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N十雷】百年之约

  给我的初心CP。十字雷神,至死不渝。

  退谷多年的老咸鱼,很多东西都记不得了,新出的东西也不太了解……记不得的东西都架空了,私设成堆掂量着看看就好【其实并没有多少。说到底我为什么一定要DN啊?

  我想说虽然是十雷但是十雷的互动真的好·少·啊!发糖这种东西超苦手!!本来不想煽情的结果还是不煽情没法谈恋爱的恶心状态……其实十字之所以这么恶心也是个伏笔,不多说静静感受【

  分成两天来写的,故事节奏很奇怪。

  十字军尤莱亚×雷神安斯艾尔

  雷神安斯艾尔在铁匠铺里就听见外面噼里啪啦雨打房檐的声音,看起来是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他把修好的盾牌固定在魔杖的同一侧,在门口晃了几圈,最终还是决定拿盾牌勉强挡着跑回家。

  离开了铁匠铺,雨落的声音轻了不少,雷神耳朵里充斥着自己的靴子踏在地面的声音。跑过一处小商铺前时,雷神没注意地上有个浅浅的水坑,直接就踩了进去。

  冲击力溅起了不小的水花,沾湿了旁边女人的裙摆。雷神因为惯性向前跑了好几步才刹住脚步,刚想回头道歉时,刚才站在那里的人已经不见了。

  雷神觉得奇怪,想多看几眼,雨却忽然变得比之前更急,似乎在催促他不要逗留。

  雷神打开家门,壁炉里已经生起了火。心里讶异道这种天气怎么也不至于点燃壁炉,雷神把盾牌放在置物柜里后听到了火舞的声音。

  火舞赛琳娜——他从小到大的朋友、暂时的同住人从房间里走出来。

  “艾斯,你回来了?”火舞惊讶道,“冒雨回来的?”

  “嗯。”

  “快去换衣服,别着凉了。”

  “盾牌挡着雨,没怎么湿。”

  “别嘴硬,你那盾牌才多大点?快去换衣服。”

  雷神脱下湿掉的外套,如火舞所说,里面的衣服也基本上湿了,只有贴近盾牌的头发是干的。

  察觉到雷神的郁闷,火舞毫无形象地笑起来:“都说了不管用的,快去换衣服啦!”

  “……好。”想了一下接下来似乎没什么要紧的行程,雷神乖乖地回房间换衣服了。

  等他换好衣服走出来,正看见火舞坐在壁炉旁,守着驾着衣服的三把椅子在帮他烘干。

  换了干爽的衣服之后,雷神的心情也稍稍变得轻松了些。他站在壁炉前,和火舞讨论今天晚饭吃什么。

  “唉……只有这个时候才想到莉法的好。”火舞讨论着,忽然发出一声感叹。

  雷神微微侧目。

  火舞口中总是念叨着的“莉法”,据她所说是她之前的同居人,名字叫莉瓦亚姗。莉瓦亚姗是火舞在佩奥里斯塔的导师,之前火舞一直住在她的家里。据说她已经一百多岁了还是一副少女的样子,雷神对她挺好奇的,火舞也就不断地给他讲莉瓦亚姗的故事,温柔漂亮,家务全能,战斗力爆表等等。故事末了,雷神就问火舞为什么要搬出来,什么时候带他见一见这个被她夸上天的导师,火舞总是不好意思地摸摸脸:“因为总呆在她那里总不太好……她是结过婚的,但是我从没见过她登记的那个人,我怕是因为我……再说,我来陪你你不开心嘛。”

  “你就不怕打扰我?”雷神斜了她一眼,“有你在这里,我都不能带女朋友回家。”

  “嘿嘿,等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再说吧。”

  其实雷神是有喜欢的人的。

  他第一次看见那个人是在教堂里祷告的时候。说是祷告,他其实没有那么热烈的对阿尔泰娅的信仰,祷告词也像水流过石板一样令人宁静却无觅踪迹。祷告结束时,雷神与另一双睁开的眼睛对上了。

  鲜艳的红色。

  他鲜红的眼睛半藏在银色的刘海下,高挑结实的体格戴着十字军的徽标,他直直地盯着雷神看,过了一会,他笑了笑转过头去。

  牧师队伍中贵族子弟众多,有奇怪嗜好的也不在少数,雷神的容貌和平凡的出身足以成为他们的猎物。雷神不是第一次撞见这种情形,也从来不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但他就是如此简单地被对方艳丽的眼睛吸引住,祷告结束后努力地寻找着对方的踪迹,询问身边的人甚至记录官他的容貌,一无所获。

  几天之后,当那个人的容貌淡去只剩下瞬间的惊艳时,那个人又出现了。

  雷神刷完副本回来,看见一个眼熟的人站在铁匠铺前。雷神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心脏上,他可以听见自己沉闷的心跳。他走到那个人身边跟他打招呼,那个人也回应他,声音就跟雷神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之后,十字军提出送雷神回家,两人一起往雷神家里走去。

  “我叫尤莱亚,”十字军说。

  “我叫安斯艾尔。你是新来的吗?”雷神问道。

  “我不知道。”

  “不知道?”

