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N】Fever 2 圣骑十字

居然接起来了

我的天啊。

05.

 

事情似乎并非真的像菲斯奈特说的那么简单,在那之后,安瑟便很少在教堂看到菲斯奈特的身影,这让他失落的同时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像以前那样和他相处,这比想象中还要困难。

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安瑟心里清楚只是他自己萌发了奇怪的念头,但对方接近的时候,真的没办法不胡思乱想。

况且菲斯奈特一直是安瑟还需要他保护的态度,让安瑟极其恼火。

两年前安瑟确实凡事都遵循着菲斯奈特的意愿。菲斯奈特是个优秀的领导者,也是值得信赖的队友,更是从小到大的同伴,安瑟所有的期望,似乎都能在菲斯奈特身上实现。于是安瑟也只是注视着他,未曾多想。

直到菲斯奈特不辞而别,安瑟才忽然醒悟过来自己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做成。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菲斯奈特的离开而空了出来。

 

于是安瑟开始招募自己的团队。最开始只是有意模仿着菲斯奈特,模仿他战斗、模仿他的语气与队友说话,到最后脱离了菲斯奈特的影响变成了现在这样。

当他终于能够从菲斯奈特的阴影下摆脱出来时,那个曾经在安瑟眼中无所不能的人回来了,带来了和从前的一样的笑容和关心,正是如此让安瑟倍感煎熬。安瑟知道菲斯奈特本意并非如此,还是让他有种这两年来,为了正视自己而做的努力都被否定了的感觉。

 

安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握了握拳。

如今,这力量不再是只为菲斯奈特而存在的了。

 

-

 

将委托的物品递给黑暗女神官时,火舞猛地从背后扑上来,安瑟差点手抖把东西摔在了地上。

“月兰,你该减肥了。”剑皇霍克把剑背在背上不间断地逗火舞,“看你把安瑟压的。”

在安瑟刚想摆摆手示意没事之前,月兰就追着霍克到另一边去了。

 

结果自己还是他们秀恩爱的中介桥梁。安瑟想捂着脸长叹一声,面前的黑暗女神官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赶紧把东西递交出去。

等待火舞和剑皇绕城一圈回到原地的时间里,狙翎卡特琳也修好了装备站到安瑟旁边。

“你的事忙得怎么样了,卡特琳?”安瑟问。

“在凯德拉的朋友最近碰到些麻烦,现在已经有人接管这件事,所以我就回来了。”卡特琳看起来还是有些忧心忡忡,“他告诉我没事,可我其实不太相信。我看到有大批皇城的队伍驻扎到凯德拉,是什么事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如果连皇城的军队都动用了,应该就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事。不过……我听闻公爵前几天发布了狮蝎巢穴的悬赏令,凯德拉的事情会不会和这个有关联?”

卡特琳睁大了眼睛:“悬赏——?我听说狮蝎是——碾压——都能杀死的啊!”

安瑟默默地思考她的话,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词句。回想起那天从头上掠过的巨大魔物,确实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而追击的菲斯奈特还看不出半点费劲的样子,可能有点气喘,那是被安瑟给气的。

这也让他想起落空了的雷神之锤。

“或许……真的有些棘手呢?”

安瑟说。

 

06.

 

有了想法,安瑟马上就征问了火舞和剑皇的意见,在两人都明显表现出为朋友的朋友两肋插刀的情况下启程飞往凯德拉。果不其然,一下飞艇就看见了皇城军队的驻扎地,而菲斯奈特在相当显眼的地方和他的队员说话。

安瑟打着怀旧的名义驱赶其他三个人去凯德拉闲逛,自己在售票处远远地看着菲斯奈特,一边在梳理着想问他的问题。

 

“嘿!菲斯奈特,”从刚才开始就在神游的烈,达摩克里斯瞥见了目光明显停留在这边发着呆的的安瑟,烈冲圣骑挤眉弄眼:“你经常说的那个……叫什么,安瑟?”

“达摩克里斯,别打岔。”菲斯奈特不咸不淡地打断他,“你不听指挥也不要捣乱。”

“我什么时候不听指挥?!”达摩克里斯不满地反驳他。“不对……我这不是捣乱。你的小情人追着你到凯德拉来了!”

 

菲斯奈特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纠正一下你的称呼,达摩克里斯。他不是什么小情人。”菲斯奈特把手上的资料放在他怀里,“好好看,就剩你了。”

说完就朝安瑟的方向走去,留着达摩克里斯和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重色轻友。”达摩克里斯评价道。

“现在是休息时间,达摩克里斯。”黑暗萨满卷了卷翘出来的鬓发,转身也走了,“作战会议结束,去哪里是他的自由。只剩你没看计划了。”

御灵抖了抖她的耳朵,跟上黑暗萨满还不忘回头笑嘻嘻地对达摩克里斯重复队长的话:“好好看,就剩你了~”

烈后悔自己怎么出来当这个枪头鸟。

 

“安瑟。”

从面前不远传来的声音吓了安瑟一跳,抬眼时菲斯奈特已经走到了非常近的距离——面对面,安瑟后退了一步。

“菲斯奈特。”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菲斯奈特皱眉,有些不愉快。

安瑟想找个理由蒙混过去,想了想,他没必要处处让着菲斯奈特。

“来调查狮蝎的事情。我有一个朋友遇到了点麻烦。”

菲斯奈特看上去还是有些顾虑,但他很快调整了情绪:“狮蝎的事情你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安瑟坦然,“我想和你们一起调查。借助皇室的力量也许会容易一些。”

“你一个人?”

“我的队友一起。”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嗯……不可以。”安瑟尴尬地挠挠脸,其实他来的匆忙也忘记问狙翎到底是什么麻烦,满脑子只想着公爵的悬赏。

圣骑似乎不太能接受这个回答,转而他又一副了然的样子。安瑟看着他的表情变化窘迫得不行,面对菲斯奈特时,安瑟自觉思考速度就会变慢,或许是以前和菲斯奈特呆在一起时留下的后遗症。

“好了,那就去找你的队友吧。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就这样?”安瑟惊讶。

“这样?”菲斯奈特反问。

“不……没有。”安瑟收回惊讶的表情。他总觉得菲斯奈特还有什么事情要和他说,结果等来的却是菲斯奈特问他有没有什么要说。

“那么先道别吧,军队有行动我会通知你。”

安瑟想到要叫住他的时候,菲斯奈特已经走回了营地。

他的态度……是不是也不太一样了?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