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DN】Fever 3 圣骑十字

忘记狮蝎在哪个图了……注意我开始乱掰设定了!

07

 

回到神圣天堂的前一天,菲斯奈特接到了公爵秘密的任务剿清狮蝎巢穴。本来是很简单的任务,却有一个最棘手的地方,那就是狮蝎会“消失”,然后一段时间又会出现在巢穴中。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选择将狮蝎引到指定的地方,发动设置好的魔法阵束缚住它。

 

可惜的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是让它逃了。

 

为了不被动地等着它下次出现,菲斯奈特打听了各路消息无果,最后想到向许久不见的好友求助。

幸而行踪不定的好友所处的地方离神圣天堂不远,但是到达的时间却没有说明。精灵抵达神圣天堂时刚入夜,这个时间已经不允许不相关的人进入教堂,菲斯奈特只好给对方发了鸟约在警戒关卡附近见面。

对于到来的时机影舞者没有过多的解释,在她以“你想在树上谈话吗”的理由拒绝了菲斯奈特的来访邀请后,就已经让菲斯奈特做好等待这个不擅使用交通工具的精灵来找他的心理准备了。

是哪个人类说的呢,“等待淑女也算是一种荣幸”?

 

“菲斯奈特,别来无恙。”

“你依旧美丽,安菲西亚。”

 

影舞者安菲西亚曾经是菲斯奈特和安瑟的队友,在菲斯奈特离开后便自己一个人四处游玩。对于安菲西亚的见闻和人际,菲斯奈特还是相当有信心。

菲斯奈特点头问好,安菲西亚不懂人类的礼节,只静静地盯着他。寒暄过后,菲斯奈特邀请安菲西亚去到暖和一些的地方说话,影舞者表示不用麻烦,先打开了话题。

“你信里说的狮蝎,是真的吗?”

“没错,我亲眼看着它消失。”

安菲西亚沉思着,试探地提出了自己最近的所见所闻:“你说的那段时间我还在凯德拉。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看见狮蝎是在什么地方吗?”

“记得。”菲斯奈特说,“你是指?”

“它消失的去向,很可能就在那里。”

“……”

“可是是怎么做到的呢……?”安菲西亚不解。

“……我明白了,下次去一趟凯德拉。如果真的有这种状况,就从两个方向同时进攻。”

 

关于狮蝎的话题告一段落了,安菲西亚又提起了别的事。

“你回到这里来见过安瑟了吗?”她说。

“还没有,我打算把这麻烦事搞定了再去找他。”

安菲西亚咯咯地笑起来:“你居然也会这样说话。是我太久没见你忘了,还是你确实变了?”

“你们不要这么说,会让我觉得我离开是错误的。”菲斯奈特也笑道。

“当然不会。你离开之后,安瑟变得……”安菲西亚想了想,“比较……成熟?人类好像是这样说的吧?”

菲斯奈特注意到成熟一词,有点理解不能:“怎样的成熟。”

“就是,开始能够独当一面的感觉。”安菲西亚说,“有你在的时候他总是很冷淡,你离开之后他给人的感觉开朗多了。”

 

菲斯奈特不知在想什么,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你们有问他为什么吗?”

精灵收回了注意力:“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我相信安瑟,他不是那种因为不能见面就淡忘了情谊的人,何况他对你……曾经那么关注。或许是你控制欲过于旺盛了,而安瑟已经不习惯从前被掌控的方式。不妨问问安瑟的想法。”

“我从来不了解他,我很难……从他身上看出什么。”

“真难得,你居然也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安菲西亚一针见血“你们所有的默契,都是因为他对你言听计从。并且,源于他对你的了解。”

“……”

 

菲斯奈特沉默了一会,说道:“我确实有必要向他确认一下,不管用什么方式。”

精灵侧目:“……很在意吗?”

 

不要避开,也不要凭空猜测。

 

 

08.

 

“呀——!!!!”

 

御灵的尖叫唤回了菲斯奈特的思绪,牛头怪不知何时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幸运的是安瑟的队伍及时的解决了它。

 

那边队伍的火舞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笑着跟着安瑟继续前进,他的队伍则聚集到他身边。

“菲斯奈特,刚才怎么了!”烈抱拳,“今天怎么会走神的?”