  “嗯。”十字军说,“我觉得……我是一直都在这里的,在神圣天堂。但是这几天之前,我完全不记得我做过什么。”

  “失忆?”雷神疑惑。

  十字军很久没有说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雷神的家门口。

  “进来坐坐吧。”雷神说道。

  十字军挑了挑眉,雷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火舞正扶着门往这边看。

  雷神眼角抽了抽,在十字军的微笑中慌忙解释道:“等……她是我的朋友,不是你想的——”

  “那么,我今天先回去了。”十字军笑着推了推他的肩膀。

  雷神没有等到下文有些不甘心,但转念一想,今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也坦然地道别:“好,再见。”

  雷神转身时,十字军的声音淡淡地飘来:“我在等人。”

  雷神下意识地问道:“是……爱人吗?”

  “是。”

  他说。

  “这样一说,”火舞打断了雷神飘远的思绪,“上次送你回来那个十字军,你觉得他怎么样?”

  “我还没说你,你上次做出那副小媳妇样子是什么意思?”雷神想起来就咬牙,她想到要问他觉得十字军怎么样,当初怎么就不怂恿他把十字军带回来看看呢?

  “哎呀,我哪有,我是会做出那种表情的人吗?”火舞笑道,“我是在殷切地盼望你回家做饭呐。

  “你是怕我被哪家的公子哥拐走吧。”

  火舞笑眯眯道:“于是——?那个十字军怎么样,你喜欢他吗?”

  雷神郁闷了:“我看起来像那么容易被拐走的人吗?说到底我从来没中过招吧,你从哪里来的担心啊。”

  “防着点总好嘛。不过……那个十字军,看起来很眼熟。”

  这句话成功吸引了雷神的注意力,他问:“你见过?”

  火舞摇头:“我想不起来。”

  雷神沉吟道:“我也觉得他很熟悉……但不知道在哪见过。”

  “你知道吗艾斯,”火舞晃着头。

  “什么?”

  “你现在就像个暗恋的少女。”

  “……友尽。”

-

  第二天他如期待中的那样遇见了十字军,两人最近都没有任务。十字军提出先去吃早饭,晚点再去接些委托的工作,雷神答应了。

  起初雷神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十字军身上,没有注意两人走到了哪里,一直到十字军在一家店前停下露出疑惑的神情时,雷神才注意到了他们走到了一个绝不可能卖食品的地方。

  “怎么了?”雷神越过十字军宽阔的肩膀看着那家店的招牌——是一家武器店,“你要补充什么装备吗?”

  “没有……”十字军面露尴尬,“我的记忆似乎出错了,我记得这里之前是一家口碑很好的餐馆。

  雷神摇头表示不知道:“我有记忆以来这里就是武器店了。你今年多大?”

  “二十四。”

  “……我也是二十四。这家店装修的未免也太快了。”

  十字军叹了口气。

  雷神以为他因为餐馆拆迁感到遗憾,马上绕到他面前开始自告奋勇:“我知道有一家餐馆,我前天还在那里吃过,味道不错,我们去那里吧。”

  十字军看着他,点了点头。

 

  几乎是两人踏进餐馆的同时,餐馆的老板就热情地扑到了雷神——的面前,站定:“艾斯!”

  “斯洛?”雷神惊讶道,“你今天在这里打工?”

  狂战士斯洛手脚没闲着,拉着雷神就入座了,回头看见了跟在雷神身后的十字军也热情地打招呼:“你好,你是?”

  “我是艾斯的同事,十字军尤莱亚。”十字军答道。

  狂战士露出一口白牙:“十字军啊,怪不得和艾斯一起来呢。”

  “你放什么屁,”雷神用力拍了他的背一下,“这是我前几天认识的同事,他对这边不太熟,我带他来吃饭。”

  雷神巧妙地掩盖了十字军失忆的事实,狂战士又兴致勃勃地凑上来:“你知道在我们冒险家里流传过这样一种说法吗?十字军和雷神是天造地设的组合!可惜现在十字军不比从前了,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我看好你!”

