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phobia

DN锤子服看风景十字,将弃未弃,随时诈尸。NTR狂魔。

本质大概是个攻厨
什么都别说了我爱他.jpg

猎巫后记及结局2 话唠作者

  矫情死我了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搞出这么甜的东西来这简直【

  雷神伊科斯特,十字军克萨德。这是他们最后的结局了,故事会继续翻到下一页,而他们永远定格在这里。

  两年前的大纲,在我弃坑准备回坑GU准备弃坑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一直到现在GU弃坑我弃坑才翻出来填完。猎巫本意是个让人不舒服的恋爱故事,然而两年过去它变成了一个……追寻自由爱情的故事。没错这就是在强行主题强行内涵强行炮灰。

  原大纲没有十字健忘这种东西,大致的故事也基本上是一样的不过关键点会有不同。

  雷神策划征地屠了十字的村为把十字带到身边,然后怀柔政策把十字留在教廷,一直到冰灵出场,冰灵一出来就看出十字有心事,十字就坦白是不知道在屠村和雷神之间该怎么取舍,冰灵给出答案解开十字的心结,十字回去之后就很高兴地跟雷神在一起了。这中间的剧情没改太多。这时候雷神怕冰灵唤起十字反抗的意识所以赶尽杀绝把十字的母亲也杀了,并且用重权压制住十字让十字最后所能生存的地方只有教廷,全是雷神一手策划的,十字好不容易决定放下结果来了这么一出,但他爱雷神也知道雷神是为了囚禁他,他甘愿接受了。十字开始无意识的虐待雷神,到后来发展到有意识,而这也是雷神想要的,雷神甚至会主动在十字感到痛苦的时候让他虐待(啪啪啪上)自己,让十字内心产生愧疚,这种精神发泄也会让十字越来越依赖雷神。两人过上了一人终日恐惧分离另一人在爱与恨中痛苦挣扎的蛋疼爱情生活直到火舞出现。火舞出现的契机依旧是十字猎巫,十字本来就对雷神恨之入骨再加上曾经触动过他心灵差点NTR的女孩成为了教廷野心的牺牲品,好不容易压制住的恨又蠢蠢欲动,雷神也察觉到了这一点,雷神心底也希望有谁能打破僵局但是又怕十字这回是真的要走了所以自己不敢承认只能包庇火舞让她搞事。这条线结局是十字一番挣扎还是怂了,他想要跟雷神好好过日子不想反教廷,就跟火舞说你走吧不用等我了,所以最后火舞认罪,就有了其?的那一幕。

  这个结局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我连其?的片段都没有改但是纵观这个大纲我觉得雷神这也太黑了写出来会被打死吧虽然我不介意写反派但是这不是我所爱的那个阳光开朗有点小脾气的GU啊!我家雷神GU是这样的吗不是!于是翻出大纲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雷神洗白,为了串联起故事的因果又给十字下了药,最后就是如你所见两人都没什么错错的是教廷。手黄再。

  放上原版大纲的原版结局。

 -

  雷神应该和你说过,关于教廷的事。

  我出生的地方是个冰冷的小山村。那里有许多低矮的房屋,黑色的屋顶连成一片;那里的森林永远死气沉沉,连树的枝干都冻得发黑;那里永远下着雪,四季都是单调的白色世界。

  父亲是个木工,手艺很好,但是腿脚有些不方便,于是便常有人上门拜访请他做工,有时也会带着些礼物。母亲在面包店工作,总能买到第一时间烤好的面包。邻居们十分热情,村里的孩子每天都有不同的玩法,我想,任何人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都会舍不得离开吧。

  直到那天,教庭的铁蹄踏破村庄的宁静,纯白的积雪染上刺眼的红。征地的队伍到达了这里。

  你记得雷神和你描述他进入教廷的细节吗?圣徒是个很和善的人,经常来找他的那个圣骑士却不是。那时候反抗得厉害的几个人全部被杀,其中也包括我的父亲。圣骑士把我压在地上,权杖贴着我的脖子插入雪地,他拄着权杖问我,要尊严,还是要活着?我大声地咒骂入侵者,企图挣脱圣骑士的桎梏把他们全部打跑,即使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听见母亲的哭声,母亲发疯似的冲向圣骑士想救我,被裁判者们拦住还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叫得嗓子都哑了。我最终还是妥协了。

  我接受洗礼,进入了教会。学徒里有许多贵族孩子,他们朗诵着赞扬神的诗歌,听老一辈的牧师宣扬教会的慈善,他们看起来真正是神所爱的孩子。但我不是,每当我闭上眼睛,裁判者闯入房子的画面就会清晰地浮现,房屋被烧毁的明亮火焰时时刻刻在灼烧我的心。

  十字军停了下,继续说道。

  但是我,逐渐意识到这是无法改变的东西。教会虽然有许多黑暗的地方,它却也代表了整个国家的信仰力量,即使神并不存在。我开始用正面的眼光看待教廷,尝试着给自己所做的一切找一个正当合理的理由,为了使我从过去的痛苦中脱离出来。

  “你是个懦夫,姐姐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

  “你的姐姐很勇敢,她到最后还坚持着掩护村民逃走。跟她比起来,我确实非常惭愧,是我配不上她。”

  “你……”

  火舞被他坦然的语气噎得说不出话,她不甘心,却找不到理由反驳十字军。最后,她只能努力地回想冰灵的面容,让自己头脑保持清醒。

  “为什么啊……我不明白……教会有什么好?”

