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N】Fever 已坑* 圣骑十字

翻到很早以前的文。

挺喜欢这种相处模式的,修改了一下发上来。

想写完。但是很多东西删除了,当初的剧情大纲也都已经不适用。

临时拉狮蝎来当炮灰。

圣骑士 菲斯奈特×十字军 安瑟

00.

 

即使已经提前收到了友人将要回来的消息,安瑟看见菲斯奈特出现在教堂时还是愣了几秒。等到担任领读的牧师从他身边走过进入教堂,他才慢吞吞地走进去。

 

菲斯奈特的注意力似乎被许久未见的教堂面貌吸引住了,站在不久前新换的彩绘玻璃前观察着什么。

 

安瑟寻找到靠角落的位置坐下。与菲斯奈特离得很远,以确保自己不被发现。

 

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讨厌。菲斯奈特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类型。稳重、绅士、偶尔也会相当风趣。他是安瑟上一个队伍的队长,也是安瑟从小的玩伴,他以前在队伍时是最好的领导者,一切的变数似乎都在他掌控之中。安瑟听从他的安排,甚至什么都不用想都能安全完成任务。

 

正因为这样,才要远离他。

 

牧师们陆续落座,例行晨间祷告开始。安瑟从后排看过去,菲斯奈特不见了。

 

 

01.

 

“安瑟!”

 

衣着暴露的元素师,或者说火舞,老远就在喊安瑟的名字。街上的人频频侧目,看是谁被这热辣的女孩焦急地呼喊。

 

被看得多了,安瑟有点窘迫地去迎接火舞。他正在看悬赏,估计要被别人抢先了。

 

“安瑟,你晨颂完了?”

“早就完了!”安瑟习惯地想拍拍火舞,发现女孩今天不太一样。“你通过二次审核了?”

“没错!”火舞得意的拍开他的手,“现在队伍里都是二转职业了,再说我拖后腿烧死你。”

“我从没这么说,明明是——”

 

“再怎么样你也是最后一个啦,二转技能熟悉吗?今天需要继续掩护吧?”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金色头发的少年扛着大剑嘲笑火舞。听了这话,火舞蹬着十厘米的细跟鞋冲过去,少年见势不妙,两人绕着公告你追我赶地绕圈子。

 

安瑟习以为常,只是可惜刚才看到的悬赏果然已经被揭走了。他在火舞和少年不时会路过面前的情况下寻找今天的任务。这似乎有些困难,至少他最后不得不劝止了两人无意义的调打:“你们差不多够了吧!”

 

但是不太起作用。火舞和少年安静了一会又因为什么事吵起来,追着到别处去了。

 

“人类好吵。”固定队伍里的精灵也走了过来,“安瑟,你在找什么?”

深感自己充当了带小鬼的角色,安瑟的头开始疼起来:“我刚才看到关于狮蝎的悬赏,似乎在悬赏一些有趣的东西。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精灵沉吟了一会,说道:“我今天有点事,可能完不成今天的副本了。等会就散了吧,就当休假一天,或者去别的队伍转转。”

 

“诶——?!队长有事?”火舞哀叫起来,“我还没能试试新技能呢!”

“看来你只能等明天啦”少年笑嘻嘻,“除了我们不会有人接受你进队的!”

“臭小鬼,我要是完成了你可要吞剑!”

 

“方便的话,需要我们帮忙吗?”趁着两人又开始吵闹的劲,安瑟问精灵。

精灵说:“前段时间不是听你说你朋友回来了吗,趁这个机会回去叙叙旧吧。”

 

“啊……”安瑟愣了一下,表情不太自然,“朋友……确实是。那我去看看他。”

 

 

02.

 

在外面转了几圈,交易所也逛了一会,安瑟有些无聊。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在副本,虽然是千篇一律的每日任务,却每天都能听到火舞和少年打闹的新花样。久而久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路过竞技场,安瑟听到有人在路边议论:

“公爵悬赏的东西找到了吗?”

“谁知道呢。神秘兮兮地还要当面谈话,有那个空闲不如去打打架。”

“别这么说,我看悬赏还挺高。就是太危险了。”

“说到底你不也没接吗哈哈哈,别废话来打架!”

 

议论的人声混入竞技场中。

 

转眼间就被揭走的悬赏,安瑟以为是很常规的任务,没想到是个烫手的山芋。他一边走一边回想最近传闻哪个公爵丢了东西。按理说,如果是重要的东西,悬赏应该是全城发而不是挂在冒险工会的公告板;可如果不是多重要的东西——安瑟回想了一下悬赏令开出的赏金——也不像那么回事。

 

“是在狮蝎巢穴吧?”安瑟说给自己听,振了振精神。

 

有了目标之后安瑟心里反而轻松起来,他又在路上逛了一会,看看魔法师们一年四季都暴露着的洁白大腿和精灵们比宝石更光泽的眸子,抵达时空庭园的时间不晚不早。

 

传送到了狮蝎巢穴周围之后,四周十分安静,连远处隐约的战斗声都没有。偶尔会有影子穿行而过,那可不是人也不是什么可以称作可爱的动物。

 

安瑟抓紧了连枷,小心地探索着。谨慎是作为冒险者需有的自觉。

 

“!”