  雷神气急败坏地用桌上的杯子去赌狂战士的嘴,一边小心地观察十字军的反应。狂战士的大嗓门,估计隔着两桌的人都能听到了,雷神恨不能用盾牌把他们全都砸到失忆。

  “别转移话题,你是打算转行了?”雷神凶神恶煞地逼问狂战士。

  “明明是你在转移话题……啊我是说,爷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我只是来代他管理的,过几天就不在了。”

  赶狂战士去上菜之后,雷神都快没有勇气直视十字军了,他干巴巴地解释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你别介意……”

  “没事,挺可爱的。”十字军说。他注意到雷神有点惊讶的眼神,嘴角勾起一个恍惚的微笑:“以前我的同伴也是这么说我和他的。”

  雷神忽然有点胸闷,说不出话来。

  吃完早饭,十字军和雷神准备去下副本,走出一个街口,十字军拉住了雷神。

  雷神被牵住后第一反应是用力反扣住十字军的手,等他惊觉自己的动作想松开手时,却被十字军以同样的力度握紧。他一时间忘记了问十字军什么事。

  “你女朋友?”十字军靠近他说。

  女朋友三个字就像冰块忽然贴上脖子,雷神浑浑噩噩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他看向街边的一个店铺,火舞正站在那里和一个女人说话。

  “她不是我女朋友,”雷神终于有机会反驳了,十字军很配合他地松开手,两人走出街角。

-

  “赛琳娜,早上好。”雷神说。

  火舞听到他的声音,马上转过头来跟他打招呼。等雷神走到两位女士面前时,火舞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导师,冰灵莉瓦亚姗。”

  “你好,莉瓦亚姗小姐。这位是我的朋友……”雷神对冰灵点头行礼,刚想向她们介绍十字军,一回头却发现十字军没有跟上来。

  “怎么了吗?”冰灵问。

  “不……没什么。”雷神稳了稳心神,看着冰灵,忽然想起了几天下雨时发生的事。他跑过水坑时,旁边店铺站的正是这位女士。“说来惭愧,不知您是否还记得。之前下雨的时候弄脏了您的裙子……在那之后我就没有找到您了,也没法帮您把衣服洗干净,实在抱歉。”

  冰灵捂嘴笑道:“原来是你啊……可是那件衣服我已经洗了呢,想要道歉的话,不如来帮我试吃一下新料理如何?”

  雷神有点没反应过来:“抱歉,我已经……”火舞在看不见的地方掐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十分荣幸。”

  火舞这次是搬出去后第一次回来探望导师,雷神也终于得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导师的真面目。冰灵留着及腰的粉色长发,眉眼上描绘的都是最青春的年华,要不是她谈及在佩奥里斯塔带过的几届学徒,雷神完全无法相信她已经是个百岁老人。

  “喂,艾斯,你今早上不是去找那个十字军了吗?”趁着冰灵让她出来拿食材的空档,火舞暗搓搓地捅了雷神一下。

  “我什么都没说好吗。”虽然很想吐槽火舞的脑补功力,但不可否认她说的是事实,雷神只好含糊地答道:“可能有事先走了。”

  “可能?”火舞满脸揶揄,“你们两个走在路上都是个什么状态啊,是不是你光顾着花痴别人连别人说了什么话都不记得?”

  “赛琳娜——”

  “我理解我理解的,毕竟长着那样一张脸,要不是你喜欢他我就要出手了。”

  雷神懒得反驳了:“对,我喜欢他,你别打他主意。”

  这回轮到火舞不知所措了。

  “你……不是吧,来真的?”火舞结巴道,马上又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天啊,我一直萌的CP居然出现在了我身边!这是真的吗?就算是假的也不要说!”

  “赛琳娜?找到了吗?”冰灵的声音适时地从厨房传来。火舞一边应答着好了好了,一边飞快地拿起食材跑进厨房了,留雷神一个人在客厅发呆。

  我喜欢他,毫无疑问。雷神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他在等他的爱人。

-

  因为已经吃过早饭,雷神只象征性地尝了几口就在旁边看火舞和冰灵聊天,偶尔话题扯到他身上时,他也应景地搭几句话。

  他一直在想十字军的事,关于他在等的“恋人”。

  既然那么在意就去问他呗——火舞单刀直入。雷神心下清楚这是最好的方法,开口却总是犯怂转移话题,十字军提及时又疯狂地嫉妒和好奇。

  “我看小说的时候,面对有心事的另一半最有用的攻略方法就是,”火舞压着声音开始模仿小说里的男主人公深情的语调:“我会等,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赛琳娜……”雷神状似感动,“可他不是我另一半啊。”

  “你不能这样想,既然他在等他的爱人,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你呢?说不定他等的那个人再也不会来了呢?”