  “为莫须有的原因……害死了我的亲人……毁掉了我的家乡……”

  “明明是一样的……却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坚持着无所谓的东西……像个疯子一样……”

  “……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能坦然的接受教廷对你做的一切!!你难道不恨吗!就这样可以宽恕它吗!!”

  “反抗啊!用你的力量反抗啊!”

  “摧毁这栋建筑!杀掉这里所有的人!对现在的你来说不是易如反掌吗?!”

  火舞说到最后,已经从一开始的哽咽变成怒吼,她喘着气,瞪大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

  十字军没说话,静静地等待火舞的情绪平息。

  ……在我最困难的时期,我遇到了雷神。在我得到宗教裁判所最高权力之后,我们一起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这里的树和雪都没有变,其他的东西却和之前完全不同了。房屋被翻新和加固,融雪后泥泞的地面被清扫得宽阔又平坦,往来的人脸上的笑容甚至比征地前更灿烂,与世隔绝的小镇因为与外界的联系变得繁荣起来。

  火舞听着后续的剧情,皱了皱眉正想开口,十字军却不给她说话的空挡,径直接了下去。

  “这是否能算作一种赎罪?”十字军背对火舞,“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宽恕他们?”

  “教廷不除,还会有更多人受难。”火舞咬牙。

  “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推翻教会统治这种伟大的事,还是交给别人来做吧。”

  “……我说错了,你不仅是个懦夫,还是个自私的混蛋。”

  “没错,我是。雷神应该快醒了,我先回去了。”

  “你——!”火舞失控地扑向栏杆,十字军退开,火舞扑了个空,她不甘地喊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告诉我这些,是想让我相信教廷的正义吗?!你们这些虚伪的——”

  十字军走离拘禁火舞的隔间有一段距离后,脚步声停了下来。

  “活下去。怀着仇恨还是什么也好——”

  火舞愣住了,喃喃道:“那么……你的母亲呢?”

 

  脚步声又响起,在阴暗的牢房回响。

  十字军从监狱走出来,正好遇见只穿了一件单衣的雷神。雷神一看见他,马上神色慌张地跑过来。

  “十字军,”雷神在他面前站定,问道,“你去见火舞了?没事吧?”

  雷神略长的碎发有些凌乱,眉头紧皱,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是明显的担忧。

  十字军笑了出来,伸出手帮雷神捋顺头发:“没事。”

  听到回答,雷神放心地拉起十字军往回走。

  恨又如何?复仇又能怎样?

  那些过去的已逝的无法挽回的,抓不住,再怎么悔恨也是徒劳。但我们还拥有无限的未来……才是真实。我们还有,还会有无法舍弃的东西。

 

  十字军搂住雷神的肩膀,雷神疑惑地看他,他露出怜爱的微笑,那一日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在赋予十字军最高裁判长官权力的仪式上,雷神穿着洋红的教袍,用冰冷的声音锁住了十字军最后的希望。他的脚边,十字军的母亲紧闭双眼,白色长裙血迹斑斑。十字军跪在台阶下看着母亲,仿佛是自己在流血。

  “以女神的名义,我要你——向教廷宣誓效忠,至死。”红衣的主教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然后,我会陪着你。”雷神说。

  他答,我爱你。

  不是畏惧反抗的后果,也不是忘记了过往的伤痛,而是我心甘情愿被你束缚,在你编制的美梦中沉睡。

 -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结局。其实雷神就算不黑达到这个结局也是完全可以的,但是这个结局牵扯到的人物内心戏太多太复杂,十字的两难,雷神的两难,火舞的坚持,写到一半发现我驾驭不了我决定改主题放过他们两个也放过我自己。就偶尔看看这个结局缅怀一下当年我抠细节埋伏笔的激情【。这个结局的伏笔基本上都保留了只改了最大的BUG,所以整篇文基本前期压抑后面就开始情深深雨蒙蒙……

  尤其喜欢这条线的火舞。嘶吼着愤怒着想要抓住那些已逝去的东西,敢爱敢恨赤诚勇敢的她。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猎巫到此就全部结束了。

  其实是个烂尾。















【往下是Bed end!!想要维持猎巫结局美好印象的就不要往下划了!不要划得太快!】

【往下是Bed end!!!!!!!!!!!!!不要划得太快!】

【往下是Bed end!!!!!!!!!!!!!不要划得太快!】




























  做了个梦,梦见一条美人鱼拼命想要救被海盗船绑架的王子,但是她尝试了很多次都失败了。终于有一次美人鱼抱着王子游出很远很远,最后却还是被海盗船追上,被鱼叉贯穿了鱼尾。

  美人鱼死了,王子也沉入海底。

  猎巫最后的结局是个中断结局。故事停留在最美好的阶段上,变成一个我想要的Happy End。真实结局就如同梦里的美人鱼和王子的故事一样,最后两人还是难逃教廷的爪牙,被教廷军抓到,拼死抵抗之后殉情。

  不是我矫情,这是个很现实的结局【。

  也是我个人的私心。

  如果自由真有那么简单,隐忍牺牲未免显得玩笑。他所做的一切都举足轻重深思熟虑,将自己剥开来又缝上去周返往复,哪条都是死路哪边都是悬崖绝壁,却还是撞破头去一个个尝试。明知不可为而为,是我最欣赏的他们。

  到最后只有火舞获得了自由,然后宗教裁判所重建,新主教上任,又会有新的逃亡者出现,如此反复。故事翻到下一页,而他们永远定格,其实是这个意思。永远定格在雷神说出“十字,我们逃吧。”的画面,再往后,再与他们无关。此刻的结局是美好的。

  短暂的浪漫,只有两个人的逃亡旅行。

评论(3)

热度(5)