忽然之间,金色的冲击波从侧面撞来。是教会的魔法。他只来得及闪过它,却躲不了下一个熟悉的招式。

 

同门的,雷电冲击。

 

“力的冠冕——”

安瑟举起连枷,召唤十字架的光芒要凝聚起来时,来自另一人的攻击停止了。

 

“教会的人?”暗处的声音很惊讶。

 

“出来,别躲在里面。”安瑟有种被作弄的感觉,他说:“都是教会的,打之前至少看好对面是谁吧!”

 

一个青年从视线的死角走出来。不算很壮实,表情带着真诚歉意的家伙。领口的十字军标志让安瑟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

 

“十字军?”轮到安瑟困惑了,“我怎么没见过你?”

 

青年点点头:“你也是十字军?我不常待在教会。”

 

“你叫什么名字?”

“阿诺德。”

 

这样一说,安瑟有点印象。阿诺德这个名字,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调遣了固定任务。

 

“你什么时候调走的?”

“半年前。事实上,我前天才回到这里来的。”阿诺德有些局促,似乎不是很愿意提起这件事:“如果你是十字军,应该有见过的。你的名字是?”

 

“啊那个,我叫安瑟。”安瑟终于意识到不妥了,问了别人名字这么久还没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有些失礼。

 

“安瑟。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瑟醒悟过来:“应该我先问吧!为什么你要攻击我?”

 

“这片区域封锁了。我以为你是……敌人。”

安瑟郁闷了:“你们的敌人不是狮蝎?”

“嗯……这方面的事,我不是很清楚。”

阿诺德的表情表露出他是真的不太清楚,但他还是尽职地劝阻安瑟:“最近还是不要靠近巢穴比较好。”

“这可不对。”安瑟嘟囔着,“什么事情还能包场……”

他忽然想起那份悬赏令,也想起了自己是在哪见过阿诺德:“你之前是调到公爵身边工作的吧!那在这里的人就是——”

 

话未说完,上方掠过一个巨大的黑影,狼狈地砸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受到波及的安瑟一时间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却清楚来了个大麻烦。

 

狮蝎。

 

还没等阿诺德反应,安瑟率先吟唱了咒语,雷神之锤砸向虚弱的狮蝎。

 

“别动!”

 

另外一个声音大呼道,但脱手的圣物已经没办法收回。巨大的锤子碰到狮蝎时,令安瑟惊讶的是——那个大家伙消失了。

 

“什么……”

“晚了吗。”

 

安瑟全身都紧绷起来。

 

混乱的脚步声,伴随着不同人声的咒骂,看起来是一个团队的人追寻狮蝎的踪迹而来。

“安静!”刚才制止安瑟的声音低喝。

 

等到那群人终于现身,安瑟确定了那个声音是谁的。冲在最前面的人——衣领上的标志可以很清楚地识别他的职业。

 

圣骑士,菲斯奈特。

 

安瑟转身就逃。

 

 

03.

 

“所以你不是畏罪潜逃。”菲斯奈特说。

“谁要因为这种理由逃跑啊。”安瑟不甘心道。

 

被菲斯奈特抓到——处理了一些事情,与阿诺德道别后,两人一同来到了主城区一家热闹的酒馆。

 

“那是什么让你一见到我就跑?”

安瑟神色遮掩,含糊地说道:“嗯……你……队伍里,看到了讨厌的人。我不想看到他,所以先走了。”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连你都有讨厌的人了。”菲斯奈特把盾牌放在桌子上,权杖依旧挂在腰间。“可以告诉我具体情况吗?也许我能帮上忙。”

“别说的我没脾气似的。不需要知道,我对他也没多大印象了。”

对于前后颇有出入的说辞,菲斯奈特只注意到安瑟语气里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菲斯奈特稍稍隐了笑意:“是这样吗,是我多虑了。烦恼的事不要过于在意,真是令人羡慕的优点。”

“你在说什么呢。”

“之前在想你会不会变到我不认识的程度,好在并没有那样。”

“我一直是我啊。”

“这么肯定。”

“不是你说的吗,我并没有多大改变。”

 

菲斯奈特点了几种酒,看起来不像要喝而是要调和出什么奇怪的魔法药剂。侍者离开后安瑟开口道:“你会呆多久?”

“嗯?”菲斯奈特在看酒馆门口聚集的人群,一边回答,“不出意外,我打算留在这里。”

 

安瑟听了心里高兴,又忐忑地悬着。

 

“怎么突然回来。”

“那边的事完成了,想着还是这边好。”

“我还惦记着你擅自走掉,”安瑟半开玩笑道,“居然抛下战友自己去立功。”

“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莲花沼泽的雨季闷热又潮湿,安瑟也去过,并且讨厌它甚至多过四季积雪的魔法山脊。

 

这时菲斯奈特回过头注视他。他有点后悔提起这个话题。

 

“倒是你,这段时间去了哪吗?”