  “缺德。”雷神评价。

  “唉,你要知道日久生情是常有的事,何况他对你的态度你也感觉到了,要是你去追他,我不信他不心动。”火舞用叉子叉住一小块牛排在盘子里涂涂抹抹,“不过啊我说啊……如果他等的那个人真的很重要,你还是,离他远点吧。”

  “……”

  “不说这个,莉法,你吃完了吗?”火舞放下叉子

  雷神注意到,冰灵一直是笑着的。

  就像是没有了其他的表情。

  冰灵和火舞要逛街,雷神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跟着不太好,就提出自己一个人先回家。火舞用了然的眼神看了看他,拉着冰灵走了。

  虽然被那样看着非常不爽,雷神还是决定去找十字军。

  雷神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十字军的住所,好在这个时间段他应该不会回家,最好的地方是去教会看他在不在。但是雷神鬼使神差地觉得十字军肯定去了竞技场,便也去了竞技场,意料之中地在观众席看见了十字军。

  “尤莱亚。”

  听到雷神喊他,十字军招手示意他坐到旁边来。

  雷神坐定后,十字军就专注地盯着竞技场上的两人没再说话。雷神看了一会开始走神。周围很吵,两人的说话声绝对不会被第三个人听见。雷神鼓起勇气叫住十字军。

  “尤莱亚。”

  “嗯?”

  “你——”雷神刚想问出口,又怂了,“我们来打一场吧。”

  十字军终于转头看他,红眸中漾出飞扬的神采:“好。”

  最后以雷神的惨败结尾。雷神几乎不进竞技场,技术差得没药治,有一些根本不疼的招式他都能被打中,十字军放水不行不放水更加不行。下场后雷神就开始躺在观众席上装死人。

  雷神看向重新坐好的十字军,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经常来竞技场吗?”

  “也不是。”十字军把注意力放到雷神身上,伸手就摸他的脸,把雷神吓的连忙后退两步。

  “还疼?”十字军皱眉。

  “啊没有……不疼了。”

  十字军眉头舒展开来:“那你躲什么?”

  你躲什么?

  安斯艾尔,你躲什么?

  雷神一咬牙,问道:“你的爱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火舞受不了了,她又一次地拍醒了出神的雷神:“我听说今天你和十字军去竞技场了,被打傻了?”

  雷神木愣愣地转头,过了一会才意识到是火舞在和他说话。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火舞翻了个白眼:“你被他强了?”

  “……你在想什么啊。”雷神很是无语,但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傻笑,“我今天终于问了他关于爱人的问题。”

  “……啊?”火舞脑筋跳了一下,“他怎么说?”

  火舞怎么看雷神都不对劲,一回家就开始时不时地神游还面带微笑,异常得火舞都不敢用小说里的描写往他身上套,直觉告诉火舞,雷神要么疯了要么告白成功了。

  “他说他在等的人……”

  “我的爱人……?”

  “对。”

  雷神挪回他原来的位置靠近十字军:“你总是提到他,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十字军似乎没打算回答雷神的问题,他靠近了一点,察觉到雷神一心一意地好奇着没有顾及变得微妙的气氛,十字军笑起来。

  “我也不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我印象里,他的头发是金色的,感觉很暖。他总是在别人面前装出沉稳的样子,但总是破功,其实在熟悉的人眼里他就是个笨蛋。他笑起来很帅气,眼睛眯起来就像一下成熟了几岁,但是一说话就会马上变回三岁小孩。他有点小脾气,总在奇怪的方面特别执着……”

  雷神默了,他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同时,心里有什么在叫嚣着那个答案,让他欣喜若狂,声音都不自觉地颤抖:“……他叫什么?”

  “我知道他叫什么,但我不确定……”十字军说。

  “这样吗……”

  又是戛然而止的答案,雷神感觉就像经历了一边跳崖的感觉,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想躺一下结果山崩了又掉下去那种感觉。但是他并不感到失落或者心灰意冷,因为答案呼之欲出,即便不是十字军,雷神也能叫出那个名字。

  “不,我确定的。那个人就是你,安斯艾尔。”

  火舞听得连连翻白眼:“我的天啊,这人也太肉麻了,亏得你受得了他。幸好他喜欢的是你,换了我我非疯了不可。”

  说完两人一起笑起来。

  “真好啊……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属于我的爱人呢?”

  笑完了,火舞趴在桌子上说。

  “你要是像你外表一样淑女,追你的人保证要排到魔法山脊。”

  “不公平,明明你和你的外表也差很多,你那么蠢怎么就有人追。”

  “赛琳娜。是我在追他。”

  “哟,这种时候就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啦,当初怂得在人家面前都说不出话来的是谁啊。”

  雷神抱起食材走进厨房表示不跟她计较。

  自从上次告白后,雷神就获得了一个新的游戏——找十字军。

  十字军出现的地点很不固定,从天堂的喷泉旁,比较正常一点的铁匠铺和竞技场,隔两天就换一个地方。而雷神,没有任何的约定,分别时也从不问十字军下一次在哪里碰面,他就是能找到十字军在哪里,百发百中。

  但是不会失手并不代表雷神没有想法,在一次最正常的碰面——教堂正门的时候,雷神问他:“你每天早上去的那些地方,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没有。”十字军坦然道。

  雷神被噎了:“单纯的散步?”

