行鉴定后再由政府安排工作。RS就是其中之一。

  跟着大部队走的RS隐约看见了一个人把红色长发取下来,露出了乱翘的红色短发。正打算看得更清楚些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你是RS?”

  RS抬头。男人个子很高,有着干练的黑色短发和锐利的黄色眼睛,脸上还有一道疤痕。RS一边想这就是爱丽要我找的人了吧,一边回答道:“我是。”

  BM打量着RS,说:“你单独留下来,一会跟我回警局。”

  RS惊讶道:“不直接去鉴定吗?”

  “当然不,”另一个声音插进来,“你以后就跟着我行动。”

  RS循着声音看去,那红色短发的少年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人。RS试探性地问:“……爱丽?”

  LK难得的一笑:“是的。”

  RS差点想当场扑到他身上去。


  “RS?喂喂RS?”

  “什……诶?”

  LK用力拍拍RS的肩膀,把RS从神游状态打醒。

  “在想什么?”LK问他。

  “啊……不,没什么。”RS慌忙答道,“对了,工作的事情……”

  LK无奈地说:“你老走神可不行啊,又不是我找工作。”

  “好好。”RS自知理亏地吐舌头,忽然问道:“其实等级鉴定之后‘结晶’会帮我安排好工作的啊,为什么不让我鉴定呢?”

  “那是因为……”

  LK刚想解释,目光越过RS的肩膀看到了一个紫发少女倒在地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