“去过一趟阿努阿兰德,感觉不是很好。”安瑟哼哼,“天堂的天气好太多了。”

“过几天去一趟凯德拉吧。这个时间阳光刚好。”菲斯奈特建议道。

“没时间。”

安瑟说着,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你不是说留在这里吗?”

“那是指,”菲斯奈特说,“在这边住下。我最近接了个有趣的任务要去凯德拉。”

“狮蝎?”

“不全是。”

“不全是?你又在打幌子了。”安瑟不满道,“我就从不对你隐瞒。”

“你要和我去吗。”

“当然不,我是说……”

 

安瑟这才发现他已经没控制住说了太多。于是他安静地不再说话,这换取了菲斯奈特的再次注视。

 

被他盯着,安瑟眼睛乱瞟,始终不敢看他。无措地想着话题,最后觉得什么都不合适,安瑟只能站起来:“我先回去了。”

菲斯奈特低下头品尝他的酒:“我刚回来,这边教堂还没恢复我的名字。等我整顿好再去找你。”

安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04.

 

几天后的某一早晨,安瑟从睡梦中就被强行叫起,之后跑了档案室又在大教堂等人,最后绕一大圈在花园向喜欢乱逛的主教助手确认最后流程完成了菲斯奈特名字的复案,等安瑟终于能够好好吃点东西时已经快到中午,室友给他留的早饭看了几眼打算收拾好扔到城外。干完这件事,造成惨案的人还悠哉地走在前面寻找他不知从哪得来的餐馆名字。

 

如果忽略掉这个人是谁,安瑟其实不是很介意有人大清早拉自己到处跑,早餐对他来说也不是非吃不可。

 

“你又走神了。”

 

前面的人转过身。话中没有责怪的意思,蓝紫色的眼睛却徒生出几分逼问架势。

 

可惜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忽略。

安瑟心想。

 

“在想别的事。”

“我向你确认过你今天有空。”

“不是工作之类的事。”

安瑟放慢了脚步,菲斯奈特也跟着他慢下来,最后两人索性停下脚步,站在路边。

 

“其实也和工作有关,那个会消失的狮蝎到底怎么回事?”

“相信我,那和你没多大关系。”

“什么叫和我没多大关系,这不是你——”话到嘴边停住,安瑟啧了一声,补充道:“如果是什么难缠的魔物,你们能压住这消息多久。”

“不是难缠的东西。我的团队受公爵委托,这方面的事公爵自然会有办法,”菲斯奈特眯起眼,在安瑟注意到之前又恢复正常表情,“你放心,我不会像之前那样不声不息地走的。”

“重点完全不是这个啊……”安瑟小声说。

菲斯奈特重新走在前面,没听见。

安瑟追上去,两人恢复了微妙的间距。

“你们昨天是不是封锁了狮蝎巢穴?”

“是的。现在哪里依旧封锁着。”

“你对……阿诺德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阿诺德在公爵手下工作。是个很认真的人。”

“认真到连任务内容都不知道也能毫不犹豫地执行,”安瑟吐槽道,“确实有够认真。”

菲斯奈特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得安瑟云里雾里。

“你说的不喜欢难道是他?”菲斯奈特笑带调侃,“你可以放心了,他不是我队伍的人。如果你实在不想见到他,我也可以调度一下。虽然他是公爵的人,但公爵既然把任务全权交给我,这点事还不是问题。”

“别在那自说自话,我还不至于小气到要避开一个人到这种程度。”安瑟没好气道,“我只是好奇他的身份。他是不是总是单独行动。”

“其实在巢穴内的有两个队伍。”菲斯奈特说,“我的队伍负责追击狮蝎,公爵的儿子的队伍负责封锁巢穴。阿诺德属于公爵儿子的队伍。”

“怪不得。”

 

菲斯奈特停下了,安瑟也停下。

“我发现你话变多了。”菲斯奈特转身认真看着安瑟。

“你还是一样能说。”安瑟没接话。

“以前你很少问我问题,我有印象的。你总是对周围的事物兴趣缺缺的样子。”

 

那是因为有你在。

 

安瑟皱眉后退了一步:“看来分别这么久,你的记忆也出了差错。一个人怎么可能完全不关注外界的东西?”

 

说不出口,也没有必要。

 

“看你多少也感兴趣,我就放心了。”

“哈?”

“我想邀请你加入我的队伍。”菲斯奈特说,“先前害怕你觉得麻烦不乐意,所以一直没跟你说。”

这样的邀请换了以前的安瑟肯定会不假思索地答应,或者根本邀请都不用。他们一直都在一起,菲斯奈特只需要指挥好团队,需要做的事安瑟一马当先。但是换到眼下的节骨眼,安瑟却别扭起来。

“原谅我不能加入你……”安瑟在菲斯奈特的目光中吞吞吐吐地说,“我有我的队友,我不能舍弃他们。”

“原来如此,新的朋友吗。”菲斯奈特看起来不是很在意地笑起来,“你真的改变了。是一种……很好的改变。”

他的语气让安瑟很窝火:“不要老是提过去的事情,菲斯奈特。你已经离开了两年了。”

“……”

 

菲斯奈特想说话,结果还是岔开了话题:“走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