  “你不喜欢这样吗?”十字军笑道,“每一天相遇都是在新鲜的地方,每天和你在一起都是全新的时间。你看……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遍了神圣天堂的所有地方了。”

  “对一个大男人讲这种话,你不觉得难为情么……”雷神撇开视线。

  “你这样觉得吗?”

  “是啊你好恶心。”雷神抱臂站着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却掩盖不了脸上的笑容。

  其实心里是很高兴的。

  或许再肉麻的情话,在别人耳中听来是酸,对于恋爱的人就是甜。

  “我们换个地方,这里太显眼了。”十字军说着,拉着他的手就走。

  雷神以为十字军要拉着他进教堂,刚想甩开才发现不是。最后,两人一起登上了神圣天堂的城墙。

  哦草说得好像这个地方很隐蔽一样?

  “不一样了。”

  我当然知道不一样,这里更加显眼了。

  雷神在心里疯狂的吐槽,没有注意到十字军骤然放轻的声线,是在对另一个不存在的人说话。

  “你说什么?”雷神说。

  “天堂,更加热闹了。”

  十字军只没头没脑地扔下这么一句话,雷神也好奇地走到他旁边两个人一起往下看。

  “是变了,有很多老旧的建筑后来都翻新了。”雷神说。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

  天堂的街道,人来人往,在他眼里二十年并无不同。

  十字军颇有认同感地点头:“但是城墙却没有翻新。”

  他的话成功地把雷神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城墙上,雷神抚摸着城墙上斑驳的痕迹,不知道从哪里涌现出一股失落感来。可惜这种失落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十字军的手直接覆上了他抚摸城墙的手。

  雷神正专注地观察手下的城墙,忽然闯进来的另一个人的存在着实吓了他一跳。他猛地抬头看十字军,对方红色的眼睛里死水一潭,让他心跳一滞。

  对方眨眼的时候,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十字军看雷神有些呆愣的神情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我发现你也挺花痴的。”

  “你这是变着法子在夸自己长得帅嘛自恋狂。”

  “我这是在骂你傻。”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别说话,吻我。”

  “我操你干什么——?!”

  话题直转急下,雷神还来不及反应这人的脑电波跳跃到了哪个次元,温热的触感就印上了嘴唇。

  然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强吻了。

  而且是熟悉的、等待已久的亲吻。

  雷神暗笑自己的奇怪想法,在十字好整以暇准备看他笑话的时候,他一把拉住十字军的衣领狠狠地吻了回去。

  说是用咬的也不足为过。像是猛兽对待猎物一般,仅仅是停留在嘴唇上的吻都让两人气喘吁吁。分开后雷神用力地一擦嘴瞪了十字军一眼:“居然偷袭。”

  呼啸的风卷走了十字军的回答,雷神只看见他笑着的样子。

  “你说什么?”雷神发现自己最近总是问这个问题。

  “我们该下去了。”十字军说。

  已经错过了大段的时间,两人也懒得再去刷副本,十字军和雷神认真地把神圣天堂和周边地区转了一圈,天色渐暗。

  “也不早了……对了,你家在哪里我还不知道。”雷神说。

  “我住在教堂。”

  “……什么?”

  “我住在教堂。”十字军重复了一遍。

  前段时间一直都能在教堂找到十字军,雷神以为他只是每天起得很早例行报道,没想到他直接就住在教堂里。

  “那你……每天晚上就在教堂里待到天亮?”雷神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十字军倒是很淡定,“晚上教堂里很安静,我可以在那里睡觉。”

  雷神就无法理解了,看守人居然不赶他走。

  看到雷神诧异的表情,十字军解释道:“我也是最近才在教堂住的,之前在哪里……你知道的,我记不清了。”

  这句话提醒了雷神,十字军是个没有过去的人。

  “那……”雷神思量道。

  “住你家。”十字军从善如流。

  “赛琳娜——”

  雷神回到家习惯性地喊火舞的名字,回答他的只有一室的黑暗。火舞不在家。

  “赛琳娜是那个女孩子的名字?”

  “是的。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雷神接过十字军的盾牌和连枷放好,转进厨房里给十字军倒了一杯水。出来的时候十字军已经很自觉地找地方坐下了。

  雷神信心满满地捞起袖子:“说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会做饭吗。”十字军坐着表示怀疑,他仰视的角度和理所当然的语气让雷神异常不爽。

  “平时有帮着赛琳娜做。还是说你比较喜欢饿着肚子?”