黑暗萨满查看着御灵的伤势一言不发,菲斯奈特懊恼地握紧了权杖:“前进!”

 

这个不好的开头之后,尽管菲斯奈特一路上没再出差错,心里还是徒生一股无名的火气,动作也变得不再谨慎起来。队伍里的人注意到了这个变化,虽然菲斯奈特大动作的攻击加快了推进的速度,却不得不在意圣骑身上新添的伤。

“太乱来了!”达摩克里斯在传送门前拉住菲斯奈特,“你怎么回事?这么急着去送死?!”

菲斯奈特抹了一下盾牌上怪物的血迹,目光落在远处的安瑟离开的方向,眼中杀意弥漫。达摩克里斯有点被他的眼神吓到。趁着达摩克里斯一瞬间的呆滞,菲斯奈特用力地撞开达摩克里斯往传送门走去:“狮蝎而已,不用这么谨慎。速战速决。”

说完便消失在了传送门里。烈气得大吼:“跟上他!完成了这笔让他请客!”

“好耶——”御灵听到这话飞窜进了传送门,剩下几个人也跟着去了狮蝎所在的地方。

 

这次封锁的任务交给了王城军,公爵的队伍负责在最后的魔法阵处最后狙击。而为了确保狮蝎逃跑线路,安瑟和菲斯奈特的队伍从两个方向同时进攻驱赶狮蝎。

不得不说,安瑟做的非常好。但是他往前冲的态势让菲斯奈特忽然改变了主意。

 

最后,由菲斯奈特的队伍引导狮蝎去到埋伏点,避开了安瑟的队伍。狮蝎倒下时,安瑟才后知后觉地跑到入口,看着欢呼的人群有些反应不过来。

 

-

 

“你那个……朋友?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他制定的计划,结果他自己完全没有遵守。”霍克对安瑟抱怨道。他倒是不在意计划一类的事情,只是对菲斯奈特的行事表达不满。

“能完成就好。”安瑟转移话题,“你们还有什么事要处理吗?”

“没有啊……”剑皇懒散地回答,“虽然我想在这里多玩几天,不过月兰急忙忙地要回天堂,不知道她有什么可忙的。艾提芮去哪了?”

“我联系一下。”

话音刚落,安瑟就僵在了原地,霍克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走来的菲斯奈特。

“安瑟。还有这位是……?”菲斯奈特站定,目光直视,并不带多少礼节的问好,让琉璃似的虹膜莫名闪着凛冽的光。

剑皇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安瑟。安瑟在菲斯奈特面前总是手足无措的样子。

“我是霍克。”剑皇说,“介意我在旁边吗?我和安瑟还有很重要的事。”

菲斯奈特对安瑟点了点头:“那不打扰了,我回天堂再找他。”

说完不给两人应答的机会直接走了。留着霍克一头雾水。

“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有事啊。这不被你赶跑了。”

“刚才的事我还没找他理论!他倒是先跑了!”

“霍克……”安瑟叹气,“谢谢……不过我想,我不能总是这样躲着他。”

“……你在说什么,我才不是为了你。”霍克半真半假地这样说了之后,语气骤然转冷,“你就是怕他,就不承认吧!”

安瑟一点就着:“我怕他?!我不过是……”

“我不禁怀疑他是不是你说的那个朋友了。你看看他刚才的眼神,你确定你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你误会了,他以往都很好相处的。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很明显不是因为有我在。是你,安瑟。”

“对,是我……”安瑟叹气,“别说了,我自己思考一下。”

“安瑟你是不是……那个。对那个菲斯奈特?”

“……”

安瑟沉默了很久。

“对。我喜欢他。你怎么自己的事迟钝,别人的事就这么敏锐?”

“你们以为我不懂,”剑皇摸了摸背在背上的剑的剑柄,“我和月兰真的不是。”

“到此为止吧。我知道怎么做。”

安瑟说。

-

为什么俩男人谈个恋爱还老要迂迂回回旁人来点

矫情的作者

玛德好想直接本垒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