  “不,我的意思是我的料理等级比你高。”

  “……”

  十字军咧嘴笑开了:“我想让你吃我做的饭。”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雷神发现了十字军的一个特性,那就是就算你挑不出他的毛病,你依旧会在他开口的一瞬间想揍他。

  这时,门把再次被转动。

  火舞推开门时看见的是银色短发的青年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雷神一脸期待,而雷神的表情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凶恶(火舞视角)。

  这老爸教训儿子一样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火舞装作慌张道:“哇抱歉,我只是回来拿东西,我今晚去莉法那里住——”

  “你好,赛琳娜小姐。我是尤莱亚。”十字军直接跳过了火舞的玩笑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你的,你好尤莱亚。”火舞笑道,“你什么时候和艾斯登记?”

  “你又来了。”雷神一副受不了你的样子,“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啊,那是因为,我预料到你今天会带尤莱亚回家,我本来不打算回来的,但是路过这个家门口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推门进来看看你——”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雷神不咸不淡地说道。

  “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你什么时候让我失望过。”

  “在我对你的厨艺做出客观评价时。”

  “……”

  听着这两个人在互相吐槽厨艺,十字军有点担忧这两人平时是怎么吃饭的了。他站起来问雷神有什么食材,雷神乐呵地领着他进厨房后又转出来,看见火舞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的表情。

  “他会做饭?”火舞问雷神。

  虽然没吃过十字军做的菜,但是雷神本着涨谁威风都不能涨火舞的原则自豪道:“那是当然,等他弄好你就知道了。”

  “天啊,我真的有点嫉妒你了,你快点把他绑住,以后天天让他给你做饭。”

  火舞最近蹦出来的煽情话有点多,雷神不自在地耸了耸肩。

  “你这人就是太害羞……”


-

  “你知道吗艾斯,尤莱亚——是莉瓦亚姗的丈夫。”

  雷神眼皮一跳。


-

  十字军换上了雷神的睡衣——虽然有些小,但他表示可以不扣扣子睡觉方便晚上耍流氓被雷神用力一推推进了被子里。雷神也准备睡觉时,火舞忽然来敲响了两人的房门,把雷神单独拉了出来。

  然后一开场就是这么惊悚的台词。

  “什么?”

  “呼——我是说,莉法的丈夫也叫尤莱亚,我在她家里看见过他丈夫的画像,也和尤莱亚——就是现在这个,长得一模一样。”

  “巧合吧,他今年才二十四啊。”雷神安慰她,“而且,你导师不是说过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吗?”

  “是这样没错……莉法说过尤莱亚已经死了。”火舞的表情有些纠结:“可我真的很在意啊,真的只是巧合吗?你要不要去问问他,他对莉瓦亚姗这个名字有没有印象?”

  “我不想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既然只是巧合,问一问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既然只是巧合,问不问又有什么不同呢?别想这么多,熬夜可是女孩的大敌。”

  火舞争不过他,只好心痒痒地回去睡觉了。

 

  雷神回到房间,十字军已经背对着他睡着了。他换好衣服轻手轻脚地爬上床,面对着十字军的背躺下。

  “怎么样,有什么想问的吗?”

  出乎意料地,是十字军先开的口。

  十字军翻过身稍稍后退一点,方便于观察雷神的反应。雷神有些犹豫了,还是问道:“尤莱亚,你认识莉瓦亚姗吗?”

  “不认识。”十字军回答的干脆。

  “你刚才……为什么知道我想问什么?”

  雷神第二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其实没有任何意思,所有的疑虑都在十字军说不认识的时候就打消了,他相信他。但是这句话落在十字军耳朵里,让十字军的眉目染上了愠色,他起身压住雷神,用平静的语调说话。

  “你不相信我?还是,在吃一个你自认为有关的女人的醋?”

  “不是,我……”雷神瞪大眼睛,他不太了解十字军误解了什么,所以只是辩驳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但是潜意识里,他对于十字军的反应是欣喜的。

  “……抱歉。”十字军看了他一会,意识到自己太失态了。

  十字军低下头时,雷神以为他会吻他,然而他们只是额头相抵,十字军重新躺下。

  “晚安。“十字军说。

  “……晚安,尤莱亚。”安斯艾尔迟迟地接话。

  雷神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十字军的声音。

  “我爱你,安斯艾尔……”

  安斯艾尔忽然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

  莉瓦亚珊这个名字就像是导火索,点燃了两人努力维护的那层纸。

  第一次遇见十字军的时候,雷神几乎问遍了身边的朋友,其中不乏有交际圈非常广的人,庞大的人物网络中竟然找不到一丝关于十字军的蛛丝马迹。

  在那之后,十字军却凭空出现了。雷神再次去问,得到的是相同的回答——在此之前,从没见过这个人。

  这个人的档案上清楚地写着他出生于一百年前。

  没有过去,没有记忆。从两人相遇开始,十字军的状态一直相当恍惚,雷神以为那是因为他失忆了所以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相处下来他觉得不太对劲。十字军的一切,他在战斗中的行动、他对神圣天堂的熟悉,都昭示着他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很久,即便是他那些混乱的记忆——雷神去一一查过,都是曾经存在过的东西,从地点到细节分毫不差。就像是从许久以前穿越过来的幽灵。

  产生了这种想法之后,雷神就不断地寻找关于十字军的过往。他越不愿意承认的事实,越是清晰的呈现出来。

-

  两人同居后,雷神省去了每天寻找十字军的日程。他每天都和十字军一起下副本,完成教会布置的任务,偶尔四处奔波像佣兵那样接点委托。火舞整天在抱怨自己住在雷神这里不好,回去打扰导师更不好而左右为难,雷神也不止一次提出让她快点嫁出去,然而火舞疯疯癫癫的性格从未在意过这些事情。

  这天,火舞提出让一直把雷神当孩子的冰灵见一见这位将来要把雷神拐走的十字军。雷神当时正在喝水,他咳嗽了好一会直到十字军轻拍他的背才稍微好转一点。

  “好啊。”雷神抹抹眼角的眼泪答应道。

  十字军抚摸着雷神背部的手一僵,雷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别过头。

  雷神知道十字军会去哪里。

  说好要和冰灵见面的那天,十字军意料之中的临时推脱掉了。雷神目送他离去的背影,转身面对手挽着手走过来的冰灵火舞。

  “诶,尤莱亚呢?”火舞张望道。

  “他先走了。”雷神转向冰灵:“莉瓦亚姗,尤莱亚本来说要来看你的,但是他……有急事先回去了,他让我替他向你道歉。”

  冰灵依旧是微笑着,带着手套的手指半掩住红唇:“从不对我说真话的人……也从来不敢见我。尤莱亚,还是那么执着。”

  火舞被冰灵语调中彻骨的悲痛吓到了,她连忙看向冰灵,不理解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而雷神,此时已攒紧了拳头。

  “怎么了……艾斯,莉法,你们在说什么?”

  “赛琳娜你先进屋吧,我和安斯艾尔有话要说……放心,不会很久的。”

  火舞想说点什么,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她能够参与的场合。

  火舞关上门后,冰灵放下手。

  这是雷神第一次看见她不笑的样子。她的眼睛里像结了一层冰,同粉红的长发对比起来,冷得让人寒颤。

  “尤莱亚……”雷神艰难地开口道。

  “尤莱亚,已经死了。”冰灵说。

  在此之前的某一天早晨,雷神没有去找十字军,而是来到了狂战士家开的餐馆。雷神到的时候,白发苍苍的老人刚好打开店门。

  “雷神?”老人看他站在门口,招呼他进来坐,“今天这么早。”

  “爷爷您更早吧,身体休息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身子骨硬朗着呢,斯洛那小子整天说胡话……”

  店员还没来,暂时还不能开始营业,雷神在店里坐了一会,道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爷爷,我想问一下您,您知道一位叫尤莱亚的十字军吗?”

  老人浑浊的目光忽地变得锐利,又恢复了平时的和善:“为什么想问这个问题?”

  “忽然……对他的事感兴趣了吧。想起来您和莉瓦亚姗女士是旧友,就想问问您知不知道。”

  老人沉默了许久,忽然深深地叹气。

  “尤莱亚是莉瓦亚姗的丈夫。”

  隐约猜到的答案被熟知的人亲口说出来时,雷神还是被吓到了。

  “尤莱亚虽然一生都对莉瓦亚姗很好,但是他并不爱他。尤莱亚从二十多岁开始就一直在念叨着一个人,一直在惦记着一个不存在的人,和一个不存在的人热恋。”

  雷神听得惊悚,老人继续说下去。

  “身边的人从没见过他和他念叨的人在一起,在他所有的交际圈里也从没有出现过那个人,所有人都肯定,那个人只是尤莱亚幻想出来的。莉瓦亚姗嫁给他后,一生都在努力取代那个人的位置,但是尤莱亚还是日复一日地挂念着那个人,为那个人画像……然后,到死都还爱着那个没存在过的人。”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不是说了吗,除了尤莱亚,没人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尤莱亚给那个人画的画像,现在估计也全都销毁了……”

  见雷神不说话,老人安慰他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伤心的。你是莉瓦亚姗徒弟的朋友吧,是代她徒弟来问的吗?”

  “……谢谢您,”雷神深呼吸,“我还有其他事……改天再来看您。”

  冰灵发出了笑声,脸上却没有在笑。

  “赛琳娜第一次带你来看我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做梦。尤莱亚朝思暮想的,那个画像上的人……居然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

  冰灵这样说着的时候,掀开遮盖着画架的布,一幅年代久远的画呈现在雷神眼前。

  画上的青年有着金色的短发,琉璃珠似的蓝色眼睛噙着笑意,俊朗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色,右下角签着尤莱亚的名字。飞扬的字迹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致我的爱人,安斯艾尔。

  去到教会的时候,雷神遇见了十字军。

  尤莱亚正在看着教堂的立柱出神,嘴角挂着不自觉的笑容。安斯艾尔心中一动,朝他走去,从背后抱住了他。

  “艾斯?”十字军叫他。

  雷神把脸紧贴住十字军的肩背,双臂愈发地收紧:“尤莱亚……”

  十字军的温度是真实的。雷神不敢想如果连这都是假象,疯的到底是他还是这个世界。

  “安斯艾尔。”十字军叫了他的全名。

  雷神松开手后,十字军转过身来抱住他:“在害怕?”

  雷神只是默默地抓紧他衣服的下摆。

  “尤莱亚,你是真实存在的人吗?”

  “为什么不是。”

  “现在申请查看你的档案,能看到吗?”

  “……”

  十字军的笑声在雷神耳畔响起,带着一种放弃了一切的轻松。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我确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能察觉到这一点,也因为我们被联系着吗?”

  雷神不知道他口中的联系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察觉到了,也就意味着我们该分别了,安斯艾尔。为什么不能装作不知道呢。”

  “尤莱亚……我想知道你是谁。”

  “我是……真实存在的。十字军尤莱亚。“

  “一百二十四年前,我一直都存在着,我一直都在等你,安斯艾尔。”

 

  “所以,你就这样跑过来介入我的生活,然后消失吗?”

  回答雷神的只有沉默。

  “因为我爱你……安斯艾尔,从我出生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会爱上你。”

  “我等了你一百年,安斯艾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你不存在,我也知道你是我唯一的爱人。本来我应该和你一起出生,陪你到老,却生错了年代,早了一百年……其实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当初遇见你的时候,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但是当你在竞技场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是你。”

  雷神麻木地听着他说话,眼眶干涩,喉咙也干得说不出话。

  “我想,你肯定也会在某一天,想到我,认识我,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爱上我,就像我当初无缘无故就认定了你一样。所以我找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是存在的。”

  十字军低头把下巴压在雷神的肩膀上,确保雷神能听见他说的每一个字:“安斯艾尔,我爱你。”

  雷神想哭,他又何尝不痛惜自己生错了时代?就算百年前这片土地还是混沌不堪,他也不可能拥有现在这样平静安逸的生活。但是只属于他的那个人,他的爱人却生在那个年代,并且寂寞地等了他整整一百年。

  “尤莱亚……尤莱亚!”

  安斯艾尔嘶吼着,教堂的光景却开始崩塌。十字军露出初见时那样恍惚的笑容,轻轻吻了雷神的眼睛,雷神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接受这个吻,但当他意识到现在的状况时,他马上就后悔了自己这时闭上了眼。他急切地伸手去抓十字军,却只有空气从指间流散。

  “对不起,安斯艾尔,是我太自私了。”

  来自百年前的恋人,尤莱亚的思念震得安斯艾尔心脏钝痛。

-

  安斯艾尔睁开眼睛,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头疼欲裂。

  “艾斯——你终于醒了?!”

  安斯艾尔僵硬的转头看向赛琳娜的方向。在赛琳娜的身后,那幅莉瓦亚姗送来的,右下角署名着尤莱亚的自己的画像依旧放在原处。

  “你没事吧,那天莉法来过之后,你就一直昏迷不醒……”

  安斯艾尔在赛琳娜关切的叫喊中失声痛哭。

 -

  “安斯艾尔……你在听着吗?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一切还好吧。”

  尤莱亚忽然想学画画。

  “安斯艾尔,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你觉得开心吗?别不承认,你明明也喜欢我。”

  尤莱亚买好了颜料,工作空闲时间就在房间里练习。

  “安斯艾尔,我还等着呢。别担心啊,我又不会抛下你。”

  尤莱亚细心地描绘出最后一笔,各个角度观察了一番之后,满意地在角落签下了署名。

  ——你的尤莱亚。

  阳光从细小的窗帘缝隙透进来,照亮了同样耀眼的,画布上人温暖的笑容。

  END

 

  灵感来源:陈奕迅-1874

  如果你听着歌,你就会全程被这首歌剧透。这是一个早年弃坑的老咸鱼十字和新玩家雷神跨越时代的恋爱悲剧

  2015.10.29 一次修改。

  2016.11.6 二